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董向荣:美朝双方新一轮的互动即将展开

作者:中评社报道组   来源:中评网  已有 118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5月7日下午,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董向荣在京出席以《美日峰会与东亚区域关系研讨会》为题的“中评智库思想者论坛”。董向荣从美国政府换届与朝鲜半岛政策变化的角度探讨了“美日峰会与朝鲜半岛”。

第一,关于美朝相互认知与双边关系的变化。

董向荣表示,众所周知,外交是国与国关系,也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两国领导人的主观认知,对外交决策有重要影响。主观认知决定政策走向,进而影响政策实施。

具体到美朝关系,美国方面如何看待朝鲜这个国家、如何看待朝鲜领导人,直接影响美国的对朝政策,朝鲜亦如此。美国政府换届了,金正恩还是金正恩,朝鲜还是朝鲜,变化不大,但是美国对朝鲜及其领导人的看法已经完全不同。在特朗普眼里,金正恩和他是某种“fall in love”的关系。朝鲜也知道,特朗普这样“独特”的领导人对朝鲜来说是一个机会。

董向荣指出,拜登对朝鲜领导人的看法与特朗普截然不同。早在2019年5月,拜登就曾在总统竞选活动中发问:“我们是一个向普京或金正恩这样的独裁者和暴君张开怀抱的国家吗?”朝中社当即刊文予以驳斥,文章题为《连人类最起码的品格都不具备的败类徒劳的丑态》,称美国前副总统拜登亵渎朝鲜最高尊严,是无可容忍的严重政治挑衅。

从主观上讲,朝鲜是很希望特朗普连任的。拜登政府上台是朝鲜不愿意看到的。美国政府换届对朝鲜而言很可能意味着以往与美国达成的某些共识、默契可能化为云烟,领导人之间的关系会急转直下。美国总统拜登在4月28日国会演讲中称,朝鲜和伊朗的核计划对美国构成威胁,将通过外交和严厉威慑加以解决。据朝中社5月2日消息,朝鲜外务省负责美国事务局长权正根发表谈话称,美国当权者在首次施政演说中用这样的方式表示对朝立场,不能姑息纵容;美国把朝鲜的自卫能力诋毁为“威胁”,是对朝鲜自卫权的侵犯;如果美国依旧从冷战思维出发,通过陈旧落后的政策来操纵朝美关系,“不久的将来就会面临不可收拾的危机”。“互怼”是美朝互动的主要形态。在美国政府选举和换届过程中,朝鲜一直在观察美国的政局变动。从朝鲜长期的语言风格来讲,对待拜登政府的一些批评和表述符合常规。

从政策制定和实施的角度看,特朗普时期的对朝政策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总统主导、自上而下地处理与朝鲜的关系。这种模式现在已经不太可能重现,拜登时期的美国外交会回归一个正统的、建制派主导的对朝关系。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4月30日,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宣布,拜登政府已经完成了对美国对朝政策的评估与审查,政府将实施“经过校准的”、“切实可行的”对朝政策,在特朗普的“大交易”和奥巴马的“战略忍耐”之间寻求一个中间道路。目前美国拜登政府尚未对外公布其新对朝政策的详情。

此外,她提到,在特朗普政府时期,韩国曾积极斡旋美朝首脑峰会,在新的背景下韩国还能不能再度扮演重要的斡旋者角色存疑。4月23日韩国总统文在寅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称,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绕来绕去,没能把事情做成”。对此,特朗普回击称:“我是在最艰难的情况下认识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他从来就不尊敬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我才是一直阻止韩国遭到侵略的那个人,但对他们来说不幸的是,我已经不在那里了。文在寅作为总统和谈判者都是很软弱的,除了涉及对美国的持续的、长期的军事掠夺。”客观地讲,在特朗普任期内,朝鲜对外展示的核能力以及远程投射能力都在提升。从政策评估角度来讲,以无核化为目标的国际社会对朝行动是失败的,特朗普四年再次给了朝鲜一个增强核遏制力的空间。不仅如此,美国建制派对特朗普处理与朝鲜的关系的方式极为不满:作为一个全球霸权国的总统,特朗普亲自到新加坡、河内、板门店与金正恩举行会晤,将外交主导权拱手相让。这在拜登时期几乎不可能重演。从韩国方面来讲,文在寅政府还是希望美朝能够在新加坡会晤基本共识的基础上再往前迈一步,推动半岛无核化进程向前迈进。韩国能发挥多大的影响力?5月21日的韩美首脑会晤备受关注。

第二点,讲讲美日峰会与朝鲜半岛问题。

董向荣表示,2021年4月16日举行的美日首脑会晤,对于日本外交来讲意义非同寻常。作为拜登政府正式会见的首位外国元首,日本首相菅义伟对此次活动做了充分的准备,把日本关于朝鲜半岛、钓鱼岛等方面的安全关切统统兜售给拜登政府,试图对美国新政府的外交施加影响。从对外透漏的信息来看,日美峰会对美国的半岛政策有重要的影响。菅义伟这次着重强调,朝鲜的威胁不只是远程导弹,中短程也会对日本有非常严重的威胁。这与特朗普时期相比变化明显:特朗普时期,美方和朝鲜之间似乎达成了一个默契或者说是共识,就是只要朝鲜不触碰洲际导弹和核试验这两条红线,美方就和朝方就可能达成某些交易。因此,日本在特朗普时期就处在非常危险的境地,认为其自身的安全没有得到美国方面的保护和重视。在菅义伟和拜登这一对领导人的带领下,日本要把自己的安全变成日美共同的这种安全,这是非常明确的信息。

董向荣指出,在2021年5月5日发表的G7外长会声明中,有两段话直接针对朝鲜,内容主要强调了两点。第一点是关于朝鲜的人权,包括朝鲜人权的记录、朝鲜在关闭边境以后可能造成人道主义的灾难。因为现在能坚守的驻朝外交官、媒体记者等比较少,朝鲜境内现在发生了什么,外界不清楚,所以G7外长会对朝鲜国内的人权状况非常关切。第二点是关于无核化问题,G7共同的声音对外传出清晰信号,即“CVID”式弃核,就是重新回到原来的轨道,要求朝鲜完全地、可核查地、不可逆转地放弃核武器。这种新的提法基本上是告别特朗普时期的对朝政策,至于在哪些方面可能展现灵活尚不清楚。G7外长声明还强调,其它国家在执行联合国的决议中应该要受到更多的监督,虽未点名但可能主要针对中国。而现实是,中国海关数据显示,中朝双边贸易额2020年大幅度下降80.7%,只剩下5.39亿美元。

第三点,不使朝鲜半岛局势出现恶化的主动权主要掌握在朝鲜手里。

董向荣表示,朝鲜有自身的安全诉求,采取了一些自认为能够捍卫其安全利益的行动。国际社会一系列关于朝鲜的制裁决议和行动,包括联合国决议,大多是对朝鲜行动的反应。从当前的局势来看,只要朝鲜不进一步采取行动,那么其它国家没有理由采取激烈反应,特别是对美国拜登政府而言。在拜登政府的议题中,国内议题优先,特别是弥合国内的社会分裂、控制疫情、稳定经济等成为重要优先事项。在国际议题上,气候变化、俄罗斯、中国等议题的重要性都超过朝鲜议题。尽管美国依然把朝鲜视为重要的安全威胁,但如果朝鲜不再继续采取刺激行动,至少可以保证其所面临的国际环境就不会再恶化,而且还有可能得以出现某种转圜。这个主动权是掌握在朝鲜手里的。朝鲜如果能认清这样的大势,它的国际环境或迟或早会得到改善。如果它继续对抗国际社会的话,这对它而言可能不是好消息。通常,在美国政府换届的时候,正是最考验各国政府外交智慧和定力的关口。当然,朝鲜有自身的逻辑和对国家利益的考量。

最后,董向荣表示,经过四个多月的评估以及与日本、韩国、欧洲盟国的沟通,经过与特朗普政府参与对朝谈判的高官的接触,美国拜登政府可能于5-6月份公布其对朝政策核心内容,这条“经过校准的”、“切实可行”的中间道路能不能走得通,取决于各方的安全关切是否能得到较为平衡的重视和回应。目前的朝鲜半岛局势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美朝双方新一轮的互动即将展开。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21日 来源时间:2021年05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