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防军备竞赛 中美专家联合建言保持战略平衡

作者:余东晖   来源:中评社  已有 166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随着美中战略竞争的加剧,防止破坏稳定的军备竞赛和降低军事对抗,特别是核对抗的风险至关重要。美国和平研究所(USIP)去年底召开一系列研讨会,美中两国各6位专家就核武器、常规导弹和导弹防御等领域的不稳原因和冲突驱动因素进行评估,最近结集出版了“在战略竞争时代加强美中战略稳定”的68页报告。

研究者指出,在美中战略竞争加剧的背景下,美中军事对抗的危险不再遥不可及。尽管两国政府都认识到大国冲突的风险越来越大,但双方几乎没有和平解决分歧的有效机制。通过降低军事冲突特别是核冲突风险,加强战略稳定;管理空间和网络空间等新兴技术和新的冲突前沿;防止破坏稳定的军备竞赛,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以确保美中能够在不造成灾难性后果的情况下进行竞争。

研究者分析,美中关系因严重缺乏信任和对彼此战略意图的相互怀疑而受到困扰。两国在核理念、核政策和军控利益上的巨大差异,为降低战略风险带来了严峻挑战。此外,行动-反行动的动态正在为一场危险和代价高昂的军备竞赛奠定基础。专家们对美中军事对峙中,比如美中在台海的冲突会否升级到动用核武器表达了担忧。

专家指出,美中战略稳定问题的讨论不仅是双边性质的,而且对第三方,特别是美国的盟友有重要影响,而且与其他地区挑战交织在一起,这一事实使美中战略稳定问题的讨论更加复杂。美中整体双边关系的急剧恶化,以及对过去双边交流效果的失望,阻碍了就安全相关问题进行有意义的对话,削弱了采取合作措施的政治意愿。

在这份报告中,两国专家们分别从战略稳定、核武器、常规导弹和导弹防御、太空、网络空间、人工智能等六个方面分析战略平衡的政策现状与发展趋势,并提出加强战略平衡的具体建议。

总体而言,报告建议,为在近期加强战略稳定,美国和中国应共同确认永远不应打核战争,并共同努力减少核武器构成的危险;启动持续和实质性的官方双边对话和1.5轨道并行努力,以增进相互了解,并开始探讨减少风险和军备控制措施;建立行为规范和透明度措施,特别是规范新兴技术的使用,规范太空、网络空间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并与其他关键国家合作,以加强全球战略稳定。

对于美中保持战略稳定性, 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全球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布拉德·罗伯茨(Brad Roberts)建议,美中双方应当在过去的问题上求同存异,搁置谁的行动更有害于战略稳定的问题;双方停止要求对方采取不太可能采取的措施;应重新开启已被关闭的核对话。

清华大学教授李彬建议:第一,应为美中两国核专家开展各级战略稳定对话创造必要的政治条件。第二,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亦即《核不扩散条约》承认的五个核武器国家应建立一个联合声明--核战争永远不应该打,他们会尽一切努力来保护全球“核禁忌”。第三,美国和中国应该鼓励技术专家讨论建立信任的措施,以消除对影响两国核盘算的新技术的怀疑,澄清不确定性。

对于保持核稳定性,美国和平研究所高级政策分析师帕特里夏·金(Patricia Kim)指出 ,美中两国领导人应该同意将战略稳定问题与所有其他双边挑战脱钩,并承诺不让其它问题领域的棘手冲突破坏推进减少核风险、军备控制和危机管理的努力。5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发表联合声明,重申1985年里根-戈尔巴乔夫的声明,即核战争不可能赢,也绝不能打。

复旦发展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江天娇认为,美中两国应共同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尤其美国应先带头,中国跟随;美中应进一步加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间的对话,逐步积累核战略对话经验;中美应将核军备控制问题与其他重要议题联系起来,使其在两国关系中占据重要地位。

在常规导弹和导弹防御体系方面,清华-卡内基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通分析,中国将其大量的常规战区导弹视为维护领土完整,遏制外部势力,尤其是美国在台湾海峡、南海和东海等地区进行军事干预的关键工具。由于事关重大,中国不太可能愿意退缩这种导弹的未来发展能力。与此同时,美国在类似能力上的投资快速增长,包括常规高超音速导弹,可能对中国的传统优势和军事战略提出越来越大的挑战。

赵通承认,美中军备竞赛的风险正在增加。美国有意在靠近中国的盟国领土上提前部署陆基战区导弹,再加上中国努力向美国的盟国施压,要求它们抵制此类部署,这些可能会加剧激烈的外交斗争。在未来的中期,美国这方面实力增长既有可能迫使中国重新考虑策略,甚至可能为军备控制谈判打开新的机会,但也有可能适得其反,强化中国超越美国的决心。

赵通指出,降低风险的措施显然符合两国的利益,中国高级官员已经公开证实这一点,应该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安排就此类措施进行联合讨论。限制战区常规导弹军备竞赛符合两国的利益,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创新的军备控制选择。鉴于双方能力的不对称,一些中国专家提出了一种选择,即在一个综合框架内对空中、海上、陆基导弹系统进行管理,这样两国就能够在不丧失根据各自独特的安全需求来决定优先使用何种武器的自由的情况下,就其武库总量达成某种上限。

除此之外,赵通认为,两国都需要认识到常规导弹和导弹防御之间的联系。美国和中国都应该认识到,在美国战略导弹防御问题上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两国政府下属的专家应该开始联合研究,研究美国建立一个战略导弹防御系统的技术可行性,该系统可以在不严重威胁中国的情况下,有效拦截朝鲜的洲际弹道导弹。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07日 来源时间:2021年05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