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张琏瑰:拜登朝核新政策将引发半岛新危机

作者:张琏瑰   来源:知沧海  已有 70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摘要:

拜登朝核新政策内容框架透露以后,有人断言,由于其对朝鲜拥核持不妥协态度,因此必定失败;也有人再次鼓吹朝核问题“无解”,因为朝鲜不会弃核。其实,持此主张者忘了一个基本事实:朝鲜是否能做实“拥核国”,不取决于朝鲜,而取决于美国,取决于国际社会。令人担忧的是,时至今日,事态发展已使对抗双方处于零和博弈状态,已经失去了双赢的机会和条件。2016年4月12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宣称,“朝鲜半岛现有的仅是铁对铁、火对火、核对核的正面对抗”。可怕的是很可能一语成谶。

拜登政府上台101天后,白宫于4月30日宣布对此前4届美国政府朝核政策评估结束,美国新的朝核政策制定完成。白宫拒绝透露新政策具体内容,但对新政策目标表述得却十分清晰,即:朝鲜半岛必须实现“完全的、可核查的、不可逆转的无核化”。由于此前朝鲜已誓言“永不弃核”、“建设世界一流核强国”,因此双方对抗似已难免,由此引起半岛局势发生变化亦未可知。

美朝间已形成相互威胁相互刺激的恶性循环

拜登在竞选过程中曾严厉批判特朗普的朝核政策,指责他并未严守半岛无核化目标,热衷于美朝峰会,谋求建立美朝领导人间“私人亲密关系”。拜登这一番言论引起朝鲜领导人的警觉,意识到拜登胜选上台将对朝实施强硬政策,解除制裁无望,极限施压在即,这对今年1月召开的朝鲜劳动党“八大”主题产生重要影响。

一、朝鲜劳动党“八大”决定实施“强行突破战”,建设“世界一流核强国”

今年1月5日至12日举行朝鲜劳动党“八大”,金正恩曾用数天时间做长篇政治报告。报告内容并末全部公开,会后仅发表一个长篇摘要。这次会议用时8天,为历史罕见。会议结束后举行了大规模夜间阅兵,接着又举行的一系列党、政、军重要会议,甚至召开了基层党支部书记大会,以贯彻“八大”会议精神。这一切都表明这次大会非比寻常。

外部媒体及研究者大都认为,朝党“八大”主题是转移工作重心,制定经济发展规划,改善民生。因为,按照一般逻辑,朝鲜完成“拥核国历史大业”以后,应该进行工作重心转移了,即从“先军政治”转向“发展经济”。但当认真研读“八大”文件以后人们发现,这次大会并非如此,其强调的主题似乎有二,一是号召全党、全军、全民自力更,克服经济困难;二是实施“强行突破战”,建设“世界一流核强国”和“军事大国”,攻占“战略性制高点”。

朝鲜党“八大”两大主题源于两种危机意识。

一是经济危机意识。拜登胜选后曾明确表示,为对朝保持“压力”,绝不放松对朝制裁。在国际制裁长期化、新冠疫情肆虐和自然灾害频仍三重打击下,朝鲜将面临日益严重的经济困难。

二是安全危机意识。拜登政府重新捡回“绝不容忍朝鲜拥核”、“为迫朝弃核不排除任何选择”的强硬朝核政策,美国采取军事手段迫朝弃核的可能性在增加。

对付经济危机,除去号召全党、全军、全民抛弃对外援的幻想,发扬自力更生精神,自行克服困难,准备再次进行“苦难行军”外,别无良法。

对付安全危机,亦是老办法,即强军备战,制造更多、威力更大的核武器和其他进攻性武器。也许是为了对内鼓舞士气,对外威慑敌人,“八大”文件极其罕见地花大篇幅详述了过去数年间为实现“朝鲜革命的战略构思”,在“完善核力量建设大业的强行突破战”中取得的巨大成就,并对下一段在军事上“堂堂跻身于世界前列”的宏伟计划做了介绍。

“八大”文件称,朝鲜已实现了核武器的“战术武器化”,研制成功超大型氢弹和洲际弹道导弹,拥有“火星炮”系列中短程导弹和“北斗星”系列潜射及地面发射弹道导弹,研制出超强力多连发攻击武器超大型火箭炮及中远程巡航导弹。多弹头分别制导技术、高超音速滑翔飞行战斗部等开发项目进入试制阶段,新的核潜艇设计项目已进入终审阶段。文件称,“加强军力方面不可能有满足”,下一步要研制适用于各种手段的战术核武器,制造更多超大型核弹头,提高精确打击15000公里以内任何战略目标命中率,研发核潜艇和潜射核战略武器,发射军事侦察卫星,开发精确侦察范围覆盖500公里前方纵深无人侦察机等。

值得关注的是,文件显示朝鲜彻底摒弃了“朝鲜半岛无核化”,明示朝鲜要做“世界一流核强国”,实施“先发制人核打击”。其核武器实现“战术化”表明,其核弹已超出“自卫性威慑武器”,成为战争手段。

朝鲜的“军事崛起”极大地刺激了拜登,使他感到朝鲜的核导弹对美国的威胁极具现实性和紧迫性,必须尽快解决之。

二、拜登炮制新的朝核政策,决意实现半岛完全无核化

拜登衰年登大位,似没有连任的打算,但有解决朝鲜核问题以青史留名的欲望和冲动。他认识到历史留给他实现政治抱负的时间并不多,故他有时不我待的急迫感。

对于朝鲜核问题拜登有两个基本判断:一是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朝鲜核问题成为国际议题以来,美国4届政府的朝核政策是失败的;二是朝鲜每天都在推进其核导计划,其核武库每年都在膨胀,美国及其盟友的安全、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正受到现实的威胁。拜登认为,他有解决这一问题的责任和历史使命。

因此,拜登上台后立即组织自己的对朝工作团队。他把此前历届政府中担任对朝工作的能员网罗在麾下,令他们对历届政府朝核政策成败得失进行评估,在综合和扬弃基础上制定新的朝核政策。经3个多月紧张工作,他的工作团队完成了任务,并于4月30日对外做了宣布。白宫拒绝透露拜登政府朝核新政策的具体内容,但只要对拜登及其政府高官有关言论进行综合归纳,就不难得知其新政策的基本框架。即:

1、政策目标重新回到特朗普那里,即朝鲜半岛必须实现“完全的、可核查的、不可逆转的无核化”。

2、对形势的基本判断是朝鲜核导已对美国及世界构成“严重威胁”,解决它“是美国及其盟国优先课题”,排除“战略忍耐”。

3、实施原则是“外交和果断遏制”并用,重新捡回小布什政府“为迫使朝鲜弃核不排除任何选择”的表述。但“出兵不是首选,而是最后手段”。(拜登3月3日语)

4、具体实施路径是由职能部门就朝鲜弃核进行目标明确的谈判,分阶段进行,但交易必须同质、同量、同步进行。除非朝鲜接受美国的先决条件,否则不进行首脑峰会。因为峰会只适合宏观务虚,难以讨论具体的弃核事宜。

5、依靠同盟体系,动员国际力量,搞“团伙行动”。

6、在朝鲜采取有实际意义的可验证的弃核行动之前不放松对朝制裁,“保持压力”。

由于拜登朝核新政策是由众多富有经验的专家怀着紧迫感,总结过往30年美国朝核政策的得失,经深思熟虑炮制出来的,因此缜密凶狠,刀刀见血。这必然会进一步加剧朝鲜的安全危机感。有人称拜登的朝核新政策是所谓“中间路线”,这是误读。

拜登朝核新政策的新招法

拜登解决朝鲜核问题有与其历届前任不同的招法。

招法一是走“专家治国”路线,使朝核新政策切实、有力、可行。

被拜登网罗入幕的对朝工作团队成员皆是极富对朝工作经验的专家式人物。如,国务卿布林肯曾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常务副国务卿,负责处理东亚事务并参与对朝“战略忍耐”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常务副国务卿谢尔曼,在克林顿政府中担任国务院对朝政策协调官,曾随时任国务卿奥尔布莱特访问朝鲜,是美国为数不多的与金正日会谈过的官员。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国务院政策设计部主任,曾出任国务卿希拉里的幕僚长,还曾担任过副总统拜登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对半岛事务极为熟悉。亚洲事务总管坎贝尔曾在克林顿政府国防部负责亚洲事务,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主管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长期与朝鲜打交道,是著名的对朝工作专家。国家安全委员会东亚和太平洋事务主任凯根是奥巴马政府负责韩国事务的国务院官员,曾出任美国驻韩大使,小布什政府时在美驻华使馆工作,直接参与朝鲜核问题的六方会谈。

拜登看重精通半岛事务的韩裔人士。韩裔金成一直是美国涉朝事务的重要人物,曾担任六方会谈美方团长、对朝政策特别代表。2008年5月他赴朝谈判,亲手将朝鲜交出的18822页涉核文件带回美国。2018年他与朝谈判,具体安排“特金会”事宜。这次拜登任命他担任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和朝鲜事务特别代表。拜登政府中负责东亚太平洋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朴正(女),是一位长期从事朝鲜问题研究的专家,她关于朝鲜领导人的传记性专著是涉朝官员必读书目。

按照拜登指示,他的对朝工作团队对4届前任政府朝核政策进行长达数月的分析研究,其研究过程和评估结论当然是秘而不宣的,但有些知情人还是透露过一些看法。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朝鲜核问题成为国际议题,克林顿政府与朝谈判失败,克林顿决定用武力摧毁朝鲜核设施,时间定在1994年6月。紧要关头,朝鲜领导人对来访的美国前总统卡特承诺“冻结核计划”。克林顿相信了这一承诺,放弃动武计划,于这年10月与朝鲜签署《框架协议》。但事实证明,该协议并未得到执行。朝鲜除钚弹计划继续推进外,又启动了铀弹计划。

小布什执政时,美国参加了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但与此同时,美国热衷于搞与六方会谈平行的美朝双边会谈,企图用赎买的办法诱朝弃核。美朝双边会谈达成协议后,以六方会谈名义让各方签署。结果,赎金(石油、粮食等消耗品)付出了,朝鲜又启动了其核计划,并于2006年10月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朝鲜的“冻核”承诺是可逆的,但美国及六方会谈其他4国支付的石油和粮食却要不回来了。因此,一位美国官员说,拜登朝核新政策规定,在弃核过程中可以实行“行动对行动”,但双方行动必须同质、同量、同步,即:若朝鲜的行动是可逆的,美国及国际社会支付的“补偿”也必须是可逆的,“暂停”不是交换筹码,就是记取了小布什政府的教训。

奥巴马上台后盲目地认为,朝鲜的核导技术仍处于初级阶段,对美国不构成现实威胁,故对朝采取“战略忍耐”政策,袖手静候朝鲜“踩红线”算总账。直到他下台时才警悟,惊呼“朝鲜核导问题是美国急需解决的紧迫问题”,并向继任者特朗普提出忠告。

特朗普2017年上台之初似乎接受了奥巴马忠告,提出朝鲜必须实现“完全的、可核查的、不可逆转的弃核”,且必须在其第一个任期内完成。面对朝鲜突击闯关拥核,2018年1月特朗普决定对朝鲜进行武力封锁。朝鲜闻讯,立即对美发动外交攻势,声称将弃核并与美谈判。特朗普立即改变政策,决定举行美朝峰会谋求建立双边领导人间“亲密关系”,结果直到其下台一事无成。

继2017年底宣布完成“拥核国历史大业”以后,2021年1月朝鲜又宣布要建设“世界一流核强国”。4月,美国兰德公司与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发表联合研究报告,称朝鲜已拥有每年制造12颗至18颗核弹的能力,到2027年朝鲜最多将拥有242枚核武器。

这便是拜登及其专家团队炮制朝核新政策出台的背景和依据。

招法二是推行朝核新政策依靠联盟体系,搞“团伙行动”。

早在竞选时拜登就对特朗普在处理国际问题时抛开盟友由美国单打独斗的理念和做法提出尖锐批评。朝鲜核问题拖延日久,日益紧迫危险,因此动员多国力量,采取团伙行动,是拜登朝核新政策题中之义。

今年3月初美国高官曾透露拜登朝核新政策将于3月底出台。但实际宣布却整整推迟一个月。这里固然有总结历届政府政策得失任务繁巨的原因,但更主要的是留出更多的时间与盟友及利益攸关方进行沟通协调,为“团伙行动”奠定基础。

日本和韩国是拜登推行朝核新政策最重要的支持者和保障者。因此,朝核新政策成型以后,美国即对日韩展开频繁外交活动。3月中旬,国务卿布林肯和防长奥斯汀外交首秀出访日本和韩国,与日、韩分别举行“2+2”会谈。4月2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将日本国家安保局长北村滋、韩国青瓦台安保室长徐熏召到美国,举行三国安保高官会谈。4月16日至18日,日本首相菅义伟访美,与拜登会谈。4月29日,美、日、韩三国在夏威夷举行高级军事官员会议,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与日、韩同行讨论合作应对朝鲜核问题。5月初,G7外长会议在伦敦举行期间,美、日、韩三国外长举行会谈,后又举行多场双边会谈。5月11日,美国情报总监海恩斯在日本同日、韩情报高官举行会晤,随后飞抵韩国对三八线进行非公开考察。5月19日至23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访美,与拜登会谈后仿效菅义伟访美发表内容丰富的联合声明。在这一系列外交活动中,朝鲜核问题都是核心议题。美国向日、韩介绍拜登朝核新政策,强调半岛无核化是新政策的核心,解决朝鲜核问题是美国及其盟国的首要课题。美国重申为日、韩提供“延伸威慑”,但要三国在朝核问题上必须步调一致。

有趣的是,美国对日本和韩国并没有同样看待。因为朝鲜曾公开宣称要把东京从地球上抹去,威胁用导弹攻击日本核电站(2013年2月18日日本《周刊朝日》刊文称,朝鲜官员曾说,如攻击一个核电站,就能引起320倍广岛原子弹的爆炸威力,可以把日本从地球上抹去),因此日本是“维护半岛无核化”坚定的主张者,也是美国对朝强硬政策的鼓吹者和支持者。所以,拜登在宣布朝核新政策之前要菅义伟访美,听取他的意见。而韩国左翼的文在寅政府主张多与美相左。如,美国认为半岛紧迫课题是迫朝弃核,文在寅认为是维护半岛和平;美国主张为迫朝弃核“不排除任何选择”,文在寅主张即使朝鲜坚不弃核也不能动武;美国主张朝鲜弃核前不放松制裁,保持压力,文在寅主张美应解除对朝制裁,改善美朝关系,为和谈创造条件,等等。因此,有些美国人认为文在寅是朝鲜利益代言人,美国国务院曾公开批评韩国立法禁止脱北团体向朝飘撒反朝传单。4月29日白宫宣布文在寅将于5月21日赴美与拜登会谈,但第二天4月30日白宫就宣布朝核新政策制定完成,婉转表示文在寅的意见无需参考,这与美国对菅义伟的态度形成对照。

拜登政府视西方发达国家为其推行新朝核政策的主要助力。白宫之所以赶在4月30日宣布新的朝核政策制定完成,是因为5月3日至5日在伦敦召开G7外长会议,布林肯要在会上向诸盟友宣讲拜登新政策,让朝鲜核问题成为会议热点和议题。会议开始的当天,布林肯在晚餐会上详细地介绍了美国新政策,引起与会者热烈讨论,最后就朝核、伊核取得广泛共识。G7外长会议结束时发表联合声明,对朝核问题进行了明确表态。联合声明称,朝鲜半岛必须实现“完全的、可核查的、不可逆转的无核化”,与会各国“将继续以朝鲜废弃所有非法大规模杀伤性新武器和弹道导弹为目标,对美国为实现这一目标做出的努力表示欢迎和支持,支持美国新的对朝政策”。声明还强调,各国将共同努力,确保朝鲜完全履行安理会制裁决议。会议对朝鲜人权问题表示“严重关切”,要求朝鲜“立即解决绑架问题”。

这最后几句话值得关注,因为它暗示了对朝实施外交围攻的由头和可能的行动。

G7外长会议是为6月中旬G7峰会做准备的,实际上外长会议为峰会定了调子。

继3月18日中美阿拉斯加会晤之后,5月20日布林肯与拉夫罗夫在俄国举行会谈,双方在极为融洽的气氛中讨论了修复美俄关系,双方一致同意在双方利益相吻合的地区采取联合行动,“这包括朝鲜半岛核问题”(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当日电)。

经过这一系列外交活动,拜登推行其朝核新政策的国际气氛基本形成。

朝鲜半岛面临新的对抗危机

今年6月中旬将举行G7峰会。此间,拜登将与普京举行重要会谈。此后,北约峰会也将举行。由于此前美国已做好铺垫,朝鲜核问题将成为这些外交活动的议题,并将相关共识写进会议文件。届时团伙行动条件成熟。此外,伊核问题有望近期达成协议,由于大比例美国人普种疫苗,据称群体免疫效果7月初显。这样,7月过后拜登将有条件处理朝核问题。

最近拜登任命极富对朝工作经验的职业外交官金成为“朝鲜问题特别代表”。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6月2日说,“这是我们愿意并已准备好与朝鲜展开对话的又一信号”。有人将此解释为拜登在乞求朝鲜对话,证明他的朝核新政策还没启动便已碰壁。

其实,布林肯5月3日就宣布拜登朝核新政策是“外交和果断遏制”并举,因此美国重新推动与朝谈判,极有可能是传统的“先礼后兵”战术。由于此前美国已宣布同朝鲜的外交谈判只能是职能部门间就弃核问题进行目标明确的实务会谈,因此,若朝鲜接受美国的谈判提议,从一开始便被纳入了拜登朝核新政策的轨道,讨论朝鲜弃核的具体问题。因为早在2016年4月12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发表“驳斥周边宣扬的错误对话论调”谈话时,已宣布“我们很久以前就把核问题从谈判议题中删除了”,因此,朝鲜极有可能拒绝这种谈判,坚持若谈也只谈美国改变敌视政策和改善朝美关系,不谈弃核。这样,会谈无法进行,美国便占领了道德高地,获得了对朝采取下一步措施的理由。

毫无疑问,美国将借朝鲜拒绝谈判或谈判失败为由发动对朝污名化攻势。违反安理会决议继续推进核导计划问题,核扩散问题,违反安理会制裁决议进行非法贸易和走私问题,人权问题,绑架问题,或许还有生化武器问题等等,都将是对朝发动外交围攻的由头。这在近期美国外交活动的文件中皆已提及。

污名化朝鲜是为“果断遏制”做舆论准备。我们不知道其“果断遏制”具体内容是什么,但有迹象表明,美国有可能重拾2018年初温哥华外长会谈决议。

朝鲜借美国政府换届之机于2016年和2017年突击推进核导计划,2年3次核试,数十次射导,其中包括试射洲际导弹,半岛局势一触即发。2018年1月中旬,美国召集包括16个朝鲜战争参战国在内的20个国家的外交部长在加拿大召开“朝鲜半岛安全稳定外长会议”,会议任务是“研究制定履行安理会对朝制裁方案”。美、加国防部长也出席了会议,表明会议涉及军事内容。中、俄未被邀请与会。会议决定,与会各国将派舰船进入日本海和东海,对朝实施武力封锁。凡出入朝鲜水域的船只一律拦截检查。发现有违反安理会制裁决议的物项即对货物和船只进行武力扣押。会议发表的联合声明称,与会各国将彻底斩断包括船对船方式非法转运在内的一切海上走私活动。出席会议的美国防长马蒂斯在会上说,如果朝鲜仍坚持对抗,就等于拉响了军事选项的保险栓。他透露,美国已准备好了一份对朝作战计划。

这次会议的决议并未实施。因为紧要关头朝鲜托韩国向美转话,称朝鲜将弃核,并为此与美进行谈判。特朗普同意这年6月在新加坡与金正恩举行美朝峰会,于是,温哥华外长会议决议被特朗普搁置起来。

这次如果朝鲜拒绝按照拜登朝核新政策进行弃核谈判,或谈判失败,美国有可能实施被搁置了3年多的温哥华20国外长会议决议,对朝鲜进行武力封锁,同时强化对朝鲜北部陆路边界的监控。拜登政府有可能采取的这一“准武力行动”,有业内人士称之为“极限封锁,围点打援”。

最近,美国纠集英、日、澳、法、德、加、荷等10多个国家派遣包括多艘航空母舰在内的大批舰船到东亚海域游弋,不久后将会有更多的国家加入这一行动。我国媒体多将此解释为对华示威。其实,这种“团伙行动”是否有落实拜登朝核新政策,对朝采取武力封锁的意图,是需要观察的。

若拜登政府果真对朝实施“极限封锁,围点打援”,我们不知道朝鲜方面将如何应对,但可以肯定的是,届时半岛将出现朝鲜战争停战近70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安全危机。

拜登朝核新政策内容框架透露以后,有人断言,由于其对朝鲜拥核持不妥协态度,因此必定失败;也有人再次鼓吹朝核问题“无解”,因为朝鲜不会弃核。其实,持此主张者忘了一个基本事实:朝鲜是否能做实“拥核国”,不取决于朝鲜,而取决于美国,取决于国际社会。令人担忧的是,时至今日,事态发展已使对抗双方处于零和博弈状态,已经失去了双赢的机会和条件。2016年4月12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宣称,“朝鲜半岛现有的仅是铁对铁、火对火、核对核的正面对抗”。可怕的是很可能一语成谶。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11日 来源时间:2021年06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