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大使说 | 我当年奉命到机场迎送美国球队:“乒乓外交”的那些回忆和启示

作者:王泰平   来源:上观新闻  已有 28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今年是中美“乒乓外交”50周年。1971年3月28日至4月7日,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日本名古屋举行。期间,毛泽东主席出人意料地做出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的重大决断,这个被外界称为“乒乓外交”的举动震惊寰宇,拉开了改变世界战略格局的大幕。

这之后,依次发生了一系列政治事件: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秘密访华;中国重归联合国;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解冻;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一举实现了中日邦交正常化。形势发展之快,“迅雷不及掩耳”,“小球转动了大球”的“乒乓外交”作为新中国外交的华丽篇章,载入史册,而“乒乓外交”的真谛给今人留下了宝贵的启示。

中美“乒乓外交”传奇

中国乒乓球队出师名古屋,一个始料未及的成果是,引出了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的故事。

第31届世乒赛举行期间,中国头牌运动员庄则栋在来往驻地和赛场间的车子上,主动与美国运动员格伦·科恩交谈,俩人还互赠纪念品。接着,美国乒乓球代表团副团长到中国代表团驻地造访,并提出了访华要求。3月30日,国际乒联于名古屋召开代表大会。会上,中国代表宋中点了美帝的名,但美国乒乓球队仍与我接触,并表示,美国人民是要同中国人民友好的,美国人民对中国人民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高兴。

美国乒乓球队还表示,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北京举行时,加拿大去了,美国没有去。以后如有机会,美国队也想去北京;也欢迎中国队到美国来。对此,中方未做任何表示。

到翌日(3月31日),美国乒乓球队首席代表、代表和美国记者在名古屋已同我方接触了6次,表示友好,并希望同我方经常来往。他们中有人问:“据说你们已邀请加拿大队访华。如我们想去中国,你们能否同意?”

赵正洪团长、王晓云副团长很重视上述一系列动向,立即报告国内。4月3日,外交部和国家体委联名呈报周恩来总理,并提出看法,认为邀请时机不成熟。主要考虑是1960年2月中美大使级会谈及以后的几次会谈中,美方都企图绕开核心的台湾问题,而提出讨论互派记者等民间交流问题。第100次大使级会谈时,中方提出一个原则,即台湾问题不解决,其他问题免谈。此后11年里,中方一直遵循着这个原则。再说,美国当时还在侵略越南、老挝和柬埔寨,威胁我国安全,中美处于敌对状态。不少人认为,美国要来,应先派高级人物来,而不是乒乓球队。

毛泽东主席看到这份报告后反复斟酌,压了几天后,在报告上也划了圈。然而,在报告退回外交部后,他做出了新的决断,并马上让身边的工作人员通知外交部,同意邀请美球队来访。

事后,毛主席说:“决定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我是从大局考虑的。这是中美两国人民的心愿。人民之间的友好往来,势不可挡。你看庄则栋与科恩的接触极其自然,他们之间没有往事的纠葛,不存在什么恩恩怨怨的问题,即使有某种顾虑和猜疑,也是长期以来人为的。中国人、中国共产党人到底是不是像人们所宣传的三头六臂、青面獠牙那样凶神恶煞,可以请他们来看看嘛。不请,别人怎么好意思来啊!又没有外交关系。眼见为实嘛。年轻人容易接受新事物,有一定的代表性。中华人民共和国到底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存在了二十多年,还是有吸引力的。”

美国上下,喜出望外

2008年2月24日,亲历1971年中美“乒乓外交”的美国乒乓球队队员蒂姆·博甘在广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展示当年美国《时代周刊》对“乒乓外交”的报道封面。

4月7日,周总理根据毛主席的决定,嘱告外交部电话通知在日本的中国乒乓球代表团负责人,对外宣布正式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

是日上午9时15分,我乒乓球代表团接到国内指示:关于美国乒乓球队要求来华事,考虑到该队多次提出要求,表现热情友好,现决定同意邀请美国乒乓球队包括负责人在内来我国进行访问,可在香港办理入境手续,旅费不足,可补助。请将办理情况、该队来华人数、动身时间等及时报回。

代表团接到国内指示后,立即由宋中秘书长向参加国际乒联大会的美国代表哈里逊发出了访华邀请。哈里逊听后十分高兴,连声说“好,好,这太好了,请允许我请示华盛顿后答复你”。他非常感谢中国方面的邀请,说“虽然美国政府对中国作了不少不好的事,但是我们美国人和中国人还是友好的”,表示今后愿为改进美中关系和发展美中两国人民的友谊做出努力。他还说,美国乒乓球队能作为美国的第一个运动队、第一批人去中国访问,感到非常荣幸。

哈里逊还对宋中说,美国队需要处理一些具体事情,如锦标赛后的日程已作安排;一些队员还有其他活动;与一些团体签了合同等。他表示,为了去中国,将把上述安排推掉,去中国的机会绝不能放过。

哈里逊告诉宋中,美国政府最近准许美国人去中国了,但他们持的是旧护照,上面写着不准去中国大陆的字样。因此,他们还得重办护照。还说,美国队已买了集体往返机票,票的期限是4月14日,现在要到中国去,要处理机票。

由于国内已向美国乒乓球队发出了访华邀请。4月7日晚7时半,中国代表团成员在驻地与美国乒乓球队见面。美方来访者有美乒协主席、2名副主席、哈里逊、1名队长、5名男运动员、3名女运动员、2名美乒协负责人的夫人和1名体育报记者DICKMILES,计16名。他们的情绪很高,一再表示感谢,尤其是队员们纷纷表示非常愿意去中国访问。

之后,该队提出了3个问题:美国乒乓球队中有一位打得最好的运动员是韩国籍人,这个人要到今年6月才能取得美国国籍;他们已买了东京到美国的团体优待往返机票,期限是4月14日。如过期不乘,就不能享受优待,这样,每人就得多出170美元,这笔钱希中国补助;要求记者DICKMILES随团访华。

当晚10时15分,我方按国内指示答复美方:球队中的韩籍运动员和记者DICKMILES都可来;机票补助问题待来华后再协商。

消息传到华盛顿,尼克松总统惊喜交加,当即作出了同意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的决定。事后他回忆道:“我从未料到对华的主动行动会以乒乓球队访问的形式得以实现。”

消息传出,震撼全球

中国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的消息在名古屋宣布后,不胫而走,立即引起爆炸性反响,震动了全世界。正如周总理8日晨在国家体委关于接待美国等国的乒乓球队的请示件上批注:“(邀美国队访华的)电话传过去后,名古屋盛传这一震动世界的消息,超过三十一届国际比赛的消息。”

美联社东京7日电称:“20年来在恢复美国和中国已经中断的对话方面所采取的最有意义的一个步骤,竟出现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乒乓球比赛场。”

法新社8日电说,这是“中国新的外交战略”“北京选择了在政治上最中立的方式向美国舆论及世界舆论伸出手”,“中国政府用大跳跃的”“大胆的国际战略”使美国“愈来愈难坚持尼克松对中国迈出的‘小步子’”。

合众国际社东京10日电称:“这个邀请犹如一声惊雷,因为这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事情”,“中国人竟选择乒乓球锦标赛发出邀请,那里突然成了进行人民外交的地方”。

4月8日,日本各大报大多在头版头条位置刊登了这一消息。《朝日新闻》8日称:“中国无疑是在建立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之间的联系,以使尼克松的‘帝国主义政府’陷于孤立。”

《中部日本新闻》在头版发表了题为“响应美国缓和的措施”的评论,副标题是“夺目的外交快攻”,认为这是中美关系史上第二次划时代的举措(第一次是中美大使级会谈),是中国对美国缓和政策的一种回答,将给美国国民留下强烈的印象。

评论指出,“这种灵活的外交政策是对美国国民采取的,更说明美国乒乓球队访华有其重大的意义”,“这种做法与中国乒乓球运动员变化自如的快攻和削球同样出色”。

《每日新闻》评称,中国邀请美乒乓球队访华,是中国灵活外交路线的回头球。

据报道,日本外务省认为此举意义重大,预感到这次邀请不仅是美中之间文化交流进一步活跃的一个突破口,还将对今后的美中关系和美台关系产生巨大影响。

周总理与“乒乓外交”

2006年3月29日,美国乒乓球代表团成员斯威里斯手拿当年周恩来总理接见美国乒乓球队的照片留影。现年58岁的斯威里斯是1971年随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的成员之一。

一般认为,“乒乓外交”的称谓是法国外交官首先提出的。日本共同社巴黎4月8日电称,法国外交人士评论中国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时说,“中国的邀请是在慎重的掂量之后发出的,因此,乒乓外交可能会使改善美中关系的工作取得成功”。

其实,早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小小银球就传递友谊、大显神通了。当时,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声音还很微弱,通过政治外交手段去打破西方国家的封锁十分困难,而体育赛事则成了中国扩大对外交往、让西方世界了解中国的重要场所。乒乓球则是新中国能够在国际赛场上一显身手的主要体育项目。

毫无疑问,中国乒乓球代表团时隔6年后参加世界大赛本身,就是“乒乓外交”的重新开局。代表团出征第31届世乒赛前,周恩来总理多次亲临练习场,与乒乓健儿促膝谈心,一再强调“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是这次出访和参赛的方针,说“拿不拿冠军是次要的,重要的是通过比赛多交朋友,传播友谊”。遵照周总理的指示,运动员们一踏上名古屋的土地,就作为“友好使者 ”出现在日本观众和各国运动员面前,庄则栋正是其中一个心领神会的践行者。

乒乓球世界冠军得主梁戈亮证言:周总理经常对中国乒乓球队说,要有人民外交的观念,要善于搞民间外交。可以说,在“文革”那样的时期,是周总理一手培养了中国乒乓球队,也一手实践了他的外交思想。如果没有这样的教育,第31届世乒赛的一些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

奉命到机场照料美国球队

美国球队接到邀请后,欣喜万分。他们在得到美国国务院批准后,一俟比赛结束,便于4月9日从名古屋取道东京,前往中国访问。

奉周总理指示,中日备忘录贸易办事处驻东京联络处代表赵自瑞和笔者前往羽田机场,照料和迎送美国乒乓球代表团一行,为他们租用了休息室。

对赵自瑞和笔者来说,这是一次不寻常的迎送。他们是受到我们国家邀请的、陌生的、大洋彼岸的客人,而这个国家与我们的来往已经隔绝几十年了,想到这个美国代表团是毛泽东主席经过深思熟虑后批准的第一个团,想到它在中美关系史上的意义以及可能产生的影响,不禁深感责任重大。

在休息室里,举行了简短的欢迎仪式。赵自瑞致词,代表中国政府对他们表示欢迎。美国乒乓球代表团团长、美国乒乓球协会主席格雷厄姆·斯廷霍文致答谢词,对我们的迎送礼遇安排表示感谢,称他们受到访华邀请后,一直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对此行充满期待和希望。

起初,他们有些拘谨,尤其是美国队的负责人言语谨慎。可是,过了一会儿,年轻的队员们按捺不住了,他们无拘无束地打开话匣子,向我们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从中国的天气、交通、饭店到中国人的生活习惯、购物,等等,有一个女运动员居然还问在中国能否买到安全套,简直是对新中国的一切,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问题越来越多,我们不停地回答他们的提问,迎送变成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答问会。一个多小时很快过去了,把他们送上去香港的飞机,已近黄昏。通过这次近距离接触,我深切感到,这些美国人是多么渴望了解中国,多么憧憬这次旅行啊!中美隔绝的局面终于打开,真是顺应民心之举啊!

“小球转动大球”的启示

1971年,美国乒乓球队应邀访华,中美乒乓球运动员在进行友谊比赛。

美国球队4月10日抵达北京后,观看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与中国队进行了友谊比赛,参观了清华大学、故宫、颐和园、天安门广场和万里长城。

4月14日,周总理会见了以美国乒乓球协会主席格雷厄姆·斯廷霍文为团长的美国乒乓球代表团,会见消息传到美国不到10个小时,尼克松总统发表一项声明,宣布为改善美中关系,决定采取给中国人签发赴美签证、中国可使用美元等5个新步骤,意味着美国政府开始松动对新中国实行的长达22年的封锁政策。

4月17日,美国球队高兴地离开中国。球队回到华盛顿的第二天,尼克松就在白宫召见了团长,夸奖他们做了一件好事。还说,他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访问中国。尼克松有两个女儿,都要在1971年结婚。尼克松对她们说,你们结婚后,最好到中国度蜜月。尼克松夫人也不示弱,她参加了两次华盛顿妇女集会,讨论组织妇女代表团去中国访问的事。她在会上说,你们组织代表团,千万不要忘记我。

美国乒乓球队应邀访华,使尼克松终于找到了撬开中国大门的良机。原来,他1969年出任总统后,对外首先考虑的就是主动同中国和好,借助中国从越南脱身和抗衡苏联。因此,他上台伊始就要求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探索重新同中国人接触的可能性”。

1969年中苏珍宝岛事件后,尼克松抓住有利时机,请巴基斯坦和罗马尼亚总统向中国领导人传话,希望同中国对话。

1970年10月25日,尼克松在白宫会见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时表示:美中关系十分重要,他要走向同中国和好。美国绝不会同苏联合谋反对中国,愿派一高级使节秘密访问中国。他请叶海亚·汗作中介人,提供协助。叶海亚·汗欣然表示同意。

不久,叶海亚·汗到中国访问。11月10日,他同周总理单独会见时传达了尼克松口信,说尼克松要走向同中国和好,愿意同中国进行有限的贸易;美国希望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地方同中国对话。尼克松还暗示,如果中国要在官方一级会谈,他可以派主要顾问基辛格前往。他迫切等待中国的答复。

周总理于11月14日正式答复叶海亚·汗说:“阁下清楚,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解放台湾是中国的内政,不容外人干预。美国武装力量占领台湾和台湾海峡,是中美关系紧张的关键问题。如果尼克松真有解决上述关键问题的愿望和办法,中国政府欢迎美国特使来中国商谈,时机可通过巴基斯坦总统商定。”

叶海亚·汗回国后,即派专人将周总理的答复口信(无头衔、无签字的手抄备忘录)送给巴基斯坦驻美大使,嘱其口头转达给基辛格。不久,基辛格答复,美国同意接受邀请,准备在北京举行高级会谈,讨论包括台湾在内的存在于美中之间的名种问题。

就在美国球队离开北京四天之后,即1971年4月21日,周总理通过叶海亚·汗总统传递口信给白宫,表示愿在北京接待美国总统特使或总统本人,以讨论美国从台湾撤军这个根本问题。口信称:“要从根本上恢复中美两国关系,必须从中国的台湾和台湾海峡地区撤走美国一切武装力量。而解决这一关键问题,只有通过高级领导人直接商谈,才能找到办法。因此,中国政府重申,愿意公开接待美国总统特使如基辛格博士,或美国国务卿甚至美国总统本人来北京直接商谈。”

24日,叶海亚·汗总统将此口信转达给尼克松总统。4月29日,尼克松总统口头表示接受中国政府的邀请后,又于5月17日通过巴基斯坦驻美大使,正式答复中方,表示他“准备在北京同中华人民共和国诸位领导进行认真交谈,双方可以自由提出各自主要关心的问题”。尼克松还提议“由基辛格博士同周恩来总理或另一位适当的中国高级官员举行一次秘密的预备会谈。基辛格在6月15日以后来中国。”

5月29日,周总理向尼克松总统发出口信,表示欢迎基辛格来北京举行一次秘密的预备性会谈,为尼克松总统访华做准备工作。

6月2日,尼克松总统获悉该口信后,高兴地说,“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总统所收到的最重要的信息”,并于6月4日复信周总理,表示感谢中方欢迎他访华,并建议基辛格于7月9日经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飞抵北京。6月11日,周总理回信表示同意。

这样,便实现了1971年7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的秘密访华,为尼克松总统1972年2月的中国之行铺平了道路。

7月9日-10日,基辛格来中国访问,周总理同他进行了共20个小时的会谈。基辛格表示,尼克松愿意访华。周总理很快就表示同意。因为毛泽东主席曾经说过,只要他愿意来,我们就欢迎。

于是,北京时间7月16日上午10时,对美国来说是15日,中美同时发表了关于尼克松访华的公告。尼克松亲自到洛杉矶电视台发表了广播谈话,而这份公告在《人民日报》第一版右下角只登了三行半。此后,中方未再发表任何言论。

可是,此事却震动了全世界,人们哪想到小球竟推动了大球。日本最具战略头脑的政治家中曾根康弘惊愕地说:“这是一个青天霹雳越过日本的头顶,中美携起手来了!”

智者评称,伟人之伟大,在于他能够将一个细微的事件赋予划时代的意义。毛主席以一个乒乓球赛场为火力侦察点,轻而易举地解决了牵动全局的政治大课题,把兵法用到了极致。这个“小球推动大球”的举措,善抓时机、“见微知著”、“小题大做”的战略谋划艺术,堪称一个大手笔、一个改变了历史的外交杰作。

50年来,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不变的是美国人民要与中国人民友好,中国人民同样要与美国人民友好的“乒乓外交精神”。这是“乒乓外交”的真谛,揭示了一个真理: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可促国之信。国与国之间的友好,归根结底取决于人民之间的友好。人民的愿望和期盼是中美关系不断向前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在新形势下,发扬“乒乓外交精神”,大力开展中美人民间多领域、多层次、多渠道的交流与合作,增进彼此了解,培植两国人民友谊,夯实两国关系的社会基础,具有长远的战略意义,是促使中美关系重回长期、健康、稳定发展轨道的根基所在,也是我们纪念“乒乓外交”50周年的意义所在。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外交部前大使。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10日 来源时间:2021年04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