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社交媒体平台对美国政治极化的影响及治理策略

作者:吕娜 编译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1097人浏览 放大  缩小

今年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遭遇了严重的暴力骚乱侵袭,诱因是特朗普拒不承认在第46届美国总统选举中败北,并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声称“选举造假”,煽动支持者们的愤怒和仇恨情绪。美国众议院特别委员会随后对整个事件展开调查,并要求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平台和电信公司等保存与此事有关的大量用户数据。与此同时,委员会还特别关注2020年美国大选期间社交媒体平台上虚假信息泛滥的问题,而美国各界对社交媒体平台加剧政治极化(Political Polarization)趋势和社会分裂的批评与争议也一度甚嚣尘上,但是几大平台却极力否认两者间存在直接关联。

近年来,社交媒体平台逐渐成为美国民众获取新闻的主要渠道,Facebook、Twitter等平台凭借庞大的用户群体、海量的用户数据和多样的资讯分发方式,基本上颠覆了传统的信息传播格局,也深刻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工作、学习和思维习惯。其中,平台根据用户偏好推送新闻的做法更是将大部分美国民众圈在了自己的“信息茧房”之中,而平台快速便捷、影响广泛的特质又给大肆传播极端言论、暴恐思想、虚假新闻、网络谣言等提供了便利条件,导致民主的价值不断被侵蚀,且不利于国家安全、公众利益和社会稳定。

“极化”(Political Polarization)在美国政治语境中指的是共和党与民主党选民和精英阶层在意识形态和政策立场方面的极端化。两党各自根据保守和自由主义立场来指导自身政治行为,导致双方在重大政策和社会问题的判断上形成越来越大的对立和分裂,甚至相互仇视和冲突。那么,社交媒体平台是否真地助长了美国当前面临的政治极化问题?具体影响机制如何?从治理和监管的角度,可以采取哪些应对措施?9月27日,布鲁金斯学会官网刊登了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商业与人权中心副主任保罗·巴雷特(Paul Barrett)与另外两名学者贾斯汀·亨德里克斯(Justin Hendrix)和格兰特·西姆斯(Grant Sims)共同撰写的评论文章《社交平台如何助长美国政治的极化,以及政府应如何应对?》(How tech platforms fuel U.S. political polarization and what government can do about it),对以上问题进行了分析和探讨。同时,三位作者在稍早之前发布的同名研究报告中也分别向美国政府和社交平台提出了具有一定价值的治理策略建议。

保罗·巴雷特(Paul Barrett)等三位作者在文章提出,尽管民主国家内部存在一些分歧属于正常现象,美国的政治极化也不是现在才刚刚开始,但极化本身会损坏美国的民主,并降低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引起立法功能障碍以及现实世界的冲突和暴力问题,因此不可放任这种趋势任意滋长。通过对50余项相关研究结论的梳理和对40多位学者、政策专家、活动家及业内人士的访谈,三位作者发现,Facebook等社交平台在年初的美国国会大厦暴力骚乱事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它们可能不是导致美国政治极化的根本原因,但确实加剧了这一趋势,尤其是在美国政治话语中具有十分显著的影响力,且强化了政治宗派主义和党派间的相互仇恨。相关实验结果也表明,社交平台当前使用的智能内容推荐算法可能会限制用户接触到与自己观点相悖的新闻资讯,从而进一步加剧了政治极化。同时,人们在平台上看到与自己一致的政治观点还有可能令自身观点变得更为偏激。然而,在停用平台一段时间后,人们对政策问题的极端看法又会明显减少。

三位作者认为,导致上述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社交平台为了最大限度提高在线参与度而采用的智能推荐算法。不过,社交平台寻求提高用户参与度的本意却并非是想加剧政治极化。社交媒体平台盈利的多少取决于它能在多长时间内吸引用户的注意力,时间够长才能将广告顺利发布出去。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社交平台会实时搜集每个用户的信息,并反馈给系统,以便通过算法得出用户喜好哪些内容。以Facebook公司为例,它对政治极化问题已经开展了深入的内部研究,并会定期调整算法,以减少可能激起极端主义和仇恨情绪的内容。但是,为了确保用户整体参与度不降低,它通常只在特定时间段压低此类内容的数量,而不是将其永久删除。

然而,社交平台的这种做法会导致两方面的负面影响。首先,通过大数据来刻画用户肖像,并使用协同过滤算法为用户进行个性化推荐,不仅导致用户接触的信息日益同质化,还会不断固化对特定问题的单一思维,容易形成极端和割裂的认知。其次,由于平台中呈现的内容由算法主导,不同成员看到的内容不尽相同,且系统并不将信息的真实性和客观性作为首要关切,这就会导致以人为基础的社群愈发碎片化。然而,民主制度需要足够的社会凝聚力才能正常运转,凝聚力削弱将不可避免地加剧社会分裂。

在三位作者撰写的研究报告中,他们把对美国政治最有害的极化现象归纳为“情感极化”,即党派敌意的呈现,其特点是将自己的对手视为不仅在重要问题上是错误的,而且是可恶的,不爱国的,是对国家未来的巨大威胁。这种仇恨目前已感染了美国政治,而社交媒体平台正在帮助传播此疾病,对美国的民主构成了持续威胁,亟需行政、立法机关和社交平台本身做出强有力的处置。理想情况下,应主要依靠平台的自律和自治来解决,但企业逐利的天性和不尽如人意的现状都呼唤政府干预,加强治理和问责,特别是要对平台的算法和运行方式进行更多披露,使其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

有鉴于此,三位作者为美国政府和社交平台提出了十条具体政策建议,以减少网络中政治极化内容的总体水平。其中,给联邦政府的建议包括:一、采用高能见度的政策工具,对社交平台加剧党派仇恨的问题做出密集回应;二、负责调查国会大厦暴乱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应投入大量资源,弄清社交平台是如何被用于煽动暴力行为;三、通过立法授权来披露更多社交平台的内部运作情况,提升算法透明度;四、让联邦贸易委员会与社交平台及其他利益相关方合作,起草和执行新的行业行为标准,以界定平台在处理仇恨、极端内容时的职责,并监管不适当的商业行为;五、鼓励探索当前商业模式的替代方案,以支持数字时代的政治民主。

给社交媒体平台的建议则包含:第一,主动调整算法,使平台系统变得有助于消除政治极化和对立情绪;第二,提高算法技术应用的透明度,及时披露有关信息,消除公众的疑虑和误解;第三,扩大人工内容审核团队规模,提高薪酬待遇,以帮助实现更好的内部监督和内容控制;第四,加强与有关民间团体和非盈利组织的接触,借力识别更多专业领域的虚假和错误信息;第五,考虑屏蔽部分发帖的点赞和转发数量,促进用户关注内容本身,减少情绪化判断。

应当看到,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平台创立的初心原本是为了给那些在现实生活中联系不便的人们提供一个线上交流的渠道,利用网络和数字技术来连接用户、创建社区,带动世界更加紧密的融合,而不是加剧社会分裂。然而,仅仅实现连接是不够的,还必须确保人们不利用社交平台来伤害他人或传播错误信息。广告主和开发者的需求优先级均不应高于此目的。同时,美国的政治极化本身是一个错综复杂的社会问题,社交媒体平台的作为只是加剧极化趋势的关键原因之一。要解决这个难题,需要社会各方共同努力,包括企业自律、行业自治、政府监管以及其他社会力量的积极倡导和共同参与,以保护民主的积极价值,避免重蹈国会暴乱事件的覆辙。在人工智能时代开展平台治理,我们不仅需要科学的智慧,同时也需要制度的理性。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5日 来源时间:2021年12月01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