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丁刚:美国遏制华为背后的巨大黑影

作者:丁刚   来源:丁刚看世界  已有 44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孟晚舟今天回国。

在这一事件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美国军事力量。

01

作为全球的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的强大离不开其强大的军火工业的支撑。

认识美国军火工业的作用以及它和美国全球战略的关系,是认识美国霸权的关键之一,也是认识美中关系变化的关键之一。

拜登及其前任特朗普政府将中国确定为主要对手的一个理由就是,中国与俄罗斯在很多军事或与军事相关领域的技术已经超越了美国,而这将伤及美国主导权(当然也就是霸权)的基础。

根据《2018年国防战略》,美国开始将战略重心从中东武装冲突转向与中国和俄罗斯进行“大国博弈”。

时任国防部长马蒂斯提出了增加国防预算的要求,他在答辩中对国会表示:“我们的军队仍然有能力,但我们的竞争优势在各个战争领域都被削弱了——包括空战、陆战、海洋战、太空战、网络战等。”

其中包括了华为在全球领先的5G技术。

2018年6月12日,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发布了《5G移动通信技术对国家安全的影响》的报告,指出5G 技术在自动驾驶、指挥控制以及情报、监视和侦察等领域具有巨大军事应用潜力,还可以实现“蜂群”等新作战概念。

美国打击华为,一个重要考虑就是要确保美国军事力量的领先。此外,就是确保美国军火工业在全球市场所占据的优势地位。

当然,提高军费预算,也就是给美国的军火商,以及与军火相关的企业,送上一个新的赚钱发财的机会。这也是美国经济和作为支柱产业的军火工业在阿富汗战争之后所急需得到的。

美国沃森国际和公共事务研究所的学者威廉姆·哈同(William D. Hartung)最近发表了一份对9·11之后20年美国军费开支的研究报告,标题是《战争红利:后9·11五角大楼军费飙升带来的企业受益》(Profits of War: Corporate Beneficiaries of the Post-9/11 Pentagon Spending Surge)。

该报告警告称:“对中国带来的军事挑战的夸大估计已经成为将五角大楼预算保持在历史高水平的新选择理由。”

报告称,“国会授权的国防战略委员会……对所谓来自中国的威胁敲响了更大的警钟,并提议五角大楼预算年增长3%至5%来解决这个问题。委员会12名成员中有9名与军火工业有直接或间接联系,这一现实无疑对他们的审议和结论有一定影响。”

02

在五百多年来的西方列强扩张中,战争是必不可少的手段,而军火工业是直接为战争服务的产业。

军事的优势从来都是霸权之所以成为霸权的基础。

帝国的军队不只是为了防御,更是为了扩张、争夺和征服世界。

如同历史上的那些帝国一样,美国全球战略需要强大的军火工业,而军火工业同样需要通过战争或制造战争紧张而获利。

阿富汗战争是失败的战争,但对美国军火工业来说,却是一个赚钱和发展的机会。

2001年年初,布什上台。

他一上位就努力说服国会,增加军备开支,还有意挑起“台湾问题”,试图将中国设置为战略目标,以拉到更多支持票。但收效似乎并不显著。

9·11事件发生后,国会的态度一夜之间便发生了180度的大变化。2001年9月14日,布什的紧急拨款方案在国会顺利通过。400亿美元中有150亿专用于军备开支。阿富汗战争开战一周,美英打掉了2000多枚导弹。每一枚导弹的制造费用少说也要百万美元,更不用说那些精确制导的导弹,一枚要花费150万美元。

用百万美元的导弹去打10美元一个的帐篷,看上去的确有些不值,但在几秒钟“消费”掉的这些造价高昂的导弹,对美国军火企业来说,却具有相当强的刺激力。在市场消费信心不足,企业投资大幅削减,美国经济步入衰退低谷的关键时刻,这样的“消费”对美国经济具有重要支撑作用。

在这场最现代的战争中,美国的高科技与军火工业完美结合,相互拉动,使得很多军工或与军工相关的技术都得到了显著提升。但这同时也会使美国对永久霸权的追求变得更加执迷。

从历史上看,国防开支的增加也与美国经济有着密切的关系。

1941年,美国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11.1%,1944年增加到了45%。而在这段时间,道·琼斯工业指数也上升了53%。1941年美国参战,紧接着三年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为13.3%、12.1% 和7.2%。国防开支的增加显然推动了经济的增长。

越战也不例外。

美国人称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早期这段时间的经济发展为“枪炮与黄油”的模式,意指当时实行的是在大幅增加社会福利与国防开支的经济政策。

现在,当拜登将中国确定为对手,华盛顿又出现了同样的政策趋向变化。

03

二战后,美国的军火工业在全球一直占有绝对优势。

一是战后的安全体制是由美国主导建立的。仗打还是不打,打什么仗,美国说了算。

二是美国多年来积累的研发实力,使得其军火工业在很多领域都处于领先地位。

三是军火工业的特点在于,一旦采用美国的武器和装备,就进入了美国的系列,再想更换就没那么容易。战后很多经济体就是这样成为美国系列的固定客户,有的还部分地参与了开发与生产。

四是美国利用其强大的政治经济优势,采取各种方式阻止其他国家对关键的军事及其相关技术的超越,包括与国防工业相关的通讯、电子等诸多领域。

军火工业是美国现有的制造业的核心,绝大部分制造业都是围绕着军工和军用品而生存发展的,这部分产业估计要占美国制造业的60%以上。其中包含高端通讯技术。

尽管美国航空和军火工业的产值占其GDP总量的份额不是太大,约在1.8%左右,但是其对经济拉动的作用却举足轻重。

2020 年 7 月,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 (BIS) 发现,155亿美元的国防出口销售合同“将创造或维持 127,328 个就业机会”——即每10 亿美元的出口创造 8,215 个工作岗位。每签订一份10亿美元的出售导弹的合同,就可以产生或维持5730个工作岗位。

美国军火工业在其出口体系中占有不可或缺的地位。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的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100家最大的武器制造商的营业额达到4200亿美元,美国武器制造商占据了59%的市场份额,营业额为2,460亿美元。Statista的报告显示,从2016年到2020年,美国占据了全球武器及装备市场的37%。

美国军火工业具有高度的垄断性,一个主要表现是超级军火公司总是会获得最多的国防订单。前面提到的《战争红利》的报告称,9·11后五角大楼支出激增,使洛克希德·马丁、波音、通用动力、雷神和诺斯罗普·格鲁曼等五大公司集中获利。所有合同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都被这五大公司包揽。

美国军火市场最突出的特点是,它不是普通的自由经济市场,它是长期的、稳定的、有国家保证的市场。

04

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1961年的告别演说中就说过,必须防止军工联合体获得不正当的影响。错位的权力引发灾难性崛起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并将持续存在。

这段话看上去像是警告,其实却明确地显示出美国军火工业与政治的关系。这是一种无法割断的关系。

美国的强大与军火工业的垄断成为一个相互依赖、促进的紧密联合体。军火工业与试图以美国的价值观征服世界的冲动,总是会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有的时候,你真的不知道的是华盛顿还是美国的军火工业的老板们在做出战争的决定。

美国精英一直以来都认为,削弱美国军火工业,就等于削弱美国的对外战略,削弱美国对全球的控制和对全球市场的扩张,同时也就会削弱美国经济,最终会损害帝国的全球地位。

因此,华盛顿全球战略的一个出发点就是,要么渲染战争威胁(包括设定一个敌对目标),制造紧张;要么进行直接的军事干预。

阿富汗战争之后,美国一些精英人士说,造成美在阿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美国的能力不足。其实,越南战争失败后,美国人也是这么说的。

既然美国人早就认识到了自己改造或征服世界的能力是有限的,为什么仍然频频发动战争?

原因之一就是军火工业是永不停歇的战争发动机,它为美国征服世界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并且也源源不断地从中获取巨额利润。

只要这个组合体不变,美国就不可能真正吸取战争的教训。

帝国的这一逻辑还会导致美国去干一些不可能,也没有足够能力要干的事情。

可以肯定的是,帝国征服与扩张的欲望,其中也包括高度垄断的军火工业商永远无法填平的欲望,最终将导致帝国走向衰败。但是,这将会有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27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2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