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华盛顿邮报:如何应对北京 克里与沙利文意见相左

作者:   来源:法广网  已有 66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据《华盛顿邮报》10月25日报道,今年初夏时节,距离在英国举行的关键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缔约方大会第二十六次会议,COP26)还有不到五个月的时间,美国总统气候变化事务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向总统拜登(Joe Biden)表示,除非美中关系得到改善,否则后者不会实现应对气候变化这一政府的关键优先事项的目标。

点击这里查看英文原文


作为美国前国务卿和拜登的总统气候变化事务特使,克里一直在全球旅行,试图确保美国的盟友和对手承诺减少碳排放,希望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1.5摄氏度或以下,科学家认为这一水平可以避免气候变化的最坏影响。但他与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的讨论滞后,因为中国政府坚持认为,在人权、香港、台湾、贸易和一系列其他问题上美中关系紧张的情况下,气候方面的合作不会开始。

COP26会议将于10月31日至11月12日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届时预计将有来自200个国家的领导人或政府代表参会。据英国媒体日前报道,中俄两国领导人将不会亲赴格拉斯哥参加此次会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取得进展的愿望导致拜登的高级助手们在如何处理华盛顿与北京的竞争性优先事项方面出现紧张。

克里多次推动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之间的直接外交,认为改善双边关系可以在苏格兰产生更好的结果。而白宫的其他官员,包括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 Jake Sullivan),对美方能否独自说服中国减少排放持更多怀疑态度。正如华盛顿不愿在外国压力的基础上彻底改变其能源政策一样,北京也会如此。

报道引用一位高级政府官员的话说,“他们在根据自己(认为)的(美国)国家利益做出决定”。他和其他知情人士一样,为讨论敏感问题而不愿透露姓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国,拥有世界上一半的燃煤电厂,与中国的对峙给拜登政府带来了重大挑战,拜登政府将气候变化视为“生存威胁”,将中国视为“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

美国正在向中国施压,要求对何时达到碳排放峰值作出更雄心勃勃的承诺,并就习近平关于停止资助海外燃煤电厂的承诺提供具体细节。专家们认为,如果不采取这些行动,预计未来几年全球气温上升将超过2摄氏度,导致极端天气事件、飓风、干旱、森林火灾、生物多样性的丧失以及食物和水的匮乏。

报道提及,拜登政府在推进其气候倡议的同时,还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威胁台湾,停止镇压香港的自由,结束对新疆少数民族的大规模拘留和绝育运动,并解决美中就贸易和网络安全有关的一系列其他不满。管理这些优先事项的被指是沙利文,他已经排除了为在气候方面取得进展而迁就中国。

沙利文在今年春天的阿斯彭安全论坛网络研讨会上说,“我们并没有把和中国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当作是北京在帮美国的忙。”他说,“我们认为,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是世界上每个大国的基本责任。”本月早些时候,他在苏黎世与中方官员的会晤中重复了这一信息。

这种强硬路线让美国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的东亚部门以及国会山的对华鹰派感到高兴,他们对拜登继续征收川普时代的关税、对北京实施新的制裁以及用“种族灭绝”一词来描述北京在新疆的行动加以认可。

但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使部分左翼议员和气候活动家感到担忧,他们担心世界上两个最大的污染国之间的恶劣关系将在生存危险的时候转化为一个没有成果的气候会议。气候观察家们认为北京和华盛顿的政策受到了国内政治限制。

在华盛顿,拜登的气候议程中最有力的方面,即用太阳能、核能和风能取代全美燃煤和燃气发电厂的1500亿美元的计划,由于西弗吉尼亚州对煤炭友好的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三世(Joe Manchin III)的反对而被放弃。该计划旨在向外国领导人表明,美国正在采取必要的措施,以实现其在未来四年内将碳排放量从2005年的水平减少50%的目标。

在中国,本月在工厂和多个行业中回荡的电力短缺,让人怀疑中方在试图满足其庞大的能源需求时是否愿意让燃煤电厂下线。拜登政府拒绝接受将空手前往苏格兰参会的说法,指出其雄心勃勃的排放目标和承诺将美国对发展中国家采用清洁能源技术的财政支持增加一倍。但许多世界领导人可能认为这些承诺只是纸上谈兵,而不是具体行动。

报道称,在COP26会议上可能出现的失望结果是克里拼命想避免的事情。自初夏以来,他开始主张美中两国首脑之间进行电话沟通,希望在年底的该会议之前找到气候问题的共同点,认为两国间紧张的关系是一个主要问题。据拜登政府高级官员说,沙利文不同意克里的建议,认为这样的电话“为时尚早”。

相反,美中之间的接触在整个夏天都在较低的水平上进行,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在7月前往天津,而克里在上9月前往同一城市会见中方官员。在谢尔曼访华之前,中国官员拒绝确认她的同级官员将会见她,直到谢尔曼抵达之前,此举被广泛认为是对美方不尊重的。熟悉此事的官员说,中方在会议的大部分时间里对美国的行为进行了激烈的抱怨。在克里的访问中,他们再次排除了在气候方面的任何进展,而美国继续在人权和其他问题上批评中国。

这些令人失望的美中低级别会议最终使拜登的团队团结起来,支持将两位两国领导人直接联系的必要性。第二位拜登高级政府官员说,“在几次没有建设性的领导人以下级别的会议之后,两国领导人之间通话的重要性变得很明显。该官员说,“此时政府内部一致认为,我们在这一层面的双边关系中没有任何进展,我们担心北京在管理竞争方面不负责任。”这位官员补充说,“由于权力集中在习近平手中,我们评估认为,我们需要在高层参与,以推动工作。”

9月9日,两国领导人进行了90分钟的通话,其中拜登提出了与习近平会面的想法。熟悉讨论情况的官员们说,习近平明确表示,当面会谈不在考虑之列,但美国和中国官员仍保持联系。上个月沙利文前往苏黎世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进行了6个小时的会谈,之后两国首脑同意在年底前举行一次虚拟峰会。

曾与克里和沙利文都共事过的美国前助理国务卿丹尼尔·罗素(Daniel Russel)说,“克里的工作是倡导能够改善气候的政策。他正在处理这项任务。”罗素补充说,“对于国家安全顾问来说,这是一组不同的变数。从杰克的角度来看,有整个宇宙的因素需要考虑。”白宫官员认为,在美国鼓励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国家减少排放时,能够在气候问题上打动中国的是使中方感到外交上的“异类的感觉”。他们不相信“如果我们对中国好一点,他们就会在气候或其他方面为我们做得更多,”第一位拜登高级政府官员说。

支持克里的人说,他的行动与这一观点一致,先是前往美国的盟友和欧洲及其他地方的合作伙伴的首都,为减排鼓与呼。但美国国会的共和党人认为克里是拜登政府对华采取的任何不那么强硬的行动背后的一个幽灵般的存在。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在上个月的一份新闻稿中说,“是时候解雇约翰·克里了”。卢比奥和其他共和党人指责克里单独的阻挠了《维吾尔族强迫劳动法》,该法案旨在禁止用新疆强迫劳动制造产品。

美国官员说,拜登政府仍然坚定地反对强迫劳动,但整个行政当局担心,该法案可能有效地禁止来自新疆的所有多晶硅,这是世界上大多数太阳能电池板的材料,是向碳经济过渡的关键工具。“我们的目标是弄清楚如何最好地提高工人的权利并实现我们的气候承诺,”第一位高级政府官员说。

在美国国会的会议上,克里的副手乔纳森·佩辛(Jonathan Pershing)向议员们表示,根据与他会面的笔记和提供给《华盛顿邮报》的资料,美国政府将需要更多时间,5到10年,将全球太阳能电池板的供应链从新疆转移出去。佩辛说,政府希望立法具有灵活性,以管理过渡。

事实上,由于美国前总统川普在他任内最为关心的就是与北京达成贸易协议,上届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的内部斗争则是围绕这一问题进行的,直到新冠疫情爆发,强硬派压倒了华尔街和其他派系。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26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2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