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调整优先次序,岸田文雄努力塑造日本新时代外交

作者:丁咚   来源:亚欧视点  已有 34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日本第100任内阁自10月4日诞生10日后,于10月14日解散,10月31日举行了众议院选举,11月10日经指名选举,岸田文雄再次当选内阁总理大臣,组成日本第101届政府。

在50天时间里,从访问欧洲、出席格拉斯哥气候峰会到作为东道主、在东京接待越南总理范明政,岸田文雄内阁的首批线下外交逐渐展开。

日本新内阁的外交倾向和重点,主要就体现于这些外交活动中。

迄今为止,岸田文雄亲身会见的外国领导人,包括了美国总统拜登、英国首相约翰逊、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及越南总理范明政,并计划于29日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本国进行面对面会晤。

岸田文雄有意识地将国会选举确定在10月31日,以便在确保其能够获任第101任总理大臣的情况下,自主展开外交。

这位首相的第一次出访安排为出席格拉斯哥气候峰会。

这里面有什么名堂呢?

首先,这次会议的内容和主题是美国第59届总统拜登的头号外交议程之一,而其本人也会亲自与会,东道国及参加者之一澳大利亚,均是不久前达成的“AUKUS”新联盟的成员。

岸田文雄的第一步面对面外交,一是亲自为拜登看重的外交议程捧场,套近乎的意思明显;二是将首批会见对象确定为澳英美“AUKUS”新联盟的首脑拜登、约翰逊和莫里森,彰显其积极欢迎、支持和配合的立场,将自身设定为澳英美在西太平洋直至印度-太平洋开展密切合作的盟友;第三是与越南总理范明政举行短时会晤,并确定其将是自己在东京接待的第一位外国首脑。

与前前任的安倍晋三和前任的菅义伟首相分别将其第二任期和第一任期外交首访目的地定为越南不同,岸田文雄不仅通过出席国际会议的方式,实质使其与拜登进行了第一次面对面外交,而且根据计划,他将很可能将第一次对外“国别”访问确定为美国,并正与美方开展紧密协调。

菅义伟的首访凸显了其作为安倍晋三的影子的身份,而日本新的内阁大臣显然不甘于成为安倍晋三的另一个影子,其政治目标要远大得多:

他要开创属于自己的新时代。

这些颇为用心的安排出于新首相的特别考量,在大国竞争时代已经全面拉开的背景下,岸田文雄要以此向拜登当局表达日本的“忠诚”,并以日美同盟为基石,推进“岸田外交”。

岸田在与拜登的首次短时间会晤中,强调了日美同盟及携手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的重要性,同约翰逊和莫里森会谈的重点也是加强安保合作和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

与美英澳“AUKUS”三个成员首脑的会见都聚焦于安保和“印太”,足见其将对美外交,与美一起推进“印太战略”,及与“AUKUS”开展密切合作,共同应对中国崛起,置于外交优先地位,以此塑造岸田时代日本外交的基轴。

“AUKUS”作为美国实施“印太战略”、开展大国竞争的新的战略框架,规定了地区形势宏观发展方向,但日本为确保自身的安全,并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岸田文雄的首批外交除了澳英美三国首脑外,列入第一方阵的还有越南总理范明政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

在24日与范明政的会晤中,日越领导人就深化双边关系、推进落实“自由开放的印太”等议题达成一致。

在日越“联合声明”中,两国对南海局势表示严重关切,确认了航行自由与和平解决争端的重要性,并强调要求相关国家勿采取军事化与改变现状之类的单方面行动很重要,强调携手维持基于法治的秩序对于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很重要,双方特别就保持“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高标准加入门槛,达成一致。

随行的越南国防部长潘文江与日本内阁防卫相岸信夫早一天于23日会晤,就近期东海和南海局势交换意见,确认将为“强烈反对依靠实力单方面改变现状的尝试、维持基于法治的国际秩序”开展合作。

日越关系全面跃进,防卫合作进展神速。

两个多月前,岸信夫访越期间与越方共同宣布两国合作关系“已进入新阶段”,日越缔结了一项新的军事协议,为日本向越南出口军事技术和装备,开辟了道路,并准备达成在网络安全领域进行合作的协议,探讨了日本军舰进入越南港口的问题。

在越南政府官员的此次访问中,双方签署了推进网络安全领域防卫合作的备忘录,并确认根据双方的新军事协议,就日本向越南出口舰艇等防卫装备品,加速开展磋商。

一系列颇为露骨的措辞显示,日越外交指向于中国,不言而喻。

如果说岸田文雄将美国及“AUKUS”新联盟当作日本可以依赖的“大树”的话,那么越南就是其在东亚能够引为援手的伙伴,彼此可以相互支撑的“知己”,对这两国而言,海洋主权都是各自关注的重中之重。

欧美的政策分歧集中体现在美国与澳英秘密缔结“AUKUS”新联盟上。自菅义伟开始,日本政府就将对欧外交放在了至关重要的位置上,并在其任期内举行了首次日本-欧盟峰会,发表了“联合声明”,重点就台湾海峡的稳定与和平提出了意见;岸田文雄接棒内阁总理大臣之职后,对欧外交也被置于重要位置。

突出表现在本月29日,岸田文雄将与米歇尔在东京的会晤。

从上任首相以来不足两月的外交日程看,岸田文雄内阁正如其人事安排所显示的那样,很大程度上仍然在“安倍主义”外交的轨道之内,但与此同时,他很快就积极表现自己的不同,具体反映在第101任首相指名确认后,自民党干事长和新政府外交部长的调整上。

直到此刻,他才表露出部分“真容”,提拔自己人任职两大关键岗位:

茂木敏充任自民党新任干事长;

林芳正任外务大臣。

岸田文雄内阁的外交已渐次展开,一方面,安倍主义外交的原则仍是日本新任政府外交的基石,另一方面,新任内阁通过外交优先次序的调整,也在尽力摆脱安倍主义的阴影,试图创造一种新的外交局面,既要强化日美同盟,扩大与地区盟友及欧盟的伙伴关系,增强日本外交的优势,又试图要开拓出一个新的局面,将地区局势的主导权相当程度上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唯唯诺诺听从超级大国的号令。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6日 来源时间:2021年11月2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