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从AUKUS到全球民主峰会:拜登当局的三个战线

作者:丁咚   来源:亚欧视点  已有 157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当9月15日美英澳共同宣布“AUKUS”时,相当多的国家可谓蒙在鼓里,其中极少数美国盟友也是在消息公开的最后时刻得到美方通报,因此此举无论是在美国的盟友及伙伴,还是在对手那里,都是相当震撼的。

美英澳刻意采取秘密方式推进新的联盟,就在于这一有别于美国此前所有的盟友体系的新框架的高度敏感性和“排他性”。

所谓的“排他性”不仅是排斥对手,而且也排斥美国很多的传统盟友,比如法国、德国及其主导的欧盟甚至盎格鲁撒克逊族的国家加拿大及新西兰,其高度敏感就是因为这个新框架最先只向最铁杆、无条件追随的盟友英国和澳大利亚开放。

可能颇为令人意外的是,不仅法国、德国置身事外,日本也未列入其中。

日本是“印太战略”的设计师,是美国在印太开展大国竞争和地缘政治的主要助手和支柱之一,在很多时候都是唯美国马首是瞻的,然而,在美国的“AUKUS”联盟中,没有其一席之地。

如果说“AUKUS”是美国在全球构建的大国竞争战略的第一战线(防线)的话,那么日本就被硬生生地推入了第二战线(防线)。

第二战线(防线),主要由“七国集团”、“北约”、“四方安全对话(QUAD)及其成员国、其他一些重要国家(或经济体)等美国的长期传统盟友及伙伴组成。

通过“AUKUS”的“不信任投票”,美国与这个阵营的部分国家拉开了距离,其中特别是像法国、德国、加拿大、日本、新西兰、印度这样的国家。

拜登在入主白宫后的大量时间里都在全力争取它们,以“重振同盟”。布林肯在早期游说欧洲盟友时曾直白地说,盟友们“必须服从美国的利益”。

新政府取得了一些成果,比如七国集团、北约的年度峰会都发表了措辞比以往尖锐得多的声明,“QUAD”的峰会从线上开到线下。

但很显然拜登当局“意犹未尽”,未能从这些组织中的盟友那里得到像英国和澳大利亚那样死心塌地的支持,相反它们发出了不少自主的声音,强调了自身的利益,无论是欧盟的“主权论”,还是“QUAD”竭力避免明确的指向性和批评性、刺激性用语。

雄心勃勃的拜登重臣们更多地感到了在其推行美国战略时所受到的掣肘,及盟友们的三心二意。

然而,这是保证美国力量最大化的很关键的一部分,是美国历来盟友体系的主要组成者或者潜在的重要成员,后者主要指印度,因此,美国传统盟友及伙伴中的大多数都被列入了其正在成型的“三线”的第二战线(防线)。

拜登当局对这一战线(防线)重要国家的不信任情绪,反过来变成督促其进行反思,更好地发挥美国盟友作用的“警示器”和“催化剂”,使其在面对重大问题抉择时采取更利于美国的立场。

法国的马克龙当局赶紧更新立场,欧洲大陆铁板一块的局面正在打破,德法提议罕见地遭到否决;波兰总理公开抨击即将卸任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与白俄罗斯对话的努力,波罗的海国家站在了抗中的前线,眼见得德法主导的欧盟在应对美国的战略对手时表现出更多的分裂。

日本也感到了危机,新当选的岸田文雄内阁急于向拜登当局奉献忠诚,靠拢“AUKUS”,增加国防预算,新任内阁总理大臣甚至史无前例地披上了“战袍”——五星军装,要站到美国在印太尤其是西太平洋对抗对手的前台。

这些新现象,连同因立陶宛事件而引发的某些悲情效应,对于美国正在大力推进的“全球民主峰会”来说,是一个重大的驱动因素,进一步深化了其民主团结氛围的营造。

拜登当局上任伊始就对此展开筹备,并期待藉此构建美国在大国竞争新时代的第三战线(防线),也是美国全球支持的基本盘——最广泛的民主国家“统一战线”。

要从这个意义上来理解拜登当局正在紧锣密鼓力推的年度甚至本届任期的“压轴戏”。它要以简单明了的民主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划线,营造出全球民主国家合力合作应对新时期全球挑战:所谓的“腐败”、“威权主义”、“侵犯人权”等民主倒退的“挑战”。

随着其任期第一年度的“收官”,拜登当局精心规划的路线图渐渐浮出水面,就是要构建美国因应大国竞争的三个战线(防线),作为其依靠,作为加强美国战略优势,增强其心心念念强调的所谓“实力地位”的根本支撑,意味着其为开展大国竞争而进行的全球战略布局的初步完成。

比较微妙的是,未列入全球民主峰会的部分国家,比如俄罗斯、匈牙利、新加坡,这些国家仍作为拜登当局争取的备选对象,它在其第一年任期内花了很大功夫在俄罗斯和新加坡身上,但显然未尽如其意。

在拜登当局的三个战线(防线)中都没有地位的国家,一部分是不可能列入的,一部分是有可能但仍处于考察期的,尤其是像新加坡这样的国家,其敲打意味浓厚。

通过从“AUKUS”到全球民主峰会三个“战线(防线)”,拜登当局按照亲疏远近,构建了美国三个层次的“朋友圈”,每个高一级的朋友圈对下一级,都是一种心理暗示和施压,促使其向更亲近的朋友靠近。其朋友圈对仍徘徊在边缘地带的潜在朋友的影响,也在疏离之中形成了某种间接驱动。

拜登当局将“美国回来了”当作本届政府有别于奉行“美国优先”的前政府的一面旗帜,布林肯曾在新一届政府成立之际,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不是“美国回归”,而是“盟友回来了”。

在2021年即将结束的时候,也许我们才能深切地理解这句话所包含的全部意义及其显在或潜在的指向。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8日 来源时间:2021年11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