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李岩竹:与天主教会的不解之缘(“走进祖炳民教授”连载七)

作者:李岩竹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976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祖炳民和当下的菁菁学子一样,他从福坦莫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面临的问题就是就业,如何在美国安身立命和进一步发展。有社会科学博士学位的人在美国一般都是进从大学任教和从事研究工作。


(位于纽约曼哈顿86 Riverside Dr的中美联谊会)


在祖炳民获得博士学位的前一年,也就是1952年的7月,他担保了他的小同乡、东北大学经济系毕业的王芷伦从日本到美国,并且让他也在福德汉姆大学读书。用王芷伦自己的话说,当时他对共产党和国民党都无感,所以选择在一九四八年东北几十万日侨向外撤离的人潮中,自己取了个日本名字,从辽宁葫芦岛上船到了东京。祖炳民对王芷伦宛如自家弟弟。

在美国读书很好,但前提是得有钱生存和交学费。祖炳民自己在华盛顿勤工俭学时曾在餐馆学会制作冷饮。王芷伦来后他祖炳民也带着学习如何制作冷饮。他手把手教这位小老弟。王芷伦很快进入状态,并开始负责安排中国留学生一起打工。

祖炳民将王芷伦安排住在中美联谊会楼上的一个单间,房费一月一美元。那里一共住了七个学生,有五个东北人,还有一个福建人,一个浙江人。大家周末出去打工都是去各大旅馆承包冷饮的制作,每天可以挣差不多两百美元。于斌主教将自己的表弟也交给祖炳民,让他带着表弟出去打工,体验生活的不易。

祖炳民人缘非常好,大家都很喜欢他,特别是东北人,大家都喜欢这位大哥。

拿到博士学位后就不能再靠制作冷饮为生了。祖炳民希望尽快找一个教职,但当时工作并不好找。转眼到了1954年,于斌主教从台湾来到美国纽约,需要一个秘书,祖炳民无疑是非常合适的人选。这虽然不是全职的工作,但机会和平台都不错。祖炳民曾先后在两所天主教大学就读,觉得自己也应该做些事情回馈天主教会。

于是,祖炳民做了于斌主教的秘书,主要职责就是负责于斌在纽约建立的中美联谊会(Sino- American Amity Fund)的运作,组织天主教学生联合会,并且帮助来自台湾的学生在美国的大学里获得奖学金。

做于斌主教的秘书,祖炳民一下有了很高的能见度,除了“祖博士”之外,他又获得了“祖秘书”的头衔。很多旅美留学生一直都记得当年在身材高大的于斌主教身旁有一位身材矮小、性情敦厚、和蔼热心的东北老乡,他有求必应,从不发脾气。祖炳民的一生也始终保持着这样的性情。

祖炳民在于斌身边当秘书的日子非常愉快,不仅从中学到很多东西,也扩大了自己在美国的交际网络。多年以后,当他回顾自己为于斌主教当秘书的那个阶段时,他说自己主要有两大贡献:第一,他建议于斌主教写信给也是天主教大学的西东大学校长麦克纳蒂(John McNulty),提议在西东大学成立远东研究所,麦克纳蒂校长后来采纳了这个建议。第二,他建议于斌写信给罗马天主教廷,在台湾恢复辅仁大学。

1956年,辅仁大学在台校友会成立,于斌上书教廷呼吁复校。1960年,辅仁大学在台湾正式复校,于斌主教担任了辅仁大学复校后的首任校长,从美国返回台湾。当时祖炳民也有去台湾发展的机会。辅仁大学在台湾复校后需要大量的师资人才。但当时台湾相当混乱,一切都没步入正轨。祖炳民想看看台湾今后发展的情势再做决定。而且,当时的中美联谊会也非常需要祖炳民。台湾在美国有庞大的院外活动集团(China Lobby),中美联谊会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2019年11月4日,中美联谊会在曼哈顿华埠宣布向5个机构组织和6名个人颁发总额13.6万元的2019年度于斌枢机奖学金,鼓励和支持华裔学者青年学习深造。)


祖炳民自1946年在南京和于斌相识之后,就与天主教结下了不解之缘。从他求学时的乔治城大学和福德汉姆大学,到他后来人生中先后任教的几所大学,都是天主教大学。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27日 来源时间:2021年03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