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芮效俭:拜登对中国犯的三个错误

作者:   来源:多维新闻网  已有 118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天津会谈结束后,外界都在关注两国接下来如何开展接触。在对抗和竞争大于合作的大背景下,拜登(Joe Biden)注重展现对华强硬,在过去六个月基本上没有做出大的政策调整。对于接下来的对华接触,拜登也不得不平衡国内、尤其是国会对华强硬诉求。7月31日,在全球化智库(CCG)在北京主办的第七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上,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创始所长、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J. Stapleton Roy)对拜登政府当前的对华决策及两国关系发表了个人的看法。

如果进行总结的话,芮效俭提到了美国对华决策时犯了三个方面的错误。

第一,和中国开展“战略竞争”的定位是错误的。

芮效俭主张中美在新的多极化世界中构建一个新的战略均衡(equilibrium)。

他在讨论中说:“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很难在东亚适应新的均衡。如果中美都寻求主导地位,彼此又不接受对方的主导地位,这样一个均衡是无法达成的。所以,如果美国要和中国对话,就要解决这个问题,即双方如何在军事层面达成某种平衡,也就是双方各自都能满足自己的国防需求,对美国来说就是满足盟国的国防需求,同时也不能够实力过于强大,显得能够威胁到对面。美国还没有到达这个地步,思想上也无这样做的准备。但是,这个工作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必须要有一个实力的均衡,否则就会陷入不断地战略竞争”。

对于战略竞争这一主导因素,芮效俭认为,这是错误的想法,因为战略的竞争重点主要是放在军事上,这个就会引来无穷无尽的军备竞赛,使得资源没法投入经济发展。所以,美国必须想清楚什么算是“主导”。

美国经济学家、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波森(Adam Posen)认为,从拜登上台后和北京的交手来看,现在双边关系摩擦已经由贸易转向科技。多年来两国在知识产权、政府补贴等领域的分歧,从来没有、也不应该损害更广泛层面的双边经济关系。现在导致局势升级的是中美双方都意识到对方是一种真正的地缘政治威胁,对彼此体制或合法性构成威胁。这是华盛顿和北京各级官员都面临的现实。其中的一些原因是被夸大了,也反映在两国各领域的互动。

第二,拜登及其团队所强调“从实力地位和中国对话”是错误的。

芮效俭认为,拜登所强调的从实力地位跟中国打交道是错误的做法,任何人都会知道中国不可能接受美国这种政策。因为在冷战期间也是这样,当时苏联民众对于美国从实力地位出发跟苏联打交道也非常敏感。

今年3月阿拉斯加中美高层磋商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批评美国没有资格在中国面前说从实力地位出发和中国谈话。杨洁篪当时说:“二十年前、三十年前你们就没有这个地位讲这个话,因为中国人是不吃这一套的。如果你们要跟我们好好地打交道,那么我们就相互尊重打交道。合作对双方有利,特别是这是世界各国人民的要求。”

第三,从内政因素看待对华关系,并未从国际客观视角制定对华政策。

谈到中国崛起之军事实力时,芮效俭也提到中国所犯的一个“失误”,即中国没有明确定义它的国防需求,开始以大国地位来定义它的国防需求。

他提到,中国在十八大和十九大报告中军事部分都讲到强大军事实力符合中国国防和发展需求,十九大报告甚至提到中国需要世界级军事力量。但中国没有全球的军事责任,没有海外的盟国。这在美国看来,就是看不到中国军事实力的天花板。

芮效俭认为,从大国地位定义国防需求是错误的看问题角度。中国在讲自己军事需求的时候要重新思考。如果每个国家都根据自己的国际地位来发展军事实力的话,那么日本和印度等国需要什么样的军事力量?

他提到,军事需求必须跟国防需求结合在一起。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也理解这一点,在早期的发言中提到过国防困境,比如中国有绝对的安全的话,它的邻国就没有安全了。

芮效俭认为,中国的国防能力必须有一个限度,中国在这方面要有一个上限意识,什么样的防御才能更好地防御中国的领土?多少防御才算够?否则邻国就会感到不安。在这个领域,芮效俭认为,中美迟早需要对话,而且越早越好,以便在东亚实现战略均衡,一个符合两国利益的战略均衡。

芮效俭建议,在看待各自利益时,两国不要从国内因素去看待国际问题,而是要从外部的客观世界去理解,制定符合国际环境的外交政策,以此获得国内对这些政策的支持。

但是,芮效俭认为,美国没有这样做。他举例称,在东亚,大多数的东亚国家和中国的经济贸易关系比美国更加密切,所以他们肯定不会随着美国要求站队,因为中国和他们之间国家利益更加紧密。美国不应该让这些国家选择谁更民主、更专制或谁更先进、更优等。美国向东亚的这些国家讲这样的话是行不通的。

对于芮效俭的提议,中国财政部前副部长朱光耀提到,在现代历史当中或者近代历史当中,中国遭受了来自于国外列强的侵略,对外部力量进入中国有切身之痛。中国人民也非常渴望中国是强大的国家。但从战略性角度来看,中国在寻求共同利益的时候,主要角度有三个,一是主权;二是领土完整性;三是发展权。中国希望自己能够真正地变成和发展成为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国家,和其他的国家来进行团结和合作。

朱光耀仍然强调了经济关系的压舱石地位,提到2020年中美贸易额是5,800亿美元,在今年又增加15%,也就是今年前6个月已经达到3,800亿美元之多。这种经济的互相的依赖性和互信的密切交织性能够帮助两国未来找到更多合作空间。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03日 来源时间:2021年08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