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拜登和文在寅会晤在即:朝核问题怎么办?

作者:DAVID E. SANGER, WILLIAM J. BROAD, CHOE SANG-HUN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76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华盛顿——就在拜登总统上任几周后,朝鲜向美国新政府发出了一个微妙的信息:它启动了宁边核燃料制造厂的关键部分,40年前,朝鲜的核武器计划就始于这处日益老化的设施。

朝鲜官员都明白,出自他们放射化学实验室的热信号会被头顶的美国卫星发现,进入总统每日简报,哪怕对方并不清楚这一举动是幌子还是新一轮的持续生产。

“这都是策略的一部分,”车维德(Victor Cha)说,他为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发布了一份对这些卫星图像的分析报告。“意思是这已经是既成事实。”

对准备周五在白宫接待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的拜登来说,平壤核武库的持久力量凸显了一个不安事实。文在寅曾表示,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对韩国来说是“生死攸关的问题”,他也呼吁拜登重启谈判。

但在过去四年,朝鲜的核武库和核燃料储备大约翻了一番,尽管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总统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高调举行了会晤,这种增长仍在持续进行。最好的非机密评估是朝鲜至少有45件核武器,武器库规模似乎与巴基斯坦相当,后者是美国曾经要求必须解除核武器的另一个核国家,而今已彻底放弃了这一希望。对朝鲜来说,巴基斯坦一直是个效仿对象。

拜登政府的官员私下里承认,他们对朝鲜会彻底放弃全部核计划不再抱有幻想。然而助手们表示,就像他的前任一样,拜登已经决定不会正式承认朝鲜是一个核国家。

曾在国务院任职、长期以来一直是国务院核专家的罗伯特·J·艾因霍恩(Robert J. Einhorn)表示,正式承认朝鲜是核国家会“增加韩国和日本对获得自身核武器的兴趣”,并“破坏全球核不扩散机制”。因此,他预计拜登政府将利用这次访问“重申完全无核化”的最终目标,“哪怕私下怀疑这一目标可能永远不会实现”。

数月以来,拜登政府一直在进行朝鲜问题的战略评估,经常与韩日磋商。但政府并未公布结论细节,只是避免了像特朗普那样试图向金正恩做出重大妥协。它不会试图把正式结束朝鲜战争的和平条约、平壤与华盛顿之间建立新关系的承诺以及解除核武器的全面计划揉到一起,而是将回到一小步一小步建立信任的办法上。

与文在寅的会晤是第二次有世界领导人亲自访问拜登入主后的白宫。他在安排特朗普与金正恩的会面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并继续鼓励华盛顿与平壤之间的对话。预计他将在白宫重申这些目标,同时与拜登共同强调韩国在美国对半导体和电动汽车电池行业的一揽子投资——这是在与中国竞争加剧之际深化技术联盟的途径。

车维德表示,这样一来拜登也不太可能过多谈论朝鲜,至少在公开场合不会。

“他们会改变话题,”他说。

拜登政府的官员们已经明确表示,他们无意让金正恩因成为焦点而志得意满,就像他在新加坡、越南河内以及朝韩非军事区与特朗普高调会面时那样。

但拜登政府并没有彻底摒弃特朗普的所有外交政策。

白宫表示,希望在新加坡宣言的基础上取得进展,这一宣言呼吁美朝建立新关系,制定永久和平计划,实现完全无核化,并全面统计在约70年前结束的战争中失踪的士兵。

这份文件仅有一页内容,且没有具体说明如何实现这些目标。2018年6月,特朗普在新加坡发表讲话,对记者称自己与金正恩的关系将改变一切。“老实说,我认为他会做到这些事,”他说。

尽管坚持了暂停远程导弹试验的承诺,并在遗骸归还问题上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对大部分目标,金正恩都未能履行承诺。事实却是,他没有解除任何一件核武器,核生产项目也在加速。

分析人士称,平壤在过去几年将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燃料供应量增加了大约一倍。这主要就在宁边的设施里完成的,那里的核项目始于上世纪60年代。如今,这里有数百座工业建筑,占地面积超过三平方英里。

曾担任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武器实验室主任的斯坦福大学教授西格夫里·S·赫克(Siegfried S. Hecker)用燃料增长计算了朝鲜可能的核武器数量:2000年,在克林顿政府末期,平壤还没有核武器。2008年布什政府末期有四到六件。2016年,奥巴马政府离任时,大约为25件。2020年,在特朗普政府末期,其数量约在45件,最高或达到60件。

“过去三任总统的政策都失败了,”赫克在一封电邮中说。“除非拜登团队改变策略,否则朝鲜将继续增加其核武库的规模、尖端技术和覆盖范围。”

在规模方面,专家称朝鲜的核武库正在迅速接近印度、巴基斯坦和以色列的规模——这是个规模相对小的集团,通常认为部署了约100件左右的核武器,而大国一般有数千件。这就是朝鲜想要达成的模式:谁也不会指望这一类国家会放弃核武库。

在特朗普任内,朝鲜获得了新型的导弹。2017年,平壤首次成功试射两种洲际弹道导弹——理论上都可以将核弹头投放到美国。2018年6月,金正恩对特朗普说他会停止远程导弹和核武器的试验。这个承诺他至今仍保守着。

但是金正恩此后又拿出了两代射程较短的新型导弹,可以打击韩国、日本和驻扎在这两个国家的美军。

在特朗普任期内,专家们能看到平壤的16个导弹基地的卫星图片,都进行了充分伪装。他们发现了隐蔽的增长模式,表明朝鲜在进行瞒天过海的行动:一方面暂停远程导弹计划,另一方面在扩大用常规弹头和核弹头威胁邻近敌国的能力。

金正恩在2019年试射了三枚新型导弹,今年试射了一枚。分析师称这些型号的精度更高,并具备此前没有的机动能力,有助于让弹头突破美国在该地区的防御。

“他们可能最终将具备打击更多目标的能力,”前国家情报项目(National Intelligence Program)武器分析师凡·H·范·蒂耶彭(Vann H. Van Diepen)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评价新型导弹。

美朝两国在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实现方式上存在的分歧,近年来已经到了无法弥合的程度。不过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坚称,持续对话可以拉近双方的距离,那就是文在寅。在特朗普任期内,他担负起了调停人和啦啦队员的角色。

即便金正恩和特朗普的首脑会谈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收场,文在寅政府还是坚持认为,双方保持接触是终结核威胁、实现和平的唯一可行途径。

在4月接受时报采访时,文在寅呼吁拜登政府与朝鲜展开谈判,朝着金正恩和特朗普构想的广泛目标去努力。

本月在华盛顿公布朝鲜政策复核报告后,文在寅称美韩这对盟友在朝鲜问题上并无分歧。两国都希望在新加坡共识的基础上继续发展,采取“外交的、逐步的、渐进的、务实的、灵活的”步骤,最终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

文在寅说,本周与拜登会谈时,他会说其中一个目标是让朝鲜“回归到对话的轨道上来”。

但是双方的共同利益也存在局限。拜登政府方面意在加深华盛顿与韩国的战略合作,以动员该国参与到美国与中国竞争的战略中。考虑到韩国与北京之间有着深厚的贸易关系,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局面。

David E. Sanger自华盛顿、William J. Broad自纽约、Choe Sang-Hun自首尔报道。

David E. Sanger是白宫记者和国家安全记者。在为时报供职的36年报道生涯中,他曾三次作为团队成员获得普利策奖,最近一次是2017年的普利策国际报道奖。他最新出版了《The Perfect Weapon: War, Sabotage and Fear in the Cyber Age》一书。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他。

William J. Broad是一位科学记者和资深作家。他于1983年加入《纽约时报》,并与他的同事们共同获得两次普利策奖,他还获得过一次艾美奖和一次杜邦奖。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WilliamJBroad。

Choe Sang-Hun是《纽约时报》首尔分社社长,负责报道朝韩新闻。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23日 来源时间:2021年05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