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陶文钊:特朗普时期美国对台湾政策

作者:陶文钊   来源:中华美国学会  已有 1101人浏览 放大  缩小

【内容提要】特朗普政府时期中美关系遭到严重破坏,涉台湾问题是“重灾区”之一。政府和国会沆瀣一气,出台的提升美台关系的立法和提出的各种法案、决议大大多于往届政府。美国把中国定位为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提出印太战略围堵中国,重新强调台湾的战略意义,美台军事关系得到实质性提升,售台武器从次数、数量、金额、技术先进性都远超以往。美国已经在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中使出了“台湾牌”。所有这一切严重冲撞了一个中国政策的底线。中美在涉台问题上的严重斗争是中美关系战略竞争的一个重要方面。

【关键词】一中政策 印太战略 美国对台售武 供应链调整

【作者介绍】陶文钊,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美方虚化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一再表示要持续落实《与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出台了一系列提升美台“实质性”关系的立法;重用亲台的保守派人士出任政府要职,执掌对台政策的大权;将台湾纳入印太战略,重新强调台湾的“战略意义”,并加大售台武器的力度,频繁派军舰穿越台湾海峡;通过供应链的调整,把台湾产业纳入对中国大陆的高科技打压的轨道。凡此种种都使“一中”政策框架遭到严重冲击。

一、强调《与台湾关系法》,提升“六项保证”的地位

特朗普政府时期实行了完全错误的对华政策,中美关系遭到严重破坏,涉台湾问题是“重灾区”之一。中美关系正常化以后,美国历届政府一再宣示,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是以与中国的三个联合公报、《与台湾关系法》为基础的。《与台湾关系法》是美国的国内法,与中美关系正常化的精神是相违背的,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中国政府从未承认过。美方还常常把“一中”政策具体地解释为“不支持台湾独立,不支持两个中国和一中一台,不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和由主权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1]而美国的亲台派历来有一种倾向,就是贬低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强调《与台湾关系法》,而把所谓“六项保证”跟《与台湾关系法》相提并论,抬高到对台湾政策的“基石”的地位。在1982年中美谈判第三个公报,即美国售台武器公报时,台湾当局非常紧张。里根政府为了减少公报可能对台湾产生的“震动”,拟定了一个对台湾许诺的单子,即所谓“六项保证”。所以这不是一项法律,这是里根政府作出的一项承诺,其意义相当于总统的一项行政命令。可是在近年来美方的政策宣示中,却越来越多地提及“六项保证”,而对“三个公报”则故意说得越来越少。如在2016年大选中,共和党的竞选纲领居然不提“一中”政策,不提三个公报,只是说,美台之间的关系“将继续以与台湾关系法的规定为基础,同时我们重申1982年里根总统对台湾的六项保证。”[2]这是对美国“一中”政策明目张胆的歪曲和篡改。

特朗普政府的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2020年8月31日在传统基金会的一次讲话中也强调了“六项保证”,他说:“近四十年来,美国政策一直是以1979年的《与台湾关系法》、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三个公报以及里根总统1982年向台北作出的六项保证为基础的。”大概是为了引人注意,他煞有介事地把六项保证予以“解密”,并同时“解密”了当时里根关于售台武器的一份备忘录。其实这两个文件早就是尽人皆知了,台湾方面当时就曾拿“六项保证”大肆宣扬,来给自己壮胆。在英文和中文的出版物中早已有过明确叙述。[3]史达伟的“解密”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二、出台系列涉台立法

亲台势力在美国国会根基深厚。特朗普虽然只任了一届,但他任内行政当局与国会沆瀣一气,提出和通过的涉台立法、决议远超奥巴马时期的8年。[4]其中最主要的立法是《台湾旅行法》(2018)、《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2019年《台北法》)、《台湾保证法》(纳入2021财年拨款法之中)三项。

1、《台湾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又译作《与台湾交往法》)。中美关系正常化后,美国与台湾只保留“非官方”关系,对美台之间哪级官员可以互访都有严格限制,助理国务卿帮办、助理国防部长帮办及以上官员都不得访问台湾;台湾官员也被禁止进入白宫、国务院和国防部。1995年克林顿政府给李登辉访美发放了签证,在中美关系中惹起了一场风波,最后,克林顿政府作出承诺,今后台湾地区领导人对美国的访问,是“非官方的、私人的、次数很少的”,而且要个案处理。[5]实际上,从那以后,没有再发生过类似事件。美国偶尔有个别内阁一级的官员访问台湾,限于主管卫生、环境、运输一类 “低政治”事务的官员。台湾对此种状况非常不满,国会里的“台湾帮”也抱怨不已。2016年9月亲台联邦众议员夏波(SteveChabot)、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等提出了《2016年台湾旅行法案》,并分别经参众两院外委会通过。但该法在114届国会不了了之。

第115届国会开张后,2017年1月 13日众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艾德·罗伊斯(Ed Royce)、夏波、谢尔曼(Brad Sherman)等重新提出了《台湾旅行法案》;5月,参议员鲁比奥等也提出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谢尔曼在提出议案时称,“这一议案简单地说是要鼓励台湾的高层官员来美国访问,双方在最高层举行会晤。我们也要派高官去访问台湾。这个法案是终止孤立台湾的努力的一个重要举措。我们将通过鼓励更多的对话来重申美国对台湾自由的承诺。”[6] 2017年10月12日,众议院外事委员会通过法案,2018年1月 9日众议院全体会议通过。2018年2月 7日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通过众议院版法案,28日参议院全体会议通过。3月 16日特朗普签署,完成立法程序。

该法称,美国内阁成员及其他高级官员的访问是美台关系的广度和深度的一个体现,而美国对美台高层官员互访的自我约束损害了美台关系。“国会的意向是,美国政府应当鼓励美台之间各级官员的互访”,包括内阁一级和其他高官、将军级的军官访台会晤台湾对应的官员,台湾高官访美会晤包括国务院、国防部在内的各级美国同行;鼓励台湾经济文化代表处及其他代表机构开展各种活动,国会议员、联邦、州和地方各级官员及台湾官员均可参加此类活动。[7]这些规定显然严重违反了“一中”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也与此前美国历届政府的做法大相径庭。该法出台后,前助理国务卿、驻华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尖锐批评该法 “严重地侵蚀了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官方关系及其与台湾之间的非官方关系之间的区别”,不符合美中之间的三个联合公报,不遵守过去数十年的一贯做法,“违背美国只与台湾保持非官方关系的保证,是一种败坏美国名誉的失信行为”,“美国将在无意间促成冷战结束以来最危险的危机”,也“把台湾置于前所未有的危险境地”。[8]

但亲台国会议员并没有通过立法就了事,2019年2月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加德纳(CoryGardner)等5名亲台议员致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 Nancy Pelosi), 敦促她邀请蔡英文作为“民主领导人”访问美国,并在国会发表演讲,这将发出“美国永远与台湾站在一起”的强大信息。[9]美国著名涉台问题专家卜睿哲(Richard Bush)闻知此事后立即撰文表示反对,指出这“与美中关系的基本原则是相矛盾的”,与几十年美中关系的实践是背道而驰的,这样“糟糕的象征性举措”对谁也没有好处。[10]邀请蔡英文没有成功,就找个替代。2020年1月台湾地区选举刚结束,自称“务实台独工作者”的候任地区副领导人赖清德立即于2月初获邀访美,“以个人身份”参加国会的“早餐祈祷会”,并会见政府官员、国会议员,参访相关智库,国会与台湾联手又打了一次冲撞“一中”底线的“擦边球”。

亲台议员们也不断要求行政当局落实该法。2020年5月 4日,20多位联邦众议员致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empeo )要求他更新国务院对美台交往设限的指导方针。7月22日,美副国务卿比根(StephenBiegun)在参议院外委会的一次听证会上被问及此事时表示,国务院将重新检视这个指导方针,他很乐意“逆转它”。台湾驻美新任代表萧美琴到美后,7月 22日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在国务院会见了她,这也是美台断交以来的第一次。8月,美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 ·阿扎(Alex Azar)访问了台湾。1979年美台断交后,先后有运输部长、能源部长、环保局长等共5位内阁级官员访问台湾,而阿扎是其中级别最高的。阿扎访台后不到一个月,美国务院负责经济、能源和环境事务的副国务卿克拉奇(Keith Krach)于9月中旬访台,主持与台湾的经济、商业对话。克拉奇是自1979年以来访台的级别最高的国务院官员。

特朗普在争取连选连任失败后,疯狂地为下届政府埋雷、挖坑,系美国历史所罕见。2021年1月9日,就在拜登新政府就任前11天,蓬佩奥居然发表声明取消此前国务院关于对台交往的限制,称“政府各部门应将此前国务院发布的各种禁令视为失效”。[11]但特朗普政府就剩下了短短11天,在这些天里还能做些什么呢?实际上,美方本已宣布了美驻联合国大使要访问台湾,结果又取消了。蓬佩奥的拙劣表演除了在历史上留下一个笑柄,无有他哉!

2、《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The 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因该法英文缩写为TAIPEI,与“台北”的传统英文拼写相同,故简称《台北法》)。蔡英文当局不承认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倒行逆施,阻碍两岸人民的交往,逆转了海峡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潮流,不仅遭到两岸同胞的反对,也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台湾的一些“邦交国”纷纷与台湾“断交”,与中国政府建立外交关系。从2016年12月到2019年9月不到三年时间,先后有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巴拿马、所罗门群岛、基里巴斯等7国与台湾“断交”。尤其在2018年,多米尼加、布基纳法索、萨尔瓦多接连与台断交,引起蔡当局恐慌。蔡当局于5月紧急邀请瑙鲁、危地马拉、所罗门三国领导人访台,挽救与这几国摇摇欲坠的“邦交”。特朗普政府也出面进行干预。8月21日萨尔瓦多与台湾“断交” ,美国务院发言人对此“深表失望”,并威胁说,“在萨尔瓦多的这一决定之后,我们正在评估与该国的关系”。[12] 8月23日,白宫发表了措词更强硬的声明,指出:萨尔瓦多的“决定不仅影响萨尔瓦多本国,而且将影响整个美洲地区。美国政府对于萨政府接受中国显而易见的对一个西半球国家内政的干涉深表关切,这将让我们重新评估与萨的关系”,“美国将继续反对中国对西半球的政治干预”,并攻击中国的“一带一路”说:“希望吸引中国的国家投资来刺激短期经济增长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国家最终是要失望的”。[13]显然,特朗普政府仍然是以19世纪的“门罗主义”心态来看待21世纪的国际政治,把美洲视为美国的禁脔。稍后,9月 18日,国务院召回美驻萨尔瓦多、巴拿马和多米尼加三国的大使,就巩固台湾与一些中南美洲国家的“邦交”进行商议,并请大使们出谋划策,美国如何才能支持中美洲和加勒比各地的民主机制和经济,帮助巩固台湾的邦交。特朗普和国务院都表示要运用美援的武器,彻底审查对外援助,只把援助给予那些“尊重我们,坦率地说,是我们朋友的人”。[14]

国会里的亲台议员则力图动用他们手中的立法权来阻止国际上与台湾的“断交潮”。2018年9月5日,加德纳、鲁比奥等参议员提出了《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案》(2018年《台北法案》),法案要求行政当局与相关各国政府进行沟通,支持台湾的“外交关系”,或者加强各国与台湾的非官方关系,如果各国采取与此相反的行动,法案授权国务院可将美国与这些国家的外交关系降格、中止或者改变对这些国家的援助。加德纳在提出议案时称:“美国将运用各种工具支持台湾在国际舞台上的态势……并以全政府的姿态对抗中国对台湾的威吓,授权国务院以降级外交关系或改变外援等举措,防止相关国家做出不利于台湾的决定”,这将向那些考虑与台“断交”的国家发出强烈信息:你们要想想“后果”。参议员马基(Edward Markey)说:“如果美国没有一项完整的战略把中国推回去,台湾的官方伙伴可能从现在的17个下降到零。我们必须与我们的台湾朋友站在一起。”[15]但法案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通过后,没有获得更多议员支持。

116届国会开张后,2019年5月,这些议员重提该项议案。9月 16日,南太岛国所罗门群岛与台湾“断交”。所罗门群岛有66万人口,是台湾在南太6个“友邦”中最大的国家。它还是美国“印太战略”布局及“第二岛链”的重要一环,所罗门与台“断交”也意味着美国的印太战略防线出现缺口。这又给了那些亲台议员一个刺激。鲁比奥9月8日在推特上就说:“所罗门群岛正屈服于北京的压力而与台湾断交。国会应该通过《台北法案》发出强烈的信息:美国对于中国政府孤立台湾的行为不会熟视无睹”。他9月16日的推文又说:“美国和国际社会必须把北京对台湾的威吓和孤立台湾的努力推回去”。贾德纳16日在推特上也说:所罗门群岛的决定“是个令人遗憾的错误,所国应撤销此项决定”。他敦促参议院立即考虑 《台北法案》,让那些把对台关系降级而使中国大陆获益的国家“面临后果”。[16]在贾德纳等人极力鼓动下,该法案于9月25日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10月29日在参议院以口头表决方式通过。

众议院中的“亲台”议员也一直在加紧运作。2019年10月18日,众议院外委会主席恩格尔(Eliot Engel)等提出了众议院版本的“台北法案”(H.R.4754),10月30日也就是参议院表决通过的次日,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口头表决无异议通过,而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发表声明,放弃对这一法案的审议权。2020年3月4日,众议院以415票赞成、0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法案。由于参众两院通过的法案版本并非完全一致,众议院版又送回参议院再度表决,并在3月11日获参议院“一致同意”,2020年3月 26日特朗普签署完成立法程序。

本法的核心目的是“助台固邦”。最初的版本中措词严厉地规定对于那些抛弃台湾的国家,美国应该把与它们的关系“降格”(degrade)。但最终立法中表述却是:“在适当的情形下,对于严重损害台湾的安全及繁荣之国家,考虑以符合美国利益的方式并与国会谘商,调整(alter)美国与此类国家之经济、安全及外交交往”。[17]措词较原先缓和了许多。议员们在辩论中提出,美国的利益是多方面的,提升美台关系只是其中之一,而不是唯一。对美国的利益要进行全面平衡。比如当初萨尔瓦多与台“断交”时,美方一度考虑给予某种“惩罚”,但又怕引起该国反弹,尤其是在控制对美移民方面,结果也就不了了之。可见,与台“断交”问题还是要在符合美国利益的前提下来加以处理。该法还规定,在此法实施后一年内,然后在五年之中每一年,国务卿应向国会相关委员会报告根据本法采取的措施。

除了“助台固邦”, 本法也有助于美国在南太和中南美洲对抗中国影响力的拓展。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倡导与有关国家的经济发展战略相对接,与之共商、共建、共享,受到沿线国家的欢迎,从提出以来,发展迅速,截止2018年9月已有9个拉美国家加入了该项目,其中就有与台湾断交不久的多米尼加、萨尔瓦多。所罗门群岛位于海上丝绸之路南向延伸地带。中所建交以后一个月,所总理索加瓦雷就于10月来华访问,与中方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两国决定加强发展战略对接,在贸易和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农林渔业、交通通信等重点领域打造合作亮点。美国认为这是中国扩张势力,尤其是“一带一路”项目在拉美的发展深深地刺痛了美国。特朗普政府竭力加以诬蔑和抹黑。2018年3月,美国务卿蒂勒森(RexTillerson)就攻击中国说,“通过鼓励不透明的合同、掠夺性的债务操作”,中国“损害这些国家的主权,毁灭它们长远的、可持续的增长的机会”。[18]这个法的出台除了帮助台湾维系其风雨飘摇的“邦交关系”外,也服务于美国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与中国进行竞争的全面战略。

蓬佩奥对于落实该项立法十分热心,2019年2月,他对南太岛国“密克罗尼西亚元首高峰会”发表视频讲话,主要内容就是赞扬台湾“是一个成功的民主的故事,可靠的伙伴和世界上追求美好的力量”,对南太岛国继续维持对台邦交“表示尊敬和支持”。[19]4月他又访问南美四国,宣扬新“门罗主义”,其中包括了台湾的“邦交国”巴拉圭,目的就是防止其与台“断交”。8月,蓬佩奥又访问密克罗尼西亚,他是访问该国的第一位美国务卿,并与密克罗尼西亚、马绍尔群岛、帕劳等3个太平洋岛国的领导人会面,宣扬中国的“威胁”,竭力劝说它们维持对台“邦交”。[20]

2020年8月下旬,美防长自疫情以来第一次出访亚太地区,其中就包括了南太岛国帕劳。该国虽然只有2万人口,却是在连接夏威夷和关岛的北太平洋航道上,具有战略重要性。此访的目的之一也是帮助台湾巩固与该国的“邦交”。

3、《台湾保证法》(TaiwanAssurance Act,纳入2021财年拨款法之中)。近年来,国会常常采用“裹挟式”立法,即“大法套小法”的办法,在每年的拨款法案中塞进涉台条款或涉台法案。因为国务院、国防部的拨款法案都是上千页的内容极其庞杂的文本,涉及台湾的那几条或几页夹在其中也就蒙混过关了。由众议院外委会主席恩格尔和资深共和党议员麦考尔(MichaelMcCaul, R-TX)等提出的纳入《2021财年联邦政府综合拨款法》中的《台湾保证法》就是这样一个典型。这是一个“大杂烩”,表达了国会的如下“意向”:台湾是美国自由开放印太战略至关重要的一部分,美国政府支持台湾发展不对称能力,敦促台湾增加防务开支;美国对台军售常态化以增强其防卫能力;支持台湾拓展国际空间;要求国务院就《台湾旅行法》的执行情况向国会提出报告,等等。[21]

此外,每年的《国防授权法》中,亲台议员都会塞进他们的私货,即所谓“搭车条款”。2018财年的授权法中将“六项保证”和《与台湾关系法》并列为美对台政策的“基石”,还提出美台军舰相互停靠的可行性,[22]邀请台参加红旗军演等。在2019财年授权法中又提出,美应及时检讨与响应台湾提出的军购需求,以改善对台军售的可预测性;推动与台进行实战训练与军事演习的机会,美适度参加台年度汉光演习,扩大人道救助和救灾合作;国防部可派美国医疗船访台。2020财年的授权法鼓吹美舰“常态化穿越台湾海峡”, 并鼓励美国的盟国也这样做。2021财年授权法建议邀请台湾参加环太军演等等。此外,国会议员们还提出了许多别的涉台法案,如《防止台湾遭入侵法案》(2020年7月)、《台湾关系强化法案》(2020年10月)、《台湾主权象征法(2020)》、《台湾防卫法》等。

诚然,正如卜睿哲所言,这些法律对总统“没有约束性。它们表达了国会的意向(sense),提出了建议,但并不要求总统去做任何他不愿意做的事情。但通过这些立法创造了一个大的氛围,它们是否侵蚀了总统的宪法权力、侵蚀了他总司令和首席外交官的权力仍然是可以争议的。”[23]这些法律的通过至少表明了一种趋势:美国的实际政策离一个中国越来越远,离“一中一台”、“两个中国”越来越近;它对行政当局施加了压力,而如果政府(如蓬佩奥之流)要继续提升美台关系,国会已经为他们提供了路线图。

三、任用亲台人士执掌要职,把台湾纳入印太战略

特朗普政府是一届借助民粹主义上台的政府,是极其保守的政府,正如一位高官所说的:“从人员角度说,本政府的台湾团队是历届政府中最强硬的”。[24]其中特别是主管涉台事务两位官员,即特朗普的第三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John Bolton)和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薛瑞福(Randy Schriver)。

博尔顿是个新保守主义者,曾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负责军控和不扩散事务的副国务卿、驻联合国大使。特朗普于2018年3月任命其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一贯亲台,对于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历来不满,对于美台没有官方关系愤愤不平,并多次撰文批评一中政策,认为“毫不含糊地支持台湾能最好地服务于美国利益”[25]。2016年1月台湾选举刚刚结束,他就撰文为蔡英文的胜选喝彩,批评奥巴马政府的“软弱”,并称,奥巴马反正只有一年了,由于台湾重新由民进党主政,对于一年后产生的美国新总统来说就有了新的机会,如果他大胆采取行动,“是有可能扭转中国的似乎一往直前向东亚霸权的进军的”,而打“台湾牌”即是办法之一。如果中国不肯在东亚后退,美国有办法迫使它这样做。他还设计了一个供新总统攀登的提升美台关系的“外交阶梯”:先是在国务院正式接待台湾“外交官”;继之可将美国在台代表机构由非官方的“协会”升格为官方的外交使团;邀请台湾“总统”正式访问美国;允许美国的大部分官员正式访问台湾进行政府间交往;直至完全恢复外交承认。他认为打这张牌一定可以有效对付北京。[26]一年之后,特朗普当政,这是博尔顿期盼的总统。他再次写道:“美国早就该重新评估对一个中国的承诺了”。[27]

2018年3月,博尔顿被特朗普任命为他当政十三个月来的第三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总算是遂了博尔顿的心愿。一旦登上高位,博尔顿就努力提升对台关系,其中的一个事例是2019年5月下旬,台湾“国安会秘书长” 李大维访问美国,博尔顿接见了他。李大维在美还与美方官员一起会晤了台湾“邦交国”帕劳、马绍尔群岛的官员,表示了美对台湾与这两个国家关系的支持,这都是没有先例的。也正是在博尔顿的积极参与和推动下,才通过了售台66架F-16v战机和108辆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这样的先进武器。2019年4月1日,博尔顿又在推特上写道:“中国军方的挑衅不会征服台湾的人心,但这将加强全世界珍视民主的人民的决心。《与台湾关系法》和我们的承诺是很明确的。”[28]

另一个受到重用的亲台人士是薛瑞福( RandallSchriver)。薛瑞福曾任小布什政府第一任期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离开政府后在华盛顿郊区创办了一家亲台智库2049计划研究所,并长期担任首席执行官和主席。他历来亲台,在2008年台湾选举前夕,他和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卜大年(Daniel Blumenthal)牵头的“台湾政策工作小组”出台了一份报告,名曰《巩固自由亚洲——21世纪的美台关系议题》,报告竭力鼓吹“一中一台”, 妄称“尽可能在美国对华政策中把台湾分离开来,不要把美台关系置于美中关系的框架下。美台关系应该有单独的议程”,要求“解除对政治交流的限制,提高交流的品质和权限;允许台湾的领导人访问华盛顿,直接和美国领导人进行交流;允许更高级别的美国政府官员到台湾进行访问”等等。[29]为了给民进党张目,薛瑞福和卜大年还在台湾选举前夕专程赶到台北举行报告的发布会,自然,这也没有能够挽救民进党在2008年选举中的败局。

2017年11月在参议院外委会确认其任命的听证会上,薛瑞福一再表示支持美国军舰在台湾港口停靠,称:“因为我们保留自己定义一个中国政策的权利,所以其中可以包含开始进行美国军舰访问台湾,反之亦然” ,“这可以服务于我们的政治目标,即支持台湾和威慑中国”。[30]2018至2019年薛瑞福担任负责印太安全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这可是一个掌管对台事务,尤其是美台军事关系的关键职位。薛瑞福利用手中的权力,为售台武器大开绿灯,提升双方的军事关系,着力渲染台湾在“印太战略”中的重要性。2018年7月18日,他在一个研讨会上表示, “我们相信,台湾是促进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的伙伴,而且可以作出有价值的贡献”[31] 。

8月 7日,他又在企业研究所的一次会上表示,台湾对于开放、自由的印太概念是一个重要贡献,并且显示了民主、良知和人权的价值,台湾对于整个地区推广这种价值可以发挥作用,美国应该“创造性地思考,如何在推广这些价值中继续与台湾的伙伴关系”。[32]2019年4月10日,薛瑞福又在斯坦福大学的一次研讨会上发表讲话阐述台湾对美国印太战略的重要性,他说,“一个强大的和安全的台湾可以阻止侵略,保卫台湾人民和他们来之不易的民主,并以他们自己的条件与中国打交道“。[33]

5月 3日,薛瑞福就国防部一天前发表的《中国军力报告》举行记者招待会,妄称大陆对台威胁日增,美国十分关切,“美国所能做的就是忠实履行《与台湾关系法》。过去的历史清楚显示,台湾受到威胁时美国的反应是采取适当方式支持台湾,我们想看到台湾能保持其地位,而不受任何恫吓”。[34]

6月1日,美国防部发布了《印太战略报告》,其中印太国家和地区被分为五类,台湾被列在仅次于美国盟国的第二类,实际是伙伴中的第一类。报告说:它们的“民主是可靠的、有效的,是美国天然的伙伴。它们贡献于美国在世界各地的使命,并采取积极步骤支持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国际秩序。我们希望这种关系的力量能被复制到印太地区新的正在蓬勃发展的关系之中去。”这样,台湾就被美国防部当做了“示范性的伙伴”,可供别的伙伴学习的样板。报告也鼓励别的盟国和伙伴发展对台关系。报告还说:“一个强大、繁荣和民主的台湾”是与美国利益休戚相关的“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的一部分,“美国寻求与台湾的强固的伙伴关系,将忠诚地履行《与台湾关系法》,这是我们对印太地区安全和稳定的广泛承诺的一部分” ,“美国与台湾军事关系的目的是要保证他们继续安全、自信、不受威吓,并能以自己的条件与大陆和平地有成果地进行交往”。[35]这样,美台关系被正式纳入了印太战略的框架,成为美国印太战略的组成部分;《与台湾关系法》也因此具有了新意义,台湾问题的未来也成为美国印太战略的一部分,美国用印太战略给台湾买了新的“安全保险”;但台湾问题不是印太战略中被动的因素,恰恰相反,美国要积极地发挥其作用,这就是对中国打“台湾牌”。

2020年10月 18日,卸任后的薛瑞福在大西洋学会的两岸关系讨论会上发言说,对美国政府而言,台湾的重要性在增长,它不仅仅是密切伙伴,美国对它不仅有《与台湾关系法》的法律义务;“台湾的生存与安全是美国确保整个自由开放的印太的关键,美国也开始将台湾视为现代的‘福尔达地带’,台湾的一些南太邦交国是我们第二岛屿链上的重要据点。”[36]

台湾把加入美国的印太战略视为提升美台关系、彰显台湾对美国的重要性的难得机遇。2017年12月12日,在“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莫健(James Moriarty)访问台湾时,蔡英文对他说,相信台湾可以对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做出贡献,台湾将在区域稳定上持续扮演重要角色,会与美国一起稳定朝鲜半岛情势,并与美国在此区域的盟友深化合作,“台湾也将加速军事改革,以拥有更坚实的自我防卫能力。我们不只愿意保卫自由、开放的共同成果,更愿意守护以法规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蔡英文专挑美国人爱听的话说,自然得到莫健的首肯。莫健表示,美国肯定台湾参与各项国际事务所展现的意愿和能力。[37]

四、提升美台实质性军事关系

在打造印太战略的大前提下,美国刻意提升与台湾的军事关系,包括硬件和软件。

美对台军售“常态化”,数量、质量均有大幅度提升。长期以来,美国对台军售是采用“打包”方式的。美国一届新政府上任,台方会向美方提出一个要求军购的清单。美国防部会进行审议,把不适宜卖的项目删掉。有时,国防部还会派出专门小组到台湾进行“评估”,与台方进行商议。及至国防部初步确定后,便提交给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安会先会举行副部级跨部会议。如副部级会议仍有争议,再举行部级会议。如果部级会议仍有分歧,便提交给总统裁定。这种方式有一个较长的流程,耗时较多,因此对台军售次数较少,一般一届总统任期(四年)就是一两次。如在奥巴马两届任期内就是三次。这种打包方式在小布什政府期间一度有所改变,但后来又恢复了。特朗普是不喜欢受规矩约束的,他的政府认为这样“打包式”的军售对双方都不方便,而且易受政治因素干扰,如政党轮替时前任政府已经通过审查的,新政府还得重新审查一遍,使军售拖延了时间。特朗普政府决定改变这种模式,采取“逐案方式”,个别审查、个别通告,完全常态化,与对别地的军售采取一致做法,也便于台方安排预算。2018年7月 18日薛瑞福在传统基金会的一次讲话中明白表示,美方有意与台湾建立“正常、常规的军售关系”,台湾是美国军火的大主顾,应该享受一般军火贸易的自由。于是,在特朗普任内美对台军售从次数、金额、技术领先度都创下了记录:4年之中一共售台11次军火,总价值183亿美元,台湾成为美最大的军品客户之一,又狠狠地向美国军工综合体交了一笔保护费。

出售的武器也越来越先进,在奥巴马-马英九时期,台湾就要求美国售于F16C/D型战机。奥巴马政府权衡再三,只同意将台湾原有的145架F16A/B型战机升级。因为升级会拖延很长时间,每次只能有一二十架飞到美国去做升级,完成以后下一批再飞过去一二十架,台湾不满,国会里的亲台议员更加不满,2011年众议院外事委员会还特地举行“台湾为什么是重要的”听证会,以发泄对奥巴马政府的怨恨。[38]而制造F16战机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称,对台出售66架F-16C/D战机将能使即将关闭的生产线继续运营,维持该公司在43个州的约11000个直接就业机会。[39]为了抚慰保守派议员,时任“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的薄瑞光(Raymond Burghardt)搪塞说:F-16A/B升级与售台F-16C/D战机是两码事,此次升级并不排除未来出售F-16C/D战机的可能性。[40]时来运转,台湾求购66架F16C/D型战机的要求(价值80亿美元)终于在特朗普任内实现了。美台还决定在台湾设立战机维修中心。美对台军售中还包括了108辆M1A2主战坦克、多种型号的导弹、MK-48AT重型鱼雷及相关设备、6套爱国者III导弹等。美国还同意向台湾转让与爱国者III相关的“航太铝合金大型精密铸造零组件制程技术”。

美国售台武器是“守中带攻”的,F16战机无疑是攻击性的。此外,射程300多公里的“海马斯”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系统,相当于短程导弹。岸置鱼叉反舰导弹及反坦克导弹、MQ-9大型无人机等也都是这样攻守兼备型武器。所谓“防御性武器”的伪装早就遮掩不住了。

美方十分清楚大陆和台湾军力上的巨大差距,一方面怂恿台当局增加军费,购美国先进武器;一方面鼓吹发展所谓“非对称性作战”的武器和准备,诸如反舰艇导弹、反登陆作战、高度机动性近海巡航导弹、大量适合台地理环境的小型武器装备等等。

从2004年起,台湾的汉光军演的计算机仿真部分就采用了美国的联合战区层级仿真系统(JTLS),并邀请美国观摩团进行观摩,提供建议。美方对此一直秘而不宣。2019年12月,美国印太司令部公开宣布,将派联络官作为军事通报对接窗口参与汉光计算机仿真军演。这是为美台进行联合计算机兵推做准备。2019年11月,美台还首度举行了大规模网络联合攻防演练,美国在台协会代理处长谷立言(Raymond Greene)表示,期待与台湾密切合作,拟设立台湾的“国际网络安全卓越中心”,以便在网络安全问题上加强台湾与印太地区的合作。

美方知道军舰停靠台湾港口的敏感性,便尝试着“打擦边球”。2018年美海军派遣了一艘科研船“托马斯·汤普森”号四次来台,停泊在高雄港,打着与台学术机构合作研究的名义,试探大陆的底线。中方提出了严正的交涉。

多年来美国协助台湾训练特种部队,但都采取“只做不说”的办法。2020年美特种部队第一次泄露了在台湾进行训练的视频,台防务部门也称其为“正常军事交流”。美方还继续在亚利桑那州卢克军事基地为台培训F-16战机飞行员及后勤人员。

此外,近年来美舰还频繁穿过台湾海峡炫耀武力,2018年3次,2019年7次,2020年更达13次,创下14年来最多。美国还鼓励一些盟国派遣军舰穿越台湾海峡,替美国为虎作伥。在美国怂恿下法国、加拿大都派遣了军舰通过台湾海峡。

五、支持台湾拓展国际空间

2016年台湾政权更迭后,蔡英文当局拒绝承认“九二共识”,不认可先前的安排,2017年台湾未能获邀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大会。美国的亲台议员愤愤不平,7月下旬,由众议院外事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约霍(Ted Yoho)、夏波等6名众议员共同提出一项决议案,要求国务卿提出协助台湾取得明年世卫大会观察员资格的策略报告,并在大会结束后提出评估报告。台湾当局一直想参加国际民航组织、国际刑警组织的活动,在民进党执政期内自然更无希望。美亲台议员多年来一直在替台湾发声。加德纳和马基等参议员于2018年5月25日提出《2018年台湾国际参与法案》,其中强调,支持台湾参与适当的国际组织是美国的政策,要求美国在国际组织中的代表利用美国的话语权和投票权为台湾发声,支持台湾的参与;同时要求总统及其代表在所有与中国的交涉中,向中方提出台湾参与适当国际组织的问题。[41]加德纳在提出法案时说,“美国有义务尽其所能强化台湾在国际舞台上的态势,法案将确保重要的国际组织不会因为中国的霸凌手段而对我们的盟友台湾视而不见”。马基则发表声明说,在不要求国家地位的国际组织中,台湾长期以来都是活跃和有成果的贡献者,“台湾的参与应该持续下去,我们对盟友及伙伴有更广泛的责任,确保胁迫不会成为印太地区和其他地方的常态。”[42]由众议院外委会主席罗伊斯及民主党首席议员恩格尔领衔,172名两党众议员还联名致函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强烈敦促”世卫组织无条件让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2018年和往后的世界卫生大会及相关技术性会议,自然也无果而终。[43]

支持台湾的国际参与也是前述《台湾保证法》的重要内容。该法倡议台湾“有意义地参与”联合国、世界卫生大会、国际民航组织及国际刑警组织的活动,并鼓动台湾成为“联合国粮农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及其他不需要主权国家资格的国际组织的正式成员”。[44]法案在这里又混淆视听了,联合国粮农组织和教科文组织是联合国的下属组织,当然是该由主权国家组成的,跟台湾是无缘的。

六、打造“台美供应链”,打压大陆高科技产业。

2020年8月台湾解禁了美国含瘦肉精的牛肉和猪肉进口,一个长期阻碍美台经贸关系的问题得到解决,美方十分满意。作为奖励,9月特朗普政府派副国务卿克拉奇访台,强调打造“台美供应链”, 鼓励台商对美投资。11月20日,首次 “台美经济繁荣伙伴关系对话”通过视频方式举行,美方的主要代表正是副国务卿克拉奇。对话有七大议题,包括医疗安全、5G网络、供应链安全、投资审查、科技与技术、基础建设及能源。

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大陆的打压集中在高科技方面,美方又把台湾高科技产业引入其中,充当打手。2018年11月,美商务部工业安全署出台了一份史上最严格的出口管制清单,将人工智能、芯片、机器人、量子技术、脑机接口、生物技术等均列入其中。出口管制不仅涉及美国企业,也包括使用了美国技术和零部件的外企。如果它们要就上述各项进行交易,均需向商务部申请许可证。而对中国大陆出口的许可证无疑是会被拒绝的。美方鼓吹“拥有共同价值观的民主经济体合力建立更可靠的供应链”,“美国在台协会”驻台北办事处主任郦英杰(Brent Christensen)在2020年9月的一次讲话中称,重组供应链的问题是美国即将开启的与台湾的新经济对话“清单上的首要议题”。在这方面有两个突出事例,一个是2017年 鸿海旗下富士康集团斥资100亿美元,第一步选择在威斯康辛州设厂,生产世界最先进的用于电视和其他产品的显示屏。特朗普本人对该项目非常重视,多次会晤鸿海集团总裁郭台铭。7月27日,特朗普还与郭台铭一起举行记者会宣布这一消息。特朗普发推文感谢富士康的投资,称这可能为威州创造13000个就业机会。[45]

另一突出事例是台湾积体电路制造,简称“台积电”在亚利桑那州投资设厂。台积电是世界最大、最先进的芯片制造商,苹果、华为、小米等都使用它提供的芯片。特朗普政府制裁中兴、华为,禁止美国企业以及使用美国技术和零件的外企与之进行商业往来,从而使华为不能从台积电获得芯片供应。2020年5月,台积电宣布斥资120亿美元在亚利桑那州建设可制造5纳米先进芯片的工厂。这使美方一些官员深受鼓舞。国防部负责印太安全事务的代理助理部长海大卫(David Helvey)在2020年10月的美台国防工业视频会议上说,美国所用的芯片有47%是台湾制造的,台积电宣布在亚利桑那州投资建厂,“改变了游戏规则,不仅对半导体产业,而且对美国国家安全带来影响”。“这一决定不仅将创造成千上万个就业岗位,而且将促进高科技的下游产业的群聚,支持美台在未来技术中的领导地位……确保我们的芯片,如同我们的军队,可以抵抗各种潜在的威胁”。[46]

美台通过打造共同供应链打压中国大陆高科技产业尚在起始阶段,值得我们高度重视。

小 结

从1979年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美国对台湾政策在不同政府时期会有调整,有不同的表现,但其宗旨却始终不变,那就是以最小的代价,通过各种方式阻止两岸关系朝着统一的方向发展,阻止中国实现最终完全统一。特朗普政府时期也是这样,史达伟在传统基金会的讲话中说:“我们支持长期以来台湾海峡的现状”,这种现状就是“不统、不独、不武”,就是台湾与祖国大陆相分离的状态。

但特朗普时期美国对华政策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美国对台湾政策也出现了重大变化。有一个问题是过去二三十多里中国学者经常与美国学者讨论的,那就是台湾对美国到底有什么意义?因为台湾对中美两国的重要性是不同的,台湾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但它不是美国的核心利益。中国需要台湾,这涉及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美国为什么需要台湾呢?主流的美国学者、代表官方意见的学者总是说,第一,美国有《与台湾关系法》,美国对台湾安全作了承诺,这关系到美国的国际信誉;第二,台湾是美国的重要经济伙伴;第三,台湾是一个新兴的民主体,美国有义务保护、支持它。台湾对美国有战略意义吗?主流的学者是否定的。但保守派学者直言台湾对美国是有战略意义的。如薛瑞福等在《巩固亚洲的自由》这个报告中就提到:“一旦控制了台湾(加上台湾海峡),中国将能在冲突中有效阻止美国及其盟国进出关键性的海上航道,并能让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势力深入亚太地区。”[47]到了特朗普政府时期,由于美方在《国家安全战略》、《国家防务战略》中明确把中国定位为“对美国力量、利益和影响”的最主要挑战,是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是要改变“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的“修正主义国家”,并在实践中对中国实行全面的打压、遏制,包括提出印太战略进行围堵,并确定无疑地把台湾纳入了这个战略,台湾对美国战略重要性凸显了。正如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的助理国务卿、现任拜登政府国安会印太事务协调员的坎贝尔(Kurt Campbell)2020年12月8日在台北的一次会议上所说的,不了解台湾战略重要性的时代已经过去;美国两党都有许多人认识到与台湾维持强健的伙伴关系的深刻战略重要性与利益。[48]也就是说,自从特朗普政府提出印太战略以后,台湾对美国的战略重要性由“隐形”变成了“显性”,本文对此作了阐述。

那么,在本文叙述的时期,台湾对美国的战略意义体现在哪些方面呢?首先,保持两岸分离的状态对中华民族的复兴是一个大的牵制,这有利于美国与中国的竞争;其次,在美国的印太战略中,台湾对美国具有军事上的价值;第三,美国已经并可以进一步把台湾纳入打压中国的轨道;第四,美国诬蔑中国的“一带一路”旨在“重塑国际体系、规则和网络来推进中国的全球利益和愿景”,帮助台湾维持其“邦交国”对于美国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是重要的。[49]因此,史达伟要在2020年8月的讲话中强调:“我们与台湾的关系不是从属于我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的,我们与台湾的友谊和合作有其自身的原因”。[50]其实,所有原因都是针对着中国的。但不管怎样,台湾仍然不过是美国的战略棋局上的一个棋子,美国对台湾仍然不过是“工具性利用”而已。

原载《台湾历史研究》2021年第一期。

注释:

[1]如见正源编著:《克林顿访华言行录》,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第205页。

[2]Republican Platform 2016,p.48, https://prod-cdn-static.gop.com/media/documents/DRAFT_12_FINAL%5B1%5D-ben_1468872234.pdf【上网时间:2021年8月28日】

[3] “ Remarks by DavidStilwell,Assistant Secretary of State for East Asian and Pacific Affairs, atthe Heritage Foundation,” August 31, 2020,https://www.ait.org.tw/remarks-by-david-r-stilwell-assistant-secretary-of-state-for-east-asian-and-pacific-affairs-at-the-heritage-foundation-virtual/【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所谓“六项保证” 就是:美国不同意设定终止售台武器的期限;不同意在对台军售前事先与中国政府商量;不充当台湾与大陆之间的调停人;不同意修改《与台湾关系法》;不改变对台湾主权的立场;不对台湾施加压力,促其与大陆进行谈判。里根的备忘录是说:美国削减售台武器是以中国继续承诺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为条件的,售台武器的数量和质量将完全取决于台湾所受到的“威胁”的程度。见中美关系报告编辑小组主编:《中美关系报告, 1981-1983》, 台北中研院美国文化研究所,1984年,第100页;James Mann, About Face. A History of America’s Curious Relationshipwith China, From Nixon to Clinton( New York: Alfred A.K, 1999),p.127.并见陶文钊:《中美关系史(1972-2000)》下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129-132页。

[4]见林冈、周文星:《美国国会的涉台立法规律与发展趋势研究》, 《美国研究》2021年第1期第47页。

[5]钱其琛:《外交十记》,世界知识出版社2003年,第313页。

[6] “Chabot- Sherman TaiwanTravel Act Signed into Law,” March 20 2018, https://sherman.house.gov/media-center/press-releases/chabot-sherman-taiwan-travel-act-signed-into-law【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7] H.R. 535 (115th):Taiwan Travel Act,March 2, 2018,

https://www.govtrack.us/congress/bills/115/hr535/text【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8]Stapleton Roy,“Trump’s Incredible Risky Taiwan Policy,”April 19, 2018, https://www.chinafile.com/reporting-opinion/viewpoint/trumps-incredibly-risky-taiwan-policy【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9]“ Rubio Joins Gardner-led LetterRequesting Speaker Pelosi Invite Taiwan’s President to Address Joint Session ofCongress, ”February 7, 2019, https://www.rubio.senate.gov/public/index.cfm/2019/2/rubio-gardner-cotton-cornyn-and-cruz-send-letter-requesting-speaker-pelosi-invite-the-president-of-taiwan-to-address-a-joint-session-of-congress【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10]Richard Bush, “ The Problem with Inviting Taiwan’s Tsai Ying-wen to Speak to aJoint Meeting of Congress,” February 8, 2019,https://www.brookings.edu/blog/order-from-chaos/2019/02/08/the-problem-with-inviting-taiwans-tsai-ing-wen-to-speak-to-a-joint-meeting-of-congress/【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11]Michael Pompeo,“ Lifting Self-Imposed Restrictions on theUS-Taiwan Relations,” January 9, 2021,https://2017-2021.state.gov/lifting-self-imposed-restrictions-on-the-u-s-taiwan-relationship/index.html.【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拜登政府就任后国务院又重新制定了关于美台之间官员互访的规定。

[12]David Brunstrom, “U.S. reviewing El Salvador relationship after Taiwanbreak: spokesman,” August 22, 2018,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el-salvador-china-taiwan-usa-idUSKCN1L7083【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13]Gerrit van der Wees, “ Taiwan’s Break of Relations with El Salvador,” September18, 2018,https://taiwaninsight.org/2018/09/19/taiwans-break-of-relations-with-el-salvador/【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14]Gardiner Harris, “ U.S. Weighed Penalizing E Salvador OverSupport for China, Then Backed Off,” September 28, 2018, https://www.nytimes.com/2018/09/29/world/americas/trump-china-taiwan-el-salvador.html【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15] “ Gardner, Markey,Rubio, Menedez Introduce Legislation to Defend Taiwan,” September 5, 2018,https://www.markey.senate.gov/news/press-releases/gardner-markey-rubio-menendez-introduce-legislation-to-defend-taiwan【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16] “Rubio, Gardner urge passing ofTAIPEI Act in wake of Solomon Islands' switch to China,”September 17, 2019,https://twitter.com/SenRubioPress/status/1170425497970446336【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17] S.1678 - Taiwan Allies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TAIPEI) Act of 2019,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6th-congress/senate-bill/1678/text【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18] Tim Fernholz, “ EightCountries in Danger of Falling into China’s ‘Debt Trap’,”March 8,2018, https://qz.com/1223768/china-debt-trap-these-eight-countries-are-in-danger-of-debt-overloads-from-chinas-belt-and-road-plans/【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19] “Statement fromSecretary Pompeo to the MicronesiaPresident Summit, ”February 19, 2019,https://fj.usembassy.gov/statement-from-secretary-pompeo-to-the-micronesia-presidents-summit/【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20] Meaghan Tobin,“MichaelPompeo’s Visit to Micronesia HighlightsUS Anxiety about Chinese RisingInfluence in Pacific ,”August 5, 2019,https://www.scmp.com/news/asia/diplomacy/article/3021435/mike-pompeos-visit-micronesia-highlights-us-anxiety-about【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21] H.R.2002 - Taiwan Assurance Actof 2019,116thCongress (2019-2020)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6th-congress/house-bill/2002/text【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22]美台“军舰互靠”问题一经提出,即遭到中国方面强烈反对,中国驻美大使馆公使李克新于12月警告说: “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驻美公使李克新:美国军舰抵达台湾之日,就是解放军武力统一之时”, 2017年 12月9日,观察者,https://www.guancha.cn/local/2017_12_09_438463.shtml【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连“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莫健(James Moriaty)也表示,“这很危险,最终成为美国法律的机会不大”。萧师言、李倩等:《美众院鼓捣“助台返世卫”法案》,《环球时报》2017年7月 29日。

[23]Richard Bush,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Policies toward Taiwan,” June 5,2019, https://www.brookings.edu/on-the-record/the-trump-administrations-policies-toward-taiwan/【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24]Josh Rogin,“ Trump Is Falling to Counter China’s Diplomatic Assault on Taiwan, ”September6 2018,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global-opinions/trump-is-failing-to-counter-chinas-diplomatic-assault-on-taiwan/2018/09/06/e744f97c-b20c-11e8-9a6a-565d92a3585d_story.html【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25] 2020年4月16日,已经被特朗普撵走的博尔顿在推特上贴出他20年前在《台北时报》上发表的文章:“ Dual Recognition Acknowledges Reality ,” Taipei Times, April 16, 2020,https://www.taiwannews.com.tw/en/news/3917236【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26] John Bolton, “The U.S.Can Play a ‘Taiwan Card’,” John 17, 2016,https://www.wsj.com/articles/the-u-s-can-play-a-taiwan-card-1453053872【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27] Bob Davis’s Blog,”Taiwan ,Once Again, Key Issue in US-China Relations,” June 14, 2018, https://www.google.com.hk/search?newwindow=1&source=univ&tbm=isch&q=bob+davis+blog,+Taiwan+,Once+Again,+Key+Issue+in+US-China+Relations/【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28]《博尔顿接见台湾“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蔡英文当局高调炫耀》,2019年5月17日,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20755&s=fwzxfbbt【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29] Dan Blumenthal andRandall Schriver, “Strengthening Freedom in Asia: A Twenty-First-Century Agendafor the U.S.-Taiwan Parnership,”. https://focustaiwan.tw/politics/201807190013【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30] Julian Ku,“ It looks like theU.S. just quietly backed down against China Again,” Foreign Policy, November 30, 2017,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us-backs-down-against-china-taiwan-port-calls-2017-11【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31] Rita Cheng and EvelynKao, “ American Officials Deems Taiwan Partner in U.S. Indo-Pacific Strategy,”July 20, 2018, https://www.taiwanembassy.org/se_en/post/2264.html【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32] Randall Schriver, “U.S.Policy in Southeast Asia,” Remarks at the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Washington, D.C.,August 7, 2018,https://www.c-span.org/video/?449519-1/us-policy-southeast-asia&start=118.【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33] The Department ofDefense,“The Indo-Pacific Strategy Report. Preparedness, Partnerships, andPromoting a Networked Region,”June 1, 2019, https://media.defense.gov/2019/Jul/01/2002152311/-1/-1/1/DEPARTMENT-OF-DEFENSE-INDO-PACIFIC-STRATEGY-REPORT-2019.PDF【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34] Assistant Secretary ofDefense for Indo-Pacific Security Affair Randy Schriver Press Briefings on the2019 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 China, May 3, 2019, https://www.defense.gov/Newsroom/Transcripts/Transcript/Article/1837011/assistant-secretary-of-defense-for-indo-pacific-security-affairs-schriver-press/【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35]The Department of Defense,“The Indo-PacificStrategy Report. Preparedness, Partnerships, and Promoting a Networked Region,”June 1, 2019, https://media.defense.gov/2019/Jul/01/2002152311/-1/-1/1/DEPARTMENT-OF-DEFENSE-INDO-PACIFIC-STRATEGY-REPORT-2019.PDF【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36] Randy Schriver, “Taiwanand the Future of U.S. Strategic Competition, October 19,2020.https://www.atlanticcouncil.org/event/cross-strait-seminar-series-taiwan-and-the-future-of-us-china-strategic-competition/【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福尔达地带’位于德国中部黑森州和图林根州的交界。在冷战时期为东德与西德的边界,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又是最容易发生冲突的地方。

[37]张云峰:《蔡英文想加入“自由印太”抗衡大陆》, 《环球时报》 2017年12月13日。

[38]“Why Taiwan Matters?” Hearing Before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October 4,2011,http://archives. Republicans. Foreignaffairs. house .gov/112/70584.pdf【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39]《台湾求购美制F-16C/D战斗机:久拖不决,欲罢不能》,中国网,2010年8月20日,http://www.china.com.cn/military/txt/2010-08/20/content_20755093_3.htm【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40]《薄瑞光:F-16A/B升级和F-16C/D军购是两件事》, 2011年9月22日,中国新闻网,http://news.china.com.cn/rollnews/2001-09/content_10309036.htm.【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41] S.2962-TaiwanInternational Participation Act, 115 Congress, 2017-201·8,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5th-congress/senate-bill/2962/text?q=%7B%22search%22%3A%5B%22taiwan%22%5D%7D.【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42] “ Gardner, MarkeyIntroduce Legislation to Ensure Taiwan’s Role on World Stage Is notDiminished by China,” May 25, 2018, https://www.markey.senate.gov/news/press-releases/gardner-markey-introduce-legislation-to-ensure-taiwans-role-on-world-stage-is-not-diminished-by-china.【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43] “ 172 Members Push forTaiwan’s Participation at World Health Assembly,” May 16, 2018,https://foreignaffairs.house.gov/2018/5/172-members-push-taiwans-participation-world-health-assembly.【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44]H.R.2002 -Taiwan Assurance Act of 2019,116th Congress (2019-2020)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6th-congress/house-bill/2002/text【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45] Donald J. Trump’s Tweets of July 27, 2017. Online by GerhardPeters and John T. Woolley, The AmericanPresidency Project ,https://www.presidency.ucsb.edu/node/340387.【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46]David Helvey, Closing Keynote Remarks,US- Taiwan Business Council Defense Industry Conference,October 6,2020,https://www.us-taiwan.org/wp-content/uploads/2020/02/2020_october06_david_helvey_dod_keynote.pdf【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47] Dan Blumenthal andRandall Schriver, “Strengthening Freedom in Asia: A Twenty-First-Century Agendafor the U.S.-Taiwan Partnership,”. https://focustaiwan.tw/politics/201807190013【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48] Teng Pei-ju,“Maintaining Relationship with Taiwan of Interest to Biden Administration:Former U.S. Official,” December 8, 2020,https://www.taiwannews.com.tw/en/news/4072576【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49] The White House,“United StatesStrategic Approach toward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May20,2020,https://www.whitehouse.gov/articles/united-states-strategic-approach-to-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上网时间:2021年8月 29日】

[50] “ Remarks by DavidStilwell,Assistant Secretary of State for East Asian and Pacific Affairs, atthe Heritage Foundation,” August 31 2020,https://www.ait.org.tw/remarks-by-david-r-stilwell-assistant-secretary-of-state-for-east-asian-and-pacific-affairs-at-the-heritage-foundation-virtual/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6日 来源时间:2021年11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