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新走向

克里访华:聚焦气变合作,具有更广象征意义

作者:于潇清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277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国生态环境部微信公众号4月14日发布消息称,应中方邀请,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于4月14日至17日访华。期间,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将同克里在上海举行会谈,就中美气候变化合作、《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等交换意见。

同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也在例行记者会上宣布了相关消息。克里特使已于北京时间4月14日晚抵达上海,在华期间除同解振华特使会面外,或还将通过视频方式同其他中方官员会面。

上一次美方高级官员来华还是2019年7月30日,彼时中美双方也是在上海举行了第十二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时隔二十个月,克里此次来到上海也是拜登政府官员对中国的首次访问,上海再次在中美关系重要时刻扮演了双方之间“桥梁”的角色。

美国白宫发言人普萨基4月13日在记者会上被问及相关问题时表示,美国正在各个层面同中国打交道,克里特使此行将聚焦于气候变化合作的讨论。

尽管中美双方现阶段的表述都将这次对话形容为一次话题聚焦的专业领域会面,但外界仍然高度期待着这次“首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腾军表示,从白宫方面的表态来看,克里此行是一次聚焦于气候变化合作的访问,更多是一种功能性的。

“考虑到4月22日美国主办的气候峰会即将举行,中美双方寻求在气候峰会前就相关领域进行对表,我觉得这会是克里此行最为主要的任务,克里此行可能会向中方通报拜登政府设定的2030减排目标。” 张腾军说道,“除此之外,克里此行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象征意义,再次表明美方仍然希望在一些全球性议题上同中国合作。”

复旦大学绿色金融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志青也指出,拜登政府上台后,虽然中美在气候应对的大方向上应该说是更加一致了,但整个气候变化议题相对于中美关系整体框架而言只是非核心的一个部分,短期作用会相对有限,“不过,在中美关系当前面临困难的条件下,气候变化合作也许会产生非常积极的作用,‘四两拨千斤’一般撬动中美关系发展。” 李志青说。

会谈双方乃“老相识”

2021年是全球气候变化合作的重要年份之一。10月11日至24日,《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将在中国昆明举行。11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届缔约方大会(COP26)也将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眼下,美国已经宣布将于4月22日地球日当天举行“全球气候峰会”,并向中国发出了邀请。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此前表示,中方已经收到邀请,目前正在认真研究。

此次与气候变化密切相关的“首访”受到广泛关注也与中美双方代表有关。作为一名资深民主党人,克里是一名有着多年经验的外交官,此前曾经担任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还曾经在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期间担任国务卿,先后多次来到中国访问,他对于中国或者中国对于他而言都远不算陌生。

2020年11月23日,尚未上台的拜登提名克里担任总统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这一职务并非设在美国务院系统下,而是设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之下,这意味着克里可以直接向拜登本人汇报工作。

克里行前在4月13日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显然美国需要让中国参与到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之中,以便能够更好地解决这一问题,“这需要我们与中国展开对话。”不过,克里同时也表示,美国在寻求同中国达成气候变化合作协议的过程中不会在经贸等其他问题上妥协。

至于中方代表解振华,其则是气候变化领域的“老兵”。中国生态环境部新闻发言人刘友宾今年2月25日表示,经中央批准,解振华同志担任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此次任命体现了中国高度重视应对气候变化工作,致力于与国际各方加强交流、携手合作应对气候变化挑战,共同构建合作共赢、公平合理的气候治理体系。

仅仅上任一天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6日便在例行记者会上确认,解特使已经与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建立了联系,并开展对话磋商。

其实,克里与解振华早已是“老相识”。在克里担任奥巴马政府的国务卿期间,解振华和克里曾共同参与《巴黎协定》的制定。克里此前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评价解振华是中国在全球气候变化议题方面的“领导人物”和“有能力的推动者”。

专家:可把气变合作“效用最大化”

自从拜登政府上台以来,气候变化领域的合作便被普遍认为是中美互动中可以期待的领域。2021年1月27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美国希望在气候变化领域与中国合作。2月2日,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和“数据为了进步”组织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56%的受访美国民众希望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与中国合作,比率超过核裁军、新冠肺炎防疫等其他领域。

而据中国外交部网站3月20日消息,中美双方在安克雷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消息称“双方均致力于加强在气候变化领域对话合作,双方将建立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工作组。”

实际上,早在2014年11月,中美两国就发布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并就减排目标达成一系列约定。然而,随着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及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中美之间的气候变化合作也受到了巨大影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今年1月28日曾表示,中美在气候变化领域拥有广泛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间,两国曾为应对气候变化开展了富有成效的合作,“中美为推动《巴黎协定》达成签署和生效发挥了积极建设性作用。”但赵立坚同时强调,中美在具体领域的合作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必然与整体的中美关系息息相关。

对此,李志青认为,既然当前中美气候变化合作是一个通道,中方可以考虑把这个通道的效用最大化。“我们可以考虑把气候变化问题联系到经贸关系之上。气候变化的应对包括两个方面:气候适应和气候减缓,而且这里面都囊括了相关领域的产品、技术和设备,这方面我们假使要合作,可以考虑进一步打通与气候变化相关的产品市场、资金市场、投融资市场以及技术市场等等,开辟绿色通道,以利中美双方共同应对气候变化。” 李志青建议道。

此外,李志青指出,当前美国非常关心绿色金融这个话题,就是中方通常所说的气候投融资,其中就涉及到投融资的标准问题、体系建设、风险管控、信息公开等一系列问题,“我认为,在这些问题方面中美有很大的合作空间,中美可以共同推动建设气候投融资的平台。还有一点,我们关注到碳市场建设,目前中国正在启动碳市场建设,而美国也尚未有全国性碳市场,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或可在气候合作的框架内把中美的碳市场做一些链接。”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16日 来源时间:2021年04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关系新走向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