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李显龙:中美要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

作者:曾佳   来源:财新网  已有 142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李显龙称,许多美国的盟友依然希望其和中美双方都能保持原有的广泛关系,并期盼中美关系的恶化态势能够止住

8月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以视频方式参加了美国阿斯彭安全论坛。

【财新网】(记者曾佳)8月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以视频方式参加了美国阿斯彭安全论坛(Aspen Security Forum)。他在主旨发言和问答中表示,对于美国重新成为国际秩序的“稳定之锚”,亚太和世界其他地区的许多国家都感到“安心”;但他称,许多美国的盟友依然希望其和中美双方都能保持原有的广泛关系,并期盼中美关系的恶化态势能够止住。

李显龙指出,如今中美可能都存在对彼此的误解,双方继续接触(engage)是非常重要的。中美冲突不会带来任何好的结果,对于中美两国和全世界来说都会是灾难性的。“我想和两边说:先暂停一下,在你走出下一步之前,先好好想一想。现在的局势非常危险。”

李显龙说,美国对中国的误读可能在于:如果华盛顿认定中国是美国的“敌人”,那美国人可能还没完全了解对手的强大程度。他举例道,美国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都持续了多年,这些都是较小的国家。但中国具有强大的能量和人才,中国的国民也抱有深深的骄傲、自信和决心,希望重振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中国不是苏联,不会有朝一日消失。”

而在另一侧,李显龙提到,如今有的中国人出书阐述“东方正在崛起,西方正在没落”,并相信“美国不可逆转地衰退了”,李显龙认为并非如此。因为美国有能力吸引全球各国的人才,拥有一种不断自我更新的活力和能力。

李显龙说,历史上看,即使美国有时好像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走了很久,最终还是能自我调整过来。

李显龙今年69岁,是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的长子。2004年至今,他担任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的秘书长和新加坡总理。

疫情之前,李显龙曾表示,希望在自己70岁之前,也就是2022年之前,将新加坡的领导权交棒给第四代领导班子的领袖。但今年4月,被外界普遍视为李显龙接班人、时任新加坡副总理兼财长的“第四代领导梯队”领衔者王瑞杰,突然宣布自己将放弃“第四代领导梯队领衔者”之位。李显龙随后也表示,自己会继续出任总理,在新加坡第四代领导班子的领衔人选确定,并做好接班准备后,再进行领导权的换届交接。

疫情暴发之后,针对后疫情时代的世界格局变动、中美关系波折不断,李显龙多次在全球论坛等场合发声,呼吁中美两国小心处理摩擦,因为两国争端的恶化对于所有国家都构成挑战。

本届阿斯彭论坛李显龙场的主持人之一为美国资深外交官伯恩斯(Nicholas Burns)。此前多家美媒报道,他是拜登政府最属意的下任美国驻华大使候选人。

伯恩斯现任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阿斯彭策略集团(Aspen Strategy Group)执行总监,此前在2005—08年间担任过美国国务院政治事务副国务卿,2001—05年出任美国驻北约大使,在多届民主党政府积累了丰厚的外交事务经验。

伯恩斯对于李显龙的问答表示,新加坡既是美国的一个亲密伙伴,也是中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之一,对于中国有十分深刻的见解。李显龙在复杂的印太环境中领导新加坡时,展现出了他的智慧、平衡和务实。

在当天的阿斯彭论坛上,李显龙回顾了中美关系的发展轨迹。李显龙说,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美国都将中国视为可以共事的(work with)对象。虽然双方在贸易、货币、人权等问题上存在分歧,还是有合作的空间,美国希望中国能成为国际社会的一名“负责的利益相关者”。

但随着中国经济和战略实力的增长,它影响周边地区和世界的能力也在提高,寻求向着符合中国利益的方向来重塑世界格局,特别是在中国的周边地区——亚洲。到了这一阶段,美国开始将中国视为一个美国影响力和经济实力的“挑战者”,特别是在亚洲地区,虽然中国并不像苏联那样在意识形态层面挑战美国。

李显龙说,在中美竞争开启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美国都相信自己是全世界“最好的那个”,自信能赢得中美之间的“自由竞争”。但到了后来,美国对于自己是否肯定能赢有所动摇,因此美国开始要求中美之间开展“公平竞争”。

李显龙强调,对于华盛顿来说,把中国定位为“对手”和“敌手”,只有“非常微妙的区别”。新加坡等国都希望,美国能够清楚地区分“竞争”和“冲突”。美国总统拜登也说过,中美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但“不需要冲突”。

李显龙承认,拜登政府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如今美国国会两党拥有强烈的共识——中美过去合作的旧模式已经破裂,美国需要对华采取更强势的(robust)举措,包括科技脱钩、人才的抢夺、甚至资本市场的脱钩,这种强硬的对华立场也在美国民调中有所体现。“我不确定这种共识是对的,不过这的确是当下的风向。也许有一天这种风向会发生变化。我们希望,(美国的对华政策)能向一个更深思熟虑的立场演变。”

至于对中方一侧的观察,李显龙表示,目前中方对美国的考虑是,美国是否会遏制中国的崛起?李显龙说,中国通过和过去不止一届美国政府的交往,包括政府高层在内的许多中国人都认为,不能轻易认定“美国的意图就是良性的”。

李显龙指出,今年3月,中美高层官员在美国阿拉斯加进行会面时,双方的表现都具有“戏剧性”。在他看来,如今许多国家对此都很担忧。

李显龙说,要想重建互信,修复中美合作,“两国都需要展现政治家风范(statesmanship)、勇气和政治领导力”。

主持人问及,亚太周边国家对于美国重返多边秩序,以及中美竞争在亚太地区升温等有何关切?

李显龙回应,拜登上台以来,美国回归到了一种更传统的外交政策中来,主张多边主义和盟友联手。他称,美国的盟友和伙伴期待这种可依赖性和可预测性能够长期延续下去,为稳定的全球格局坐镇,就像过去几十年来那样。

李显龙说,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防长奥斯汀近期对东南亚的访问和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将在8月进行的亚太之行表明,美国正在向这个地区投入资源,保护和拓展美国的利益,并保证该地区的安全和权力平衡。

李显龙还说,亚太地区还有许多加强美国和亚洲合作的机遇,比如数字贸易和绿色经济领域——尽管美国国内的论调目前并不看好对外贸易。新加坡希望,美国能利用这些经贸机会,在建立包容、基于规则的亚太格局方面,继续扮演一个主要角色。

不过李显龙也同时强调,许多美国盟友希望,中美关系的恶化趋势能够得到遏制,因为许多美国盟友都希望能同时维持和两边的广泛联系。如果中美两国爆发冲突,对于全球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李显龙比较道,在美苏冷战时期,苏联对于世界的其他地方无足轻重,而当时的美国足够强大,基本上构成了“大部分世界”,因此当时的全球格局可以一分为二。但如今,中国是所有的亚洲国家和欧洲许多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同时,美国是这些国家的主要盟友或者伙伴。如果中美脱钩,全球许多国家就要被迫“从中间被劈开”,这是很困难的。

在美国重返“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前景方面,李显龙表示,美国退出TPP已经“覆水难收”(water under the bridge),不过时机合适的时候,希望美国可以重返CPTPP。

李显龙指出,退出TPP这项跨太平洋经贸协定“是美国的损失”,因为在亚太地区,不仅仅有“第七舰队”和“印太司令部”代表的美国军事安全利益,还有投资、贸易、人员交流等等可以形成双赢的经贸利益。

他强调,美国在对亚太投入安全和军事力量的同时,只有同时发展经济利益,并且让这一点成为各方的“共同目标”,才是一种可持续的做法。“美国不应该像其他国家那样,撒点外援的小恩小惠,然后靠着这个就让其他国家支持你。应该注重实质性的举措,而TPP就是一种实质性的举动。”

李显龙还说,单纯从数字上看,加入CPTPP 对于一国的经济效益,可能只有零点几个百分点的GDP的影响。但CPTPP涉及的跨太平洋合作、亚洲国家间的合作也具有“象征性意义”,其他国家会由此留下“深刻的印象”。

李显龙补充道,中国、东南亚国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也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RCEP的深度可能不及CPTPP,但它的广度超过了CPTPP,对于促进跨太平洋合作来说“是一个正确的合作框架”。

主持人还问到了近年来持续趋紧的台海局势。主持人提到,今年3月初,当时即将退役的美军时任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戴维森(Philips Davidson)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表示,中国大陆可能会在未来6年内发动对台战役。

李显龙对此表示,他认为中国大陆不会对台湾采取单边行动。

他指出,台湾是“中国所有核心利益的汇合点”(mother of all core interests),是中国“绝对的红线”。虽然目前台海局势暂且没有到达危急的程度,但很容易因为“大众误判或者失误”(mass miscalculation or mishap)而滑入一个危险的局面。

李显龙说,不仅仅是中国领导人,目前中国的知识分子、军方以及中国大众都一致支持统一台湾。而在台湾民意多数希望两岸能够保持现状和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表示不接受“九二共识”之后,很难找出新的两岸关系的维系模式。

李显龙称,目前,大陆正在仔细观望,可以在台海问题上做些什么。李显龙判断,大陆不会在未受挑拨的情况下对台采取单边行动。

李显龙说,美国对台湾的态度“是关键”。过去几年,美国做出了一些和台湾方面接触的明显举动,包括官员间的互动、美国军机到访台湾等这些动作,在两岸都会受到密切关注。

美国防长奥斯汀此前访问新加坡时曾经表示,“没有人希望看到台湾的现状被单方面改变”,并将根据美国的一中政策和“台湾关系法”支持台湾方面及其自卫能力。

李显龙解读,这是一个非常谨慎的表态,它说明拜登政府延续了此前多届美国政府的对台政策,同时小心地点明了美国在这一问题上的行动边界。

李显龙说,如果针对台海问题的谨慎立场能够“明确而且一贯地得到遵循”,那么我们就能维护台海局势的和平和稳定,这对于整个地区来说都很关键。

谈到中美有哪些潜在的合作领域,李显龙表示,在应对气候变化上,中美两国缺一不可,而且两方都要竭尽全力。在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上,如果美国想应对朝鲜问题,就必须有中国的参与。在发展数字经济上,中美两国也很难各自建立自己的供应链。

李显龙举例,如果美国不能购买中国的大疆无人机来监视森林火灾,就会面临很多困难的决策,对中国来说也是一样。他说,中国了解,不论自己的国家多伟大、广阔和多样,依然不是“整个世界”。其他地方还有其他的资源、技术、能力,大家必须共同合作来实现发展。

谈及全球化近年来面临的阻力,李显龙表示,新冠疫情可能加快了去全球化的趋势,虽然全球化的经济逻辑依然说得通。全球化让劳动力和生产有了全球分工,并且造就了一个全球市场,这对于半导体和航空业等新技术来说其实更加有利。“很难让美国人只坐美国飞机,中国人只坐中国飞机,俄罗斯人只坐俄罗斯飞机,就算是美国或中国也没强大到这个程度。”

李显龙同时表示,由于各国希望提高经济安全,各国民众的本土主义情绪上升,各国政府不得不回应这些思潮。贸易、签证政策、供应链等领域,都遭遇了一些全球化的逆流,“贸易是贸易,政治是政治”的时代已经过去。

李显龙还对近来的中企赴美IPO遇阻一事表示,逆全球化的趋势对投资的影响也会十分明显。目前我们已经置身于一个奇怪的境地——美国不想让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中国也不想让中企在美国挂牌。对于中企在美融资,“双方都认为这件事有害,是很奇怪的,中美会因此陷入一个双输的处境”。

李显龙强调,如果中美两国的资本市场脱钩,一方不再从对方的成功中获益,这会加剧双方对抗的风险,会让中美关系变得更不稳定。

李显龙说,对于全球化的最佳应对办法就是“从过多的全球化中收回来”。他称,在安置了“保护措施、防火墙和安全网”之后,各国还是可以收获全球化的大部分好处。

当被问及新加坡央行是否考虑出台本国数字货币时,李显龙表示,这不是新加坡的一个政策优先项。新加坡正在研究这个问题,尚未作出任何决定。该国正在努力推广无现金、无纸币的一些举措,不过不会在这个方向上推进到100%的程度。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04日 来源时间:2021年08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