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拜登在第一次记者招待会上都说了什么?

作者:乔桥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637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中关系快报》第94期
       这两天美国和中国都在谈拜登总统入主白宫后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美国政治观察家们的基本评价是参与的记者都问耸人听闻的问题,居然没有一个就把美国搞得焦头烂额的疫情提出一个问题。他们说,这显示了美国媒体的堕落。中国和关注中美关系的人更注意的当然是拜登在这次招待会上对中国和中美关系的大段论述。(点击这里查看拜登总统在记者招待会关于中国和中美关系的论述的英文)


笔者今天把这个长达62分钟的记者招待会的全部文字通读了一遍,有以下一些感想。

拜登出任总统之后两大政绩是抗疫成果显著和通过了金额高达两万亿美元的纾困法案。但他今后面临的挑战会更麻烦。一、美墨边境“人满为患”,非法入境者的人数,特别是儿童,每天都在增长,成了共和党攻击拜登的主要筹码。二、拜登要答为把他送入白宫的选民谋利益,满足他们更多的要求,包括向富人增税。要做这些事都需要国会参议院的配合。因为共和党和民主党参议员在人数上平分秋色,共和党可以利用所谓的“冗长辩论”(filibuster)阻挠这些法案。要终止任何“冗长辩论”,必须有60名参议员赞成才可以。这是少数党阻止多数党专权的最有效的程序。不少民主党人提出应该废除“冗长辩论”,共和党人说请不要做非分之想,如果你们真越雷池一步,将来你们成了少数党会万劫不复。拜登之前对此议题一直不知可否,但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为了自己的法案能快马加鞭得到通过,他不反对废除“冗长辩论”。

其他国内问题还包括共和党控制的各州议会,特别是在2020年共和党败选的州的议会,都在以选举安全为名通过和酝酿限制少数民族投票的法案,拜登在记者招待会上称佐治亚州刚通过的选举安全法案为21世纪的种族隔离(Jim Crow)法案,令他作呕。他说他会竭尽全力让这些法案变成废纸。

记者还无聊地揪住拜登四年后是否寻求连任的问题不放。拜登说他没有理由不寻求连选连任,但现在问这个问题为时过早。

最后一个涉及国内的问题是基础建设(这一问题与中国展开的竞争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拜登给出一系列具体数字。他说美国三分之一的桥梁—231,000座--需要加固;5分之一的高速公路—186,000英里—需要维修;20%的航班不能准点到达,让美国损失150万个工作小时;美国还有10万个油井没有封闭,都在泄露甲烷。

整个记者招待会关于国际问题只谈到两个,一个是5月1日美国能否从阿富汗完成撤军,另一个就是与中国的关系。关于从阿富汗撤军,拜登说肯定要撤军,但何时撤不好说,还在与阿富汗政府和北约国家磋商。

拜登显然对回答与中国关系的问题有备而来,滔滔不绝讲了很久。

他首先讲到与中国领导人的特殊关系,谈了对他的看法,还介绍了他们在2月10日长达两个小时的电话里都说了什么。

其次,拜登说,要跟中国有效竞争,美国必须办好自己的事,包括改善基础设施和增加研发经费。他提出美国需要把研发经费提高到总预算的2%。

第三,美国必须跟盟国步调一致才能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他特别提出,美国即将与民主国家召开民主峰会,共同协商如何应对中国的挑战。《纽约时报》著名记者David Sanger说,拜登认为与中国竞争的本质是必须证明民主是可行的(Biden Defines His Underlying Challenge With China: ‘Prove Democracy Works’)。该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在记者招待会前一天发表的题为“中国不再尊重美国,他们有理由这样做”的时评说的也是这一点。

第四,拜登说话常说漏嘴,在谈到中国时也不例外。比如去年在艾奥瓦竞选,他说中国根本不可能抢走美国的饭碗,因为他们面对的困难很多,南边有海,北边有山。在记者招待会上,拜登说,我们民主国家峰会,要讨论未来,讨论如何让中国遵守规则,不管是涉及南海,还是北海,或是台湾。无人知道北海指什么。

最后,在中国和海外关注中美关系的圈子里,大家争执不休的是拜登在谈到与中国怎么竞争时的话是什么意思。

拜登说,“我们与中国在激烈竞争。中国有一个总目标,我不会因为他们有这样的目标而批评他们。这个总的目标是成为世界领先国家、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和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这个(目标)绝不会在我的任内实现,因为美国会继续发展壮大。” 为了有力地与中国竞争,拜登认为美国需要做三件事:首先是加大对美国工人和美国科技的投资,其次是重建联盟,最后是坚守自己的价值观。

记者在拜登发表长篇大论之后又问,你提议召开民主峰会就是要与其他民主国家协商怎么制裁中国吗?拜登答复说,不是协商如何制裁,是保持步调一致。“我现在就可以预言,你的儿女和他们的儿女都会就这个问题写博士论文:专制和民主谁胜谁负?这是个大问题,不仅仅涉及中国。”他接着说,“展望世界,我们已经入会引发巨大变化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中产阶级还会继续存在吗?人民怎么适应科技领域的巨大变化?因为每人都有发言权,民主国家能做好(与专制国家)竞争的准备吗?”他提到,他咨询的滨州大学的学者认为,与中国竞争事关21世纪民主与专制哪一个制度更有效率的问题。他最后说,“要是你注意的话,俄罗斯人不再谈共产主义了。他们在搞专制,(专制意味着)需求的决定由一个国家的一个领导人说了算—这才是问题的本质。我们必须证明民主是可行的。”

拜登说得没错,无端批评一个国家的目标没有任何道理,认识到与这个国家竞争的重要性非常必要,而怎样在这个所谓制度之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而又赢得人心取决于美国政府和精英天天挂在嘴上的所谓规则。如果说美国目前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让中国遵守规则,那美国在与中国较量中是不是也要遵守规则,无论是世贸组织的规则还是联合国的规则?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29日 来源时间:2021年03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