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黄靖:澳英美三国安保联盟标志着美国重大战略转变

作者:黄靖   来源:北语国别院  已有 57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9月15日,美澳英宣布成立三国安保联盟(AUKUS)。这一举动,立即引发世界舆论哗然。与其他以美国为首的联盟相比,AUKUS显然更加紧密。与其说这是因为三国共有的盎格鲁·撒克逊DNA,不如说是因为AUKUS的战略视野、目的及其内涵。最鲜明地反映了这一点的,莫过于美国和英国帮助原本无核的澳大利亚建造至少8艘攻击核潜艇。

舆论普遍认为,尽管美国主导的AUKUS或将加大对中国的军事压力,但对美国及其联盟体制而言是一步得不偿失的臭棋。首先,建立“盟中之盟”是维护联盟体制的大忌。二战以来,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建立了美国主导的联盟体制,其中最为得力的是美英加澳新“五眼”联盟、北约组织、美日安保联盟和美韩联盟。AUKUS的建立,明显表明在以上所有盟友中,美国最看重的是英澳两国。如此厚此(区区两国)薄彼(绝大多数),自然引发盟友的普遍不满甚至怨恨,进而在联盟体制中产生了裂痕。

第二,极大地伤害了在美欧同盟中极为关键的法国。AUKUS不仅打掉了法澳之间已经在进行的、价值660亿美元的常规潜艇建造合同,使法国无端遭受惨重损失;而且,整个协议始终对法国保密,对法国造成极大“侮辱”。无怪乎愤怒的法国立即史无前例地召回驻美澳大使。

第三,AUKUS利用《防止核扩散条约》的漏洞打“擦边球”,帮助无核国家澳大利亚建造用于军事目的的核潜艇,并因此为澳大利亚提供可用于建造核武器的核燃料。尽管没有“越过”红线,但却实实在在地踩到了红线上,因而打开了核扩散的“潘多拉”盒子。

最后,澳大利亚拥有核潜艇打破了亚太地区的区域军事平衡,给域内各国——尤其是东南亚国家——带来了实质性的(潜在)威胁。东南亚两个最大的国家——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就人口而言也是世界大国)——立即表示不满,整个东盟也表达了“严重关切”。即便在近年来美国全力打造美印日澳四国机制(QUAD)中,印日两个QUAD成员国尽管表面上隐忍不发,但私下的抱怨和吃味却显而易见。美国在亚太的另一盟友韩国则公开表示 “诧异”。鉴于东亚、南亚和东南亚在中美“竞争”中的关键战略地位,亚太地区各国、尤其是东盟国家对AUKUS的不满和担忧显然对美不利。

拜登及其团队的高级官员曾多次表示,“重振联盟”是拜登政府“竞赢”(outcompete)中国战略中的关键所在。然而AUKUS却给美国除英澳意外的盟友和伙伴带来了程度不一的伤害。如此看来,AUKUS似乎是一个病急乱投医的昏招。其实不然。

AUKUS的成立,标志着美国全球战略的重大转变。这个转变基于美国精英界认识到——而且不得不面对的——两个难以逆转的现实。其一,中国的崛起势不可挡,难以逆转。其二,美国不再具备(或已经失去)在陆地、尤其是欧亚大陆压制中国的能力和信心。一方面,中俄两个欧亚陆权大国达成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难以撼动;另一方面,自特朗普以来美欧之间隔阂渐深;而英国的“脱欧”标志着工业革命以来海权国家操控欧洲大陆事务的时代的终结,德法陆权国家主导下的欧洲势必抗拒美国的驱使,而是越来越为了自身的利益而追求“自主”。

面对如此现实,AUKUS其实是美国“以退为进”新战略的奠基礼。这个新战略“以退为进”,其根本目的是要控制海洋,进而在国际事务中、尤其是和中国的“竞争”中保持战略主导权。

从历史上看,两次世界大战中的英国之所以能战胜整体实力高于自己的德国,一个关键因素就是英国始终牢牢地掌握制海权;美国在二战中逆转局势摧毁日本,关键因素也是夺得了制海权;冷战期间,美国始终拥有制海权是最终拖垮苏联的一个关键因素。作为马汉海权论的践行者和获益者,美国在“百年大变局”中做出重大战略改变,专注对海洋的控制,进而维持对整个世界的掌控,理所当然。

在以控制海洋为目的的战略中,AUKUS三国战略位置近乎完美。作为世界上唯一面临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大岛”,美国具有碾压性优势的海洋作战能力不仅使任何对美国本土的常规攻击都难以得逞,而且,一旦甩掉了“陆地作战”的包袱,强大的美国海军可以在大西洋和太平洋游刃有余地灵活机动,掌握主动权。

英国尽管是夕阳西下,但其海军力量依然称雄欧洲,而且是经验丰富、足智多谋的“老水手”。背靠美国,前面有依然是“盟友”的欧洲作为缓冲带,AUKUS使英国退可以与美国一同牢牢守住大西洋;进可以东出协助美国控制太平洋。

澳大利亚拥有核潜艇,是AUKUS控制海洋的一个关键所在。如果没有核潜艇,孤悬南太平洋的澳大利亚充其量只能是个鸡肋。一旦拥有核潜艇,澳大利亚“远在天边”的战略短板即刻变为不可或缺的战略长项。褒广的南太平洋和印度洋不仅是澳大利亚天然的安全屏障,而且为其核潜艇提供了最理想的隐身之地和战略机动空间。一旦需要,澳大利亚的核潜艇可以随时“隐蔽接敌”,前出西太平洋第一岛链,协助美军封锁主要海道。(相比之下,同是岛国的日本尽管实力远高于澳大利亚,对美国也是亦步亦趋,但从海权论角度看,日本同时与中俄两国“一衣带水”的超近距离,使其只能是美国用来消耗对手的前哨阵地,但绝非控制海洋的理想要塞。)

然而,工业革命以来,马汉海权论指导下的“控制海洋而控制世界”的战略之所以大行其道的根本原因,是相对于海洋的开放和自由进出,陆地的各区域国家始终因为交通不畅而相互隔绝,政治对抗而相互敌视,经济封闭而相互封锁,文化歧视而相互排斥。于是,相对于分裂而封闭的陆地,掌控了开放自由的海洋,就掌控了战略主动权。美国之所以不惜得罪盟友、踩踏核扩散红线、破坏区域战略平衡,也要打造AUKUS小圈子,就是为了在与中国的“竞争”中,通过控制海洋来牢牢把控战略主动权和主导权。这也是美国口口声声要“维护一个开放自由的印太”的用心所在。

历史毕竟是前行的。中国大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根本目的,就是通过“互联互通”打破陆地、尤其是欧亚大陆上各区域的相互闭塞,通过促进经济合作发展使各国经济相互融合、互通有无,进而消融政治上的对抗,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如果面对一个互联互通、开放交流、倡导合作而且实力强大的陆地,依照马汉海权论设计的、为对抗而打造的AUKUS小圈子,真的就能称霸海上吗?即便能,就能控制世界吗?毕竟,人类是以大地为家的。

来源: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简报》2021年9月 总第二十六期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05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