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缅甸青年纷纷投奔地方民族武装,内战危机迫在眉睫?

作者:阿井   来源:全现在  已有 111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今年3月的一个晚上,缅甸克钦邦的召图(Zau Tu)告诉父母,他要去朋友家过夜。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这位23岁的青年从克钦邦首府密支那搭上汽车,前往克钦独立组织(KIO)总部所在地拉咱(Laiza)。

拉咱是缅甸最靠近中国的城市之一。跨过一条窄窄的小溪,对面就是中国云南盈江县那邦镇的管辖范围。离家四小时后,召图到达以繁忙边贸闻名的拉咱。并加入KIO的军事组织——克钦独立军(KIA)。

“我在为一个更和平的未来而奋斗。”正接受军事训练的召图通过网络告诉媒体。

缅甸民选的文官政府2月1日被推翻后,更多缅族人和少数民族团结在一起。原来被认为是分裂国家的武装力量——少数民族地区武装组织(简称民地武)越来越获得缅甸民众支持。

据缅甸《Frontier》杂志报道,刚刚加入民地武的召图透露,几乎每天都有更多的人加入克钦独立军,尽管他无法估计准确数目。

2012年,缅甸拉咱的克钦独立军士兵。图片:法新社

“最后一战”

跟瞒着父母参军的召图的说法相似,克钦独立组织的平民志愿者瑙瑙也证实,现在每天都有几十名克钦族人和非克钦族人,从全国各地前来投奔克钦独立军。这些人大多很年轻,20多岁上下,甚至还有20%到30%的人是女性。

21岁的瑙瑙,原本在缅甸最大城市仰光的一家咖啡馆工作,因为新冠失去了工作。于是去年12月,她开始在克钦独立组织的新冠预防部门担任志愿者。

虽然有许多血腥记忆,缅军在1988年和2007年暴力镇压过民主运动,甚至在昂山素季任期内,缅军还在冲突中杀死数以千计的罗兴亚人、并被指控大规模强奸和纵火犯罪,但是那些不惧危险加入民地武的年轻人却相信,这次或许是缅甸民主革命的“最后一战”。

缅甸网络上支持克钦独立军的漫画。图片:网络

作为缅北的边陲之城,拉咱被丛林包围。1903年,美国探险家W.E.盖洛来到这里,他在游记中写道:“这里的植被十分茂盛,然而我却看不到任何村庄、宝塔或人影。一切都仿佛在这森林深处默默地出生,而又静静地死去。”

如今的拉咱并不平静,神秘的克钦独立军一直在这生活和战斗。2020年停火之前,克钦独立军和缅甸国防军的冲突,是此前三年多以来,缅军与所有十几支民地武中最激烈、持续时间最长的。

召图和瑙瑙都信任的克钦独立军,主要由克钦族人组成。今年缅甸政权更替后,克钦独立军带头谴责,并派遣士兵保护抗议活动,受到部分民众好评。

克钦人善于在山区活动,英国殖民时期,他们就从该族中雇人参军。二战时,盟军从印度打回缅甸,克钦族士兵常常充当前锋,为收复缅甸立下汗马功劳。

1948年缅甸从英国获得独立后,克钦族也借机想要独立。随后其它少数民族效仿求独立,几十年来,多支民地武跟政府军冲突不断。

志愿者瑙瑙也说,如果有机会,自己也准备加入克钦独立军。瑙瑙说,“我自愿(跟克钦独立组织一起)争取建立一个联邦制国家。”

缅甸人在街道上打出了欢迎克钦独立军的标志。图片:网路

街头抗争

加入民地武之前,缅甸年轻人跟军方的战场主要在大城市。

22岁的bone Kyaw是仰光数千名“前线抗议战士”中的一员。政权更替以及加上长达半年多的疫情封控,年轻人被压抑的情绪以及对未来的恐惧,让他们在街头政治中找到表达方式。在团队的激励下,不顾父母反对冲上街头。

缅甸街头抗议者大多在18岁到40岁之间。最初的抗议是和平的,民众手无寸铁上街,希望军方释放昂山素季等人,还政于去年大选获胜的民盟,不过抗议在第一时间内便遭军方镇压。

据缅甸政治犯援助协会(AAPP)统计,截至4月20日,超738个抗议者遇害、3261人被逮捕、 970个“通缉犯”在逃。仅4月9日在勃固就有82人被杀害——这还只是可核查的数据,实际死亡数更多。

军警用真子弹射击。bone Kyaw和同伴则利用熟悉街道的优势,对安全部队发起游击式攻击。他们戴着头盔、防毒面具和自制盾牌,从由沙袋等物体堆成的临时屏障后,投掷自制燃烧弹,甚至用弹弓射击。

这场街头对峙,实力从一开始就不均等。缅甸抗议者呼唤国际社会采取行动,但最后的结果是“我们确实大声疾呼,可是生命却逝去了,因为全世界都充耳不闻”。

bone Kyaw说,他最近已经不再出门,因为担心陌生人可能是告密者。为躲避军方的追捕,他变得更加坚强和警敏,夜晚不停地更换住处。

3月,缅甸仰光街头,抗议者和军警阵营对峙场景。图片:网络

4月以来,军方加强了镇压力度,在仰光和曼德勒等大城市,大规模游行已经不多,大部分地方已恢复平静,如今许多抗议转入地下。

“军队屠杀、折磨和逮捕无辜平民的情况下,我们必须选择武装抵抗,否则他们将杀害更多无辜的人。”一位匿名抗议者说,在这种情况下,部分年轻人也会选择参加民地武。

军队高压态势还催生了新武装组织。4月15日,在缅甸社交媒体脸书上,伊洛瓦底联邦军(AFA)宣布成立,这支号称由伊洛瓦底各阶层年轻人组成的军队还在招兵买马,号召更多有意向的年轻人加入。

AFA一名成员表示,除当日成立的军队组织之外,缅甸还有其他类似组织,他们已互相取得联系。不过目前还没更多信源证实这支“军队”存在、并开展了相关行动。

另在4月上旬,缅甸实皆省吉灵庙镇的年轻人还组建了“吉灵庙民兵(KCA)”,并开始保护游行。从4月7日凌晨起,缅军在当地开展镇压行动,当天至少有3名KCA成员死亡,18人被逮捕。

缅甸伊洛瓦底联邦军(AFA)标志:图片:网络

“想瞒着父母当兵”

当抗议和杀戮,以及各种失控轮番上演之时,向来低调的华人群体中也出现激昂的情绪。

“要是他们(缅军)比现在更极端,我会瞒住父母去当兵。”来自缅甸东枝的华人匡家川说,在政府镇压抗议后,他也想拿起武器去反抗。

匡家川是一名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大学生,正就读云南昆明华文学校。他本来可以来中国留学,但新冠爆发后,只能远程上网课。军方接管政权以来局势动荡,他出国求学的机会更加渺茫,当全国移动网络被关闭后,他一度连上网课都困难。

来自缅甸第四大城市东枝的匡家川,是傣族(缅甸称掸族)华人。作为缅甸境内的少数民族,他从小就对缅军没好印象,“军方在少数民族地区胡作非为,少数民族对缅军恨之入骨”。

匡家川还陆陆续续地发来很多消息。其中有19岁瓦城华裔少女被枪杀后,下葬首日便被军方挖坟,验收死者是否真被“枪杀”;也有疑似知名诗人被枪杀后,遗体被士兵们马路上拽走留下血痕的视频;还有学校校长因参加抗议夜晚被抓,家人隔几日便领回五官模糊、肚子被剖开后带有粗糙缝合线的遗体......

残酷消息一桩桩地挑战普通人的忍受底线。匡家川说,“像仰光和瓦城这么大的城市,他们都敢乱搞,更不用说在少数民族地区。没有网络,没有通讯,烧杀抢掠只是他们娱乐的项目。”

路透社3月25刊发的报道还曾提到,缅甸安全部队在全国已打死300多人,近90%受害者被枪杀,其中四分之一的人头部中弹。

匡家川试图解释缅甸军政府跟少数民族间的复杂矛盾。缅甸信奉佛教,民风淳朴,民众也不算悍勇善武。在他看来,这个国家民地武组织之所以繁多,就是因为1962年军事政变后,少数民族难以忍受军方的残暴,纷纷立起旗帜闹独立。

缅甸人口近六千万,约68%的人口都是缅族人,主要生活在伊洛瓦底江两岸。缅甸独立70多年以来,缅族人一直主导着国家军事和政治生活。由于缅军崇尚大缅族主义,跟其它主要少数民族——掸族、克伦族、若开族、克钦族和钦族的关系十分紧张。

2017年,缅甸南掸邦军正在举行游行。图片:法新社

缅甸境内有数百个甚至数千个民族组织,20多个组织有政治和军事双翼力量。政变前,10支民地武跟政府签署全国停火协议,尚未实现停火的主要是缅北7支民地武,多支势力范围位于中缅边境地区。

由于各种武装派系林立,缅甸人很难跟军事生活脱钩。在偏僻地区,一个家庭必须要一个人去当兵。不想当兵的话,还要花几百万缅币雇他人代替。军队兵源不足的时候,独生子也要参军,乡下还会有“抓壮丁”现象,国防军抓,民地武也抓。

“比如南掸邦军,他们征兵就是,家里有两个儿子的,必须参军一个,独生子不要。如果不去就会受到惩罚,他们都清楚谁家有几个儿子。”匡家川说。

政府权力难以触及之地,社会依靠最朴素的逻辑运转。“抓人没啥法律(依据),你不听话就抓去当几年或几个月的兵……如果在家里虐待父母,在寨子中经常打架,警告好几次不听的,还有就是吸毒的,(民地武)都会下山来抓人”。

民众自然渴望更平静的生活。2015年昂山素季带领民盟执政后,缅甸转型步伐加快。作为民盟治下的见证者,匡家川最深的体会是,“课本不再是黑白色,民盟计划改革教育,把十年基础教育改成十二年,考不上大学的,可以入读职业学校。”

虽然昂山素季的执政并非无懈可击,但对比军政府,底层民众还是看到更多希望。“之前需要一个半小时车程的道路,现在只需要五十分钟左右;之前普通电话卡卖到两百多万缅币一个,现在只需要一千五缅币;现在断电也不那么频繁了”。

这次事变却让缅甸再次下沉,这个国家可能倒退几十年。缅甸年轻人也越来越痛苦和挣扎。匡家川说,他身边有熟人当过兵,自己在学校时就曾想过去投军,现在这种想法更强烈。

“以前许多人为逃避当兵,就跑到泰国去打工。”日前正在泰缅边境的匡家川多次说,假如军方继续残酷对待抗议,他可能主动拿起枪,成为反对军中的一员。

2012年,缅甸克钦族士兵和军官。图片:法新社

“影子政府”和“联邦军队”

并非人人都赞成用暴力和内战来反抗军政府。

像匡家川这样,拥有强烈的民主意识,并期待拿武器的华人并不算多。连匡家川自己都承认,“华人很少有我这样的想法,他们大多数人都觉得谁上台都一样。”

缅甸政变2个多月,民众倍感疲惫。《果敢咨询网》日前刊文说,如果街头政治运动不见成效,在“断网、断工、断产”后,没有稳定收入的民众,迫于生存可能选择向军政府妥协。担心引火烧身的中产阶级也将不再坚持抗议,不再向示威者秘密提供援助,甚至会为保住财产而转向支持军方。

文章还指出,就算有些参与抗命的公务员和革命志愿意牺牲,但随着群众示威热情的减退,缺乏足够人数支持的街头政治斗争,很难撼动树大根深地军人利益集团。

比起年轻人的激进,年龄大的缅甸人更担心,拿起武器会使这个本就伤痕累累的国家四分五裂,“武装革命只会流血,造成更大破坏,并呼吁继续非暴力抵抗”。

4月12日,缅甸仰光抗议者举行了反政变的示威活动,警察来到现场。图片:法新社

但这种“非暴力抗议”逐渐被年轻人边缘化。尤其是3月27日,军方创纪录射杀至少114名抗议者后,惊恐的民众发现“他们已经用尽所有的和平抗争方式”,许多人言谈间对暴力反击表示出理解。

青年因愤怒而寻找出路,大多数人把更多希望寄托在民盟临时政府——CRPH(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身上。

缅军创纪录杀害抗议者那天,CRPH首次倡议成立一支联邦军队,用武力对抗军政府。

跟军政府对峙的政治力量CRPH,是在缅甸政变后第五天,由17名在去年大选中获胜的民盟及其它两个政党的议员自发宣布成立的。

没有任何武装力量的CRPH试图跟民地武结盟。3月19日,CRPH宣布废除缅甸所有民地武的“恐怖主义组织”和“非法组织”称呼,赋予他们征兵和开战的权利。随后又跟几个少数民族团体合作撰写新宪法,废除保障军方利益的2008宪法。

这些措施具有象征意义。3月底,克钦独立组织和克伦民族联盟——拥有缅甸两支较大民地武的组织,同时表态支持建立联邦军队。

缅甸年轻人支持成立民族团结政府。图片:网络

CRPH在4月16日还正式宣告成立民族团结政府。该政府的国防部长吴耶孟16日晚间在线上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尽快组成人民国防军(PDF),而人民国防军也将成为联邦军的前身。

在临时政府此前的构想中,联邦军队可能包括民地武组织、从缅甸中部地区招募青年参军,甚至欢迎对国防军镇压民众不满的职业军人也倒戈加入。

作为缅甸“影子政府”,CRPH虽然暂时没实权、没军队,但他们的行动还是给充满屈辱感的缅甸民众带来安慰。网传正在组建的伊洛瓦底联邦军,也宣布效忠CRPH。

联邦军队如今还在构想阶段,当临时政府在脸书上发出成立军队的倡议之时,缅甸网友纷纷表示欢迎。许多人留言说:“直接给枪支吧,我们不想再等了。”

4月14日是缅甸新年,2017年狂欢者在大佛塔附近参加新年庆祝活动,但今年政变后,相同地点无比冷清。 图片:法新社

局部战争

年轻人拿起武器之际,缅甸局部战争已经打响。

3月25日,克钦独立军主动进攻缅军自1987年开始驻扎的“阿洛本”高地,造成28名国防军军人伤亡。随后缅军投入装甲车和战斗机反击,在尘土飞扬和炮火轰鸣中,双方死伤无数。

现在几乎每天都有缅军和克钦军战斗的消息。据《果敢咨询网》引用当地社会团队的数据,截止4月19日,双方冲突区附近十个村庄被波及,5000余名村民流离失所。自3月底以来,至少5位平民死亡。

克伦民族解放军的年轻士兵。图片:网络

除了在克钦邦,3月27日,战斗机在缅甸东北部边境丛林上空呼啸而过。20年来,缅军首次对历史最悠久的民地武——克伦民族解放军控制的村庄和学校发动空袭。

据人道主义组织“自由缅甸流浪者(Free Burma Rangers)”消息,至少有14名克伦族村民被打死,40人受伤。2万多村民被迫逃到丛林或躲在食物稀少的山区堡垒中。

“自由缅甸流浪者”是由基督教传教士戴维·尤班克(David Eubank)所创立。尤班克还透露,尽管民地武在人数和武器上处于劣势,但他们熟悉丛林,充满战斗热情。相反,在缅军军营中,步兵受到上级的虐待,往往营养不良。

克伦民族解放军已为越来越多的缅族人提供庇护。这些缅族人包括公务员、医生、警察,他们因抗议政变遭到追捕。尤班克指出,缅族志愿者的涌入鼓舞士气。哪怕不能参战的人,也会以其它方式提供帮助,比如政治宣传、建设后勤或开办学校等。

2019年1月,在泰缅边境的某偏远基地,克伦民族解放军士兵参加克伦革命70周年游行。 图片:法新社

跟民地武士气高涨不同,政变后,有军官和士兵对镇压游行不满而逃离军营。《纽约时报》近日采访过的逃跑军人透露,大多数军人的家属都住在军营中,军人也因此受到控制。如今缅甸移动通网络被关闭,不仅是为防止民众互通消息,也意在孤立开始质疑镇压指令的军人。

缅军和民地武的力量正在此消彼长中。据估计,缅甸民地武总数在7.5万左右,暂时不比国防军50万的纸面兵力,但也是一股威慑力量。

随着缅军跟克钦族和克伦族的战事升级,3月30日,若开军跟德昂军和果敢民主同盟军——所谓的三兄弟联盟发布宣言,不再延长本于3月31日结束的单方停火协议,表明加入战局的态度。

进入四月之后,除克钦独立军和克伦民族解放军之外,缅甸多个民地武已跟政府军发生冲突。

边境战火越来越激烈。有华人告诉全现在,在克钦邦帕敢——以出产翡翠而闻名于世,缅军为补充兵力正在“抓壮丁”。由于国防军终身服役,除非受伤残疾否则一般不予退役,于是许多人不敢再出门,“只敢在民地武势力范围内活动”。

缅甸国防军近日出动军机轰炸克钦独立军势力范围。图片:网络

全面战争?

缅甸局势本就复杂,当军方、民盟、抗议者、民地武相互僵持之下,地方战争正向全国蔓延。

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比尔格纳(Burgener)多次警告,缅甸正走向“失败国家”,“大屠杀迫在眉睫”,有可能发生“规模空前”的内战。

不过美国卡特中心(The Carter Center)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告诉全现在,他认为缅甸“暂时爆发全面内战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缅军主掌国家几十年,短期内难被轻易撼动。

作为亚洲最贫穷国家之一,缅甸国防开支是教育和医疗开支总和的两倍,2020全球火力指数(Global Fire Power)对140个国家的军事实力排名中,缅军排第38位,军事实力较强。

况且民地武内部矛盾重重。像德昂军和盟友北掸邦军,跟南掸军争夺地盘的战斗仍在持续,这严重削弱民地武打击缅军的能力。民地武鱼龙混杂,外界担忧缅军未倒,新一轮内斗反而会爆发。缅甸最大民地武——东北边境上佣兵超3万的佤邦军,据说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走私组织之一,不排除利用权力真空来巩固或扩大地盘。

民盟执政期间,跟少数民族也多有不睦。2017年,两名克钦族宗教领袖被判入狱;2019年1月,民盟赞同缅军攻打若开军,隔年还将若开军排除在联盟和平会议外,促使其盟友也抵制会议;民盟还把没签署全国停火协议的组织定为非法,2020年,曾有人因涉嫌跟这些组织联系而遭指控。

民盟执政时都没能力满足少数民族自治的要求,根基不稳的临时政府能否成功还是个疑问。组建联邦军队也处于喊话层面,“联合在一起,谁来指挥军队?”刘亚伟说。

2021年3月,仰光抗议者正在举行集会。图片:法新社

缅甸军方也正用怀柔手段分化民地武。3月31日,缅甸军方突然声明,说除非必要整个四月都会单方面停火。这样一来,缅军或许能稳住一些民地武,集中火力攻打反抗最激烈的民地武。3月11日,缅军还取消战斗力凶悍的民地武——若开军的“恐怖组织”称号。如今若开军虽先前谴责军方镇压抗议,但对民盟组建联邦军队的邀请持观望态度。

然而危机也孕育了希望。从昂山素季父亲,缅甸国父昂山将军那一代人起,缅甸就渴望组建多民族团结的联邦政权。许多人认为,当军方再次破坏民主进程,残酷镇压抗议,感受到痛苦的缅族人跟有类似经历的少数民族有了消除隔膜的契机。

一个想恢复民主制度、一个想民族自治,缅族和少数民族也有了共同敌人。缅甸傣族华人匡家川就说,“少数民族其实恨的不是缅族,恨的是那些胡作非为、提倡大缅主义的军阀。生活中,如果缅族不偷不胡作非为,我们跟缅族还是很融洽的。”

尽管前途未卜,理想化的缅甸青年还是认为渴望的民主革命时机来临,怀揣信念奔赴民地武参军。尤其是缅族青年,希望受训后不仅在边疆丛林高地间战斗,还要回城市战斗。

一位26岁的缅族女大学生从未碰过枪,但她想进入丛林。这位因政变而搁置留学计划的仰光青年,打算穿过缅泰边境的军事检查站,加入民地武学习战斗技巧。

“我想消灭军政府和他的统治,”为避免信息泄露被抓捕,身材娇小的女孩拒绝透露姓名,但她强调,“我不害怕战斗,我准备好去赴死”。

资料来源

https://time.com/5951727/myanmar-military-protests-civil-war/

https://thediplomat.com/2021/04/myanmars-civil-war-has-already-begun/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2021/04/07/myanmar-protests-coup-analysis/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myanmar-politics-killings-graphic/more-than-300-people-killed-since-myanmars-coup-idUSKBN2BI07K

https://www.latimes.com/world-nation/story/2021-04-09/myanmar-civil-war#:~:text=The%2026%2Dyear%2Dold%20student,nation%20tumbling%20toward%20civil%20war.&text=%E2%80%9CI%20want%20to%20eliminate%20the,her%20name%20to%20avoid%20arrest.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30日 来源时间:2021年04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