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重现70年代?美国还能重回巅峰吗?

作者:冯郁青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99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已经不是让人仰慕的超级大国,从总统的丑闻,到海外撤军让美国在世界面前颜面扫地,美国的硬实力和软实力都备受怀疑。整个国家的分裂已经不可弥合,持不同政见者完全无法沟通;犯罪率在全国范围内上升,民主党进步派的前卫社会观点逐渐和普罗大众脱离,传统的民主党选民们对社会治安、自由派的身份政治日益不满。

不,这不是现在的美国,这是70年代,美国曾经处在这样的困境之下。水门事件尼克松总统被弹劾下台,公众对政府机构的不信任达到顶点。1975年4月美国从越南狼狈撤军,直升飞机从西贡美国大使馆房顶撤离的照片将从60年代就开始备受反对的战争定格在失败的瞬间,美国在与苏联进行的全球冷战抗衡中落于下风。美联储的过度经济扩张政策伴随着阿拉伯国家的石油禁运使美国进入了无法控制的高通胀年代,物价飞涨,公众在加油站排队成为常态。

这和今天的美国何等相似,拜登从阿富汗的失败撤军,美国国力的式微,对高通胀的忧虑一一重现。而在国内政治中,今天美国和70年代一样陷入撕裂与动荡。

从60年代末到70年代,根据《The Seventies: The Great Shift in American Culture, Society, and Politics》这本书的描述,自由主义和大众逐渐脱节,民众对嬉皮士和越来越激进的反战抗议感到反感,对学校的性教育感到不安,再加上社会治安的不断恶化,乡村音乐歌手Ernest Tubb的吟唱“当法律不被尊重,每个人都讨厌执法者时情况就会变得很糟”让很多民众产生共鸣。与此同时, 社会前所未有地分裂,一种共同的情绪感觉美国正在走向衰落。

1970年出版《美国时代的终结》准确地把握住了美国这种下沉的情绪,在当时备受瞩目。其认为美国几乎是不能治理的国家, 有着2亿个自以为是的自我。美国的土地上会继续有人居住,但是那些将人们转化成公民,将土地整合成一个国家的精神已经不复存在了。

“70 年代代表了一场重大危机,在某些方面,它代表了我们今天面临的许多激烈斗争的起源,”《The Seventies: The Great Shift in American Culture, Society, and Politics》的作者波士顿大学教授Bruce J. Schulman对我说,“然而, 即使在那场危机中,民主制度似乎更有弹性, 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对民主制度最基本的挑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今天的危机比过去更严重。”

是的,1月6日对国会山的攻击使美国民主制度的根基——选举本身受到重创。即便是现在从共和党的党魁、众议院少数党领袖Kevin McCarthy,到普通的特朗普支持者,对拜登赢得2020选举的真实性和合法性都不以为然,这在共和党党内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我所认识的特朗普支持者,即便是温和理性的也认定2020年邮寄选票产生了大量舞弊导致拜登胜选。

与此同时,新冠疫情倒也揭开了美利坚的外衣,让人看到种种不堪。作为科技最发达、新闻最透明、最富强的超级大国,病毒最后出现的美国在新冠面前溃不成军。美国在最需要动员举国力量来对抗疫情的时候,恰逢一个最不信任国家官僚系统的总统当政,戴口罩和接种疫苗成为一个引起激烈冲突和分裂的政治问题。截至目前美国死于新冠的人数逼近80万人。虽说2020年底辉瑞和Moderna成功研制mRNA疫苗凸显美国的科技实力依然领先世界,但其超级大国的综合实力在全球备受质疑。《外交杂志》将美国在新冠面前的惨淡应对和当年标志着大英帝国衰落的苏伊士运河危机相提并论,认为疫情有可能引发美国的全面衰落。

而美国社会的撕裂也堪比70年代。民主党进步派追求种族平等和公平的运动已经越来越走向极端。曾经,马丁路德金的理想是以性格而不是以肤色来判断人,而如今民主党则以种族的棱镜来观察一切政策。去年George Floyd被警察虐杀引发的抗议警察对黑人的暴力行为,追求公平正义的运动已经开始变味。

纽约市长的民主党候选人之一Paperboy Love Prince号召撤销警察局,其理由是没有警察就没有和犯罪分子的冲突,就不会出现针对黑人的警察暴力。当时我的9岁女儿在看电视,她疑惑地对我说,取消警察,这个人是疯了吗?自由派激进分子将追求种族公平和维持社会秩序对立起来,已经不具备儿童所有的关于社会如何运行的常识。

根据FBI的数据,2020年美国的谋杀案数量猛增,自2019年以来跃升近30%,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单年增幅。而2021年整体凶杀率继续攀升,与此同时,很容易注意到公共权力崩溃的迹象。来自《旧金山纪事报》最近的推文显示,该市居民正在辩论是否“容忍入室盗窃作为生活的常态,专注于设置保护措施”。而就在前几天,加州旧金山市城郊的百货商场出现大规模的抢劫活动。

在费城地铁里几个非裔女孩对华裔女孩Christine Lu的殴打更是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不仅仅是新冠造成对亚裔的仇恨袭击, 而且是社会治安的全面崩溃让人身安全受到挑战。各种防身技巧的文章和视频在海外的华人圈里广泛流传。

不仅如此,激进派认为美国存在着系统性的种族歧视,在多样化和包容性的旗号下,肤色政治大行其道。从孩子的教育到大学的录取、企业的晋升都更加强调种族肤色的重要性,而个人的奋斗进取和能力素养成为次要的因素。

更有甚者,在美国纽约市议会厅前竖立超100年之久的美国前总统、国父之一托马斯•杰斐逊的雕像在11月22日被正式拆除。因为他虽然写下了“所有人生而平等”的独立宣言,但是以种族公平的眼光,而不是以历史的眼光来判断,身为奴隶主的杰斐逊也不配在市议会厅了。

“他们下一步难道要拆华盛顿的雕像吗?“ 一位自由派民主党的好友问我,“我感到很困惑,到底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而拜登在1.2万亿基建法案刚刚通过时也表示,此法案将会改变贫穷社区的种族不平等问题,似乎所有的政策都必须要和种族挂钩。

美国自由主义曾经的领军人物、HBO主持人Bill Maher最近在接受CNN 采访时也表示,民主党已经成为一个没有常识的政党,“现在的民主党人对于普通美国人来说都是有毒的,尤其是那些激进的所谓觉醒主义。”

Bruce J. Schulman认为现在的美国比70年代的分裂更加严重,“那时候主流媒体是主要的信息来源,”他对我说,“而现在各种社交媒体使错误和不实信息流传,而且每个人只看自己认可的新闻。”

而我们都知道的是,经过了纷乱的70年代,美国并没有衰落。里根总统的星球大战计划在冷战中战胜苏联,89年苏联解体,美国成为雄霸全球的唯一超级大国。而在国内,进步主义的雄心壮志,精英机构和民主党官僚系统推行的激进社会措施引发剧烈反弹,美国的政治风向大变,共和党人获得了文化战争的优势,保守派重新崛起。里根的保守主义,主张小政府、自由贸易、推行减税、削减社会福利、反对经济平权主义、多元文化主义、强调爱国主义成为美国80年代的主流思潮。

那么历史会不会重复,美国是否会向钟摆一样从左边往右边推进,从低谷重新走上高峰?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研究员Ryan Hass认为,在过去的七十年里,美国出现过多次衰落,包括越战之后、欧佩克石油危机以及日本腾飞而美国停滞不前的时期。

“这些时期中的每一个都伴随着美国国内的萎靡不振,”Ryan对我说,“但是在每种情况下,美国都出现反弹重新引领世界。我对美国再次振兴的能力充满信心。”

Bruce J. Schulman则认为尽管美国面临的分裂、自身民主制度的危机以及国际上的挑战比70年代要严重得多,但是美国仍然是世界各地的人们想要来的地方。而且相对来讲,美国现在仍然是最富有、军事最强大的国家,只是绝对优势下降了。

“社会的开放性,对移民的开放性以及科技的创新,这些100年来让美国强大的源泉仍然存在,” Bruce 对我说,“而这些是美国有可能重新引领世界的基石。”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1日 来源时间:2021年12月0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