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曾经“造王”的茶党欲再造盛况,还有机会吗?

作者:唐慧云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34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自3月以来,美国联邦与地方各州各自推动着方向截然相反的两个行动。3月3日,美国众议院正式通过了《为人民法案》,法案中包括诸多提高投票率的措施,推动该法案的民主党人希望藉此解决选举制度中的“选民压制”(Voter Suppression)问题,避免过高的选举门槛压制少数族裔的声音。然而,那些由共和党执政的2020年大选中的摇摆州却纷纷推动提高选举门槛的法案,以应对2020年大选中所谓的“选举欺诈”问题。其中,佐治亚州州议会3月25日已通过一项增加该州投票难度的法案,艾奥瓦、亚利桑那、佛罗里达和得克萨斯等州也正在推动类似的立法。

佐治亚州通过的法案遭遇了强烈的反弹,美国总统拜登在3月25日当天表示共和党人在全国各地的做法是“最有害的事情”,他将在他的权力范围内“尽一切努力”停止限制投票权的行动。可口可乐、达美航空等大企业也公开表示反对这项法律,就连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都决定将2021年赛季的全明星赛撤出佐治亚州。一片反对声中,也有组织全力支持限制投票权的行动,其中,茶党中最大、也是颇具影响力的团体——名为“自由工作”(Free Works)的基层组织就积极参与其中。目前,该组织已启动了一项1000万美元的计划,在各州推动新的投票限制。在2020年大选中声气较弱的茶党,此次因佐治亚新投票法律又再“浮出水面”。

起源于2009年的茶党运动,曾经在美国政坛掀起一阵狂潮,不仅在2012年国会选举中掀起“共和党浪潮”,推动多名身为茶党成员的共和党人成功当选,而且也推动了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的“上位”,成为名副其实的“造王者”。但茶党运动兴起10年多之后,其对特朗普的“再次造王”以失败告终,其民意基础也大不如前。据美国民意调查数据Rasmussen 最新调查显示:2010年有39%的选民认为自己是茶党成员,41%对茶党运动持积极观点,但是2020年,仅有8%的选民认为自己是茶党成员,10%对茶党运动持积极观点。

曾经塑造美国右翼政治生态的茶党运动真的过气了吗?茶党运动去哪了?从茶党运动在2020年大选的表现而言,茶党运动仍然活跃在美国政坛,并试图塑造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政治。

2020年,茶党运动再次“造王”失败

在2016大选中,特朗普的获胜毋庸置疑的是得益于茶党运动的鼎力相助,具体包括了茶党运动前期反移民、反奥巴马医疗改革理念宣传,奠定了特朗普2016年大选的民意基础,并在竞选过程中积极动员了北部铁锈带摇摆州的中间选民。实际上,特朗普在2015年决定竞选总统之前,就密切关注茶党运动,之后他在2016年大选中提出的和茶党类似的政治目标,诸如反移民等,也是大大利用茶党之力。

2020年大选伊始,茶党网站上就积极开展为特朗普筹集资金的活动,并且详细列出了各地已经筹集到的资金、需要筹集的资金数额以及和民主党候选人的资金对比等。茶党的创始者之一的珍妮·马丁(Jenny Martin)在媒体上积极为特朗普背书。茶党爱国者公民基金会(Tea Party Patriots Citizens Fund)在其网站上招募志愿者,通过送明信片和邮件、发送短信以及打电话吸引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100万选民支持特朗普。

在大选的最后几天,茶党成员也积极为特朗普拉选票。然而,茶党的竞争对手——民主党今非昔比。2016年大选中,茶党在竞选的最后三天积极动员了北部摇摆州,为特朗普在摇摆州的胜利立下汗马功劳,当时民主党的基层组织动员能力较弱,民主党上层并没有有效利用基层力量进行助选。2016年大选失败后,民主党进行了反思,开始重视基层组织的力量,之后民主党的基层力量从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到2020年大选均大大发展和提升。由此可见,从基层的社会动员力量而言,茶党作为共和党竞选的重要社会动员力量,与民主党的基层社会动员力量差距在缩小。这也是导致茶党“造王”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特朗普在去年的大选中了落败后,茶党运动在全美各地举行了“停止偷窃(大选成果)”的游行示威活动。茶党中具有影响力的团体,名为“自由工作”的基层组织,联合其他组织在民主党的控制的城市,如底特律、费城开展“反对选举欺诈”游行示威。之后,茶党组织在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上发起“停止偷窃”活动,一天之内就有35万人加入,成员除了茶党外,还有“我们修墙”运动的成员以及各种支持特朗普的捐赠者。

之后,虽然脸书网站取消了“制止偷窃”小组,但是“停止偷窃”集会于去年12月12日在全美各地普遍掀起各种抗议活动,从阿拉巴马州一直到美国国会大厦,茶党成员和特朗普的其他支持者与左翼的支持者进行对峙。

值得指出的是茶党成员对“停止偷窃”集会上出现的暴力事件表示不满。茶党最初的成员中以中产阶级的老年白人居多,在抗议活动中反对暴力行为。2009年的茶党抗议活动没有流血事件。但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有不少有暴力倾向的极端右翼分子,在华盛顿特区的“停止偷窃”集会上,有数人受伤,其中包括几名警察。

2020年后,茶党依然信心满满

即使茶党在2020年大选中“造王”失败,且其自身盛况难现,但是茶党的支持者基于社会资源、政策议题、历史机遇等方面考虑,仍然对茶党影响美国政治的能力充满信心。

其一,从资源和机会而言,茶党支持者认为2021年的网络资源和平台方面优于2009年。相比2009年,2021年拥有成熟的社交媒体平台,可以随时利用网络平台对成员进行积极动员。茶党成员认为他们是“具有奉献精神的公民,可以改变世界”。未来他们可以借助更多成熟的网络平台影响美国政治。

其二,从影响的领域和政策而言,茶党2021年的抗议活动主要围绕反封锁政策和支持特朗普的示威而展开。茶党支持者将反对为了应对新冠疫情而采取的封锁措施的抗议活动视为茶党运动的第二波浪潮——茶党2.0版本。茶党成员之所以对封锁政策强烈反对,主要原因在于其反对大政府的政治理念,他们认为政府干预太多,导致权力滥用,与自由相背。

其三,从历史机遇而言,2009年和2021年具有类似之处,即茶党面临民主党总统。2009年的茶党运动最初由反对奥巴马政府的医疗政策改革而起,2021年的茶党运动则面临执政合法性受到质疑的拜登政府。另外,拜登上台后在茶党尤为关注的移民问题上实施过于自由主义的政策,诸如赦免千万非法移民,为茶党反对拜登政府提供了机会。

虽然茶党支持者对其未来充满信心,但是茶党的未来仍然面临诸多挑战,其中一大挑战在于民主党基层动员能力的提升。和茶党几乎同步的左翼力量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对美国政治的影响远低于茶党运动,但是2016年后左翼阵营的基层力量发展壮大,如声势浩大的“黑人命也是命”运动。不仅如此,民主党的进步派的基层组织在2018年选举中掀起“蓝色风潮”,2020年大选中,进步派的草根组织更是在摇摆州为拜登开发了新选票,为拜登获胜赢得了尤为关键的选票。由此可见,茶党想要再现“造王”盛况,并非容易之举。

(唐慧云,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9日 来源时间:2021年04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