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徐景安:张维为的中国话语究竟是什么?

作者:徐景安   来源:新时代思维  已有 140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张维为教授是当今中国专讲话语权的学者,而且他讲中国话语权的调门一声比一声高,从《中国要有自己的话语权》到《我们要建立强大的中国话语权》,直到《要制定国际标准话语权》。

可是令人失望、疑惑、遗憾的是他始终没有讲中国的话语权是什么,究竟怎么建立?2013年12月20日他说,“我想做一个事情,就是用十年左右的时间,也就是中国经济规模超过美国的时候,我们把中国自己非常强大的中国话语建立起来”。这就是说,中国还没有到建立非常强大的话语权的时候。如果一个人还没有发明震撼世界的新技术就提前宣布,这就令人怀疑,他是不是骗子?社会科学可以有所不同,8年过去了,张维为教授那么急于表现自己,现在可以抛出一点思路、框架、大纲,给大家一点希望与自信,但是我看了他的文章与视频,在学术层面他对什么是中国话语权的概念都没有弄明白,以至不经意中犯有严重的政治错误。我与他是复旦校友,他现在是复旦中国研究院院长,不得不提醒他注意。

先讨论一下什么是话语权?简单地说,某人、某国的话语对他人或他国有决定性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一种是来自强势。具有某种优势的人或国,可以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他人或他国,比如奴隶主对于奴隶,帝国主义对于殖民地;一种来自文化,某种观念、思想、理论、信仰被他人或他国所接受。这两种话语权完全不同,前一种是靠强力,后一种靠主张。但在实践中,这两种话语权又结合一起,以强力作后盾,推行主张。

张维为写文章一篇又一篇,做演讲一次又一次,呼吁要为中国建立话语权,但始终没有讲他主张的话语权是什么?不过他说了一句, “中国经济规模超过美国的时候,我们把中国自己非常强大的中国话语建立起来。”这么看来,他心目中的话语权是靠经济规模。经济规模只是经济体量,真正代表经济实力的是人均GDP,2020年美国人均GDP6.3万美元,我国是1万美元。当然经济体量大了,在一些方面会多一点影响力,但据此就可以建立起“非常强大的中国话语”,张维为教授看问题太简单了。如果一个普通的学者随口一说,可以原谅。但作为一个这么高调的话语专家张维为教授的学问太浅薄了!我直白地说:他对话语权的基本概念和基本常识都不懂。

他在《用中国自己的话语权回答所有对中国的质疑》的视频中说:“中国共产党形成自己的话语,成为凝聚全党全国人民共识的定海神针,但光靠官方话语解决不了挨骂的问题”,“要大力发展学术的民间的国际话语”。

这段话有三个问题:一是中国官方话语是否已成为凝聚全党全国人民共识的“定海神针”?二是中国的“定海神针”为什么在国际上连挨骂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三是民间的、学术的话语能替代中国作为国家的话语吗?

什么是一个国家的话语权?指的是国家政权推广、广大民众接受的主流文化。这两个因素缺一不可,不为国家政权推广的,只能是小团体、俱乐部的宗旨、兴趣、爱好。不被社会大众接受的,那就是大话、空话、假话。

今天的中国怎么形成社会主义的主流文化,这个任务还没有完成。

早在2005年中国社科院的顾问刘国光尖锐地提出:“我在江西某高校听老师讲,学生听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都觉得好笑。在中国这样一个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学生嘲笑马克思主义的现象很不正常。”

张维为在自己的演讲中,也认为中国挨骂“一方面来自西方,另一方来自国内知识界、媒体界的一些人不自信,跟着西方的话语天天骂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制度。”

张维为作为中国研究院院长首先要研究中国的官方话语怎么真正成为“定海神针”,才有资格去争夺国际话语权。

中国的官方话语就是为社会主义而奋斗。张维为教授,请您解释一下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为社会主义而奋斗?他把建立中国强大的话语建立在中国经济规模的扩张上,以为经济能代替文化,GDP等于社会主义?这与没有文化的土豪有什么区别?

作为“定海神针”的官方话语在国际上连挨骂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这在形式逻辑上都讲不通,作为中国一个世界大国的“定海神针”就不怕被人骂,如果连挨骂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就一定不是“定海神针”。

中国的话语是国家的主流文化和意识形态,作为民间、学术可以研究、提出建议,最后为党和国家所接受。张维为认为中国官方的话语连挨骂的问题都解决不了,所以“要大力发展学术的民间的国际话语”。这就大错特错了。您张维为可以到联合国演说,或者得什么诺贝尔奖,这也不能成为中国的国际话语。要成为中国的话语,一定不是民间、学术、个人所为。比如孔子当年就是一个民办私塾老师。当汉武帝独尊儒学之后,并为各朝帝王推崇,又传播民间,为百姓所接受,儒学才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

近现代文明是西方创造的,建立在两大基石上,一是个人主义,即个人至上,二是保护私人财产。合在一起,就是承认、鼓励和保护个人对财富最大化的追求。这就带来了生产力的巨大发展。

美国在二十世纪初超越英国成为世界霸主,建立了经济霸权、军事霸权、科技霸权,还有文化霸权。美国以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观和制度作为文化而称霸世界,看谁不顺眼,就宣布是邪恶国家,就可以动武,打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世界的许多规则是美国制定的,尤其是1971年美国宣布结束美元与黄金挂钩的布雷森林体系,从此美国就可以用滥发美元输出危机。

美国占世界4%的人口消耗世界30%的资源,美国依靠透支世界的资源和下一代人的资源维持当前的生活水平。现在,美国国债、企业债、个人债总计为65万亿美元,平均每个纳税人50万美元。为了摆脱困境,特朗普上台后逆世界现代化的潮流,反对自由贸易,退出国际协定,打乱世界秩序,搅得国内外鸡犬不宁。最后由美国的巨头们支持拜登用了多少假选票把特朗普赶下台。

美国本屆大选丑闻百出,标志着美国国内的利益冲突达到了空前激化的程度,民主的精髓---契约与妥协已被弃之不顾。特朗普至今不认输,骂拜登偷了美国。

美国作为民主的典范、自由的灯塔,是现代文明的榜样和象征。可是今天的美国显示了以财富最大化为价值目标的现代文明终结的先兆。

追求财富最大化,带来了人类文明的灿烂,也使人类文明陷于不可持续的境地。财富的占有和消费是以资源消耗和环境破坏为代价的。目前在绝大多数人还没有达到现代化的基本水准的情况下,对地球资源的使用已超出地球承载力的25%。

丹尼尔.贝尔在所著的《资本主义文化矛盾》中说:“当资源非常丰富,人们把严重的不平等当作正常或公正的现象时,这种消费是能够维持的。可是当社会中所有人都一齐提出更多的要求,并认为这样做理所当然,同时又受到资源的限制,那么我们将面临政治要求和经济限度之间的紧张局势。”所谓的全球现代化就是建立在少部分人富裕、大部分人贫困基础上的,当着全球人都想实现现代化,现代文明就崩溃了。

圣雄甘地一语道明:“地球上的资源可以满足每个人的基本需求,但它无法满足每个人的贪婪”。

2004年5月我在《你的选择与中国的未来》一书中就提出:

“小平同志带领我们成功地完成了一个转折,从突出政治转向经济为中心,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新的发展观的提出,预示着以胡锦涛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将领导我们实行又一个转折,就是从物本位转向人本位,从西方式的现代化转向全面小康,从不可持续的现代文明转向可持续的人类新文明。”

“全面小康的五大本质特征:一是经济殷实;二是资源低耗;三是环境清洁;四是社会和谐;五是精神愉悦。全面小康与西方现代化比较,全面小康物质富裕程度不如西方现代化,但环境少污染,生活质量好;社会较和谐,人际关系好;心态较平和,精神状态好。除了物质水平一项以外,其余等于或优于西方现代化。而全面小康的这一弱项,正是换来与地球生态的协调、人类社会的持续,使全人类都能实现,不像西方现代化只能供少数人享用,这实际不是缺点,而是优点。全面小康可取代西方现代化,不仅作为中国,而且可成为地球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

我称全面小康是:

“ 西方式现代化的反思

全球生态危机的对策

人类持续发展的良方

人的价值追求的觉醒

以人为本的体现

东西方文明的融合

人类新转折的启蒙

中国对世界的贡献”。

2015年12月15日我写了《如何与美国争夺话语权》:

“我们可以对美国总统这么说:美国正在向全世界推广民主自由价值观,有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地方。但要指出的是,美国的民主自由是以高负债、高消费为代价的。占世界人口4%的美国人消耗了地球资源的30%,美国人的生活是借用其他国家的、透支下一代人的资源来维持的。这是全世界、也是中国做不到、学不来的。全世界要像美国人那样生活需要20个地球,中国人要像美国人那样生活需要6个地球。美国为代表的现代文明是不能持续的。我们中国正在探索一条不同于西方文明的现代化道路,这就是全面小康。中国有13亿人口,人均资源短缺,中国必须根据自己的国情,走出一条幸福之路。中国可以做到的话,全世界也可以做到。所以,中国的发展,决不会对世界构成威胁,而是为世界做出贡献。中国今天走的路,不仅为了中国,也是为了世界。”

这是我为总书记与美国总统对话写的稿,不知能否采用?

2017年十九大报告提出走向以人民幸福为目标的新时代。2019年9月21日我在《世界面临新变局,中国迎来新时代》一文中说:“以幸福为目标代替财富为目标,就可以让人类从物质追求的洪流中分流,也就是不单单追求物质层面的幸福,还可追求情感层面和精神层面的幸福,实现不同地域、不同人群、不同职业、不同个性、不同爱好、不同兴趣的不同的幸福生活。人类需要一场理念革命,探索人类的幸福之路。对于人口众多、资源短缺的中国来说,尤其是要探索中国的幸福之路。这是具有世界意义的。中国的幸福之路可以为绝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提供示范和榜样。”

2020年8月24日我在《幸福最大化:中国新目标,人类新文明》一文中指出:“共产党的伟大历史使命是解放全人类,首要前提是共产党的理念,要为全人类所接受和拥护。这就是以幸福最大化为目标的人类新文明替代以财富最大化为目标的现代文明。”

张维为教授,我提出的中国话语是不是比您高明一点,至少概念清楚、逻辑严谨。不像您光吆喝、不出货,您提倡的中国话语究竟是什么始终不清楚!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13日 来源时间:2021年06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