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全球技术“脱钩”势不可逆?中国该如何突围?

作者:王露   来源:澎湃新闻网  已有 130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目前,美国拜登政府正在努力提高美国的科技创新能力,限制技术向中国的传播,试图通过科技脱钩打造一个不包括中国在内的新的供应链。”韩国东亚基金会主席金新焕在7月4日世界和平论坛“科技脱钩及其对世界秩序的影响”小组会议中指出。

21世纪以来,科技领域的竞争成为大国博弈的核心“战场”,科学研究与国家利益紧密结合已经成为各国科技发展战略的重要基础。因此,该领域也是本届世界和平论坛各国官员、学者主要讨论的议题之一。

“我非常担心科技脱钩的问题,这一定会极大地影响到各国的增长或创新。”在7月4日举行的世界和平论坛“供应链重构与全球化走向”小组会议上,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向澎湃新闻表达了他对各国在包括半导体等科技领域竞争的担忧,他认为该领域的竞争好比是零和博弈,“要么赢,要么一无所有”。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也对多国在科技领域的竞争表达了同样的担忧。他在会上告诉澎湃新闻,除了竞争性的政策,“冷战思维”更值得警惕。

“被迫在中美之间做选择将是一场噩梦”

在科技领域,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中美交流合作是两国乃至全世界人民共同的期待,对世界稳定发展也会持续产生深远影响。

就当前的情况而言,中美之间的科技交流与合作正在日趋减少。眼下,强硬的对华科技政策是拜登政府高级官员的共识。“强硬”的特点首先体现在将科技问题视为安全问题,即认定中国科技企业将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金新焕举例称,在拜登举行就职典礼后不久,他就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审查美国核心产品的供应链,对包括半导体芯片、电动汽车大容量电池、稀土、药品这四类产品的供应链展开100天的审查。此举意在强化美国供应链的韧性,减少关键部件受制于人的危险。

事实上,自去年以来,美国国会议员就如何提升美国的科技创新竞争力提出多项议案,旨在增强美国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国会参议院于6月初通过了“2021美国创新和竞争法”,该法案旨在向美国技术、科学和研究领域投资逾2000亿美元,以“对抗”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除此之外,区别于美国前总统奉行的单边主义原则,拜登还在科技领域联合盟友,与中国展开竞争甚至是对抗。据《华尔街日报》此前援引拜登幕僚消息称,拜登有计划联合民主国家阵营组建技术联盟,这一“民主国家科技同盟”将进行电信技术开发,阻止向中国出售由美国、日本、荷兰企业主导的先进半导体技术等。

作为美国的传统盟友,韩国也被列入其半导体供应链的合作伙伴中。对此,金新焕在会议上坦言“在科技领域平衡与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并不容易”。他解释道,韩国的电池、半导体等企业在中美两国市场中的规模相当,“如果被迫不得不在中美之间做选择,那将是一场恶梦。”

6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回应美国会参议院审议通过“2021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一事时表示,美国怎么发展、怎么提升美国的竞争力,这是美国自己的事。但我们坚决反对美国拿中国说事,把中国当假想敌。美国最大的威胁是美国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比什么都重要。

着眼于拜登政府上任以来,美国在科技领域对中国的围追堵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一名高级官员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警告称,若美国与中国之间科技脱钩,或将使得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受到冲击的数量级高于贸易战。IMF研究估计,科技脱钩可能导致许多国家的GDP损失约5%,大约是美国和中国征收贸易关税预估成本的10倍。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所长罗宾·尼布莱特在“科技脱钩及其对世界秩序的影响”小组会议中分析指出,当前的技术脱钩趋势不可逆转,或会朝着深度脱钩发展,但他并不认为这会导致“新冷战”的爆发。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美国出台的对华竞争策略更多或是出于政治因素的考量,但张宇燕在“供应链重构与全球化走向”会议中提醒称,疫情冲击、黑客攻击、贸易纠纷、自然灾害频发或会成为一国调整其供应链的客观原因。

“确保相互依存”

在本届世界和平论坛举行之际,谈及下一阶段影响中国上升趋势的最大变量,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阎学通告诉澎湃新闻,美国当前采取的“俱乐部战略”,把世界上实力强的国家组织到一起,搞俱乐部式的产业链和供应链,给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科技合作和高科技产品生产带来严重困难。

面对美国及其盟友的科技围堵,中国应当如何应对?对此,张宇燕提出了“确保相互依存”这一重要概念,他认为这是当今时代求得和平与发展的基本思路。张宇燕在会后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联合盟友对中国进行科技围堵是拜登的既定政策。若中国要想在科技领域与美国形成“确保相互依存”的局面,还取决于中国科技的进步,这就要求我们加大对关键领域,特别是对“卡脖子”技术的投入。

实际上,外交部发言人在此前的表态中也指出了各国产业链“相互依存”的现状。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今年2月底表示,在全球化时代,各国利益深度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形成和发展是市场规律和企业选择共同作用的结果。中方希望美方切实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和自由贸易规则,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可靠和稳定。

除此之外,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前院长贾庆国在“科技脱钩及其对世界秩序的影响”小组会议中指出,脱钩和闭关锁国不是中国的选择,只有通过国际合作以及开放国门,才能够帮助我们扩大生产的规模、降低生产成本,在国际问题上发挥中国的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方面也释放出了反对脱钩的信号。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基金会主席亨利·保尔森反对形成“经济铁幕”,使供应链脱钩。他认为,“脱钩”最终将在全球经济中建立不兼容的规则和标准,阻碍创新和经济增长。针对美国有识之士一直呼吁双方建立协调机制,保尔森认为可以先从一些比较容易协调的方面入手,以建立合作势头和相互信任,并在此基础上继续前进。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05日 来源时间:2021年07月0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