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地方选举结果为拜登政府敲响警钟

作者:张昭曦   来源:《世界知识》2021年 第23期  已有 58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1年11月,美国多地举行地方选举,弗吉尼亚州和新泽西州的州长改选尤其引人注目。多年来,弗、新两州一直是民主党占优的“蓝州”,拜登亦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以两位数的得票率优势赢下这两州的选票。但在此次地方选举中,共和党在这两州颇有斩获,拿下多个重要职位,希望力保执政优势的拜登和民主党人恐怕很难等闲视之。

两个关键蓝州的“翻红”

从此次地方选举的结果看,“蓝州翻红”现象十分突出。在弗吉尼亚州,共和党人一举拿下州长、副州长、州检察长职位,并重获州众议院多数党地位;身为政治新人的企业家格伦·扬金战胜民主党老牌政客、该州前州长特里·麦考利夫,使得共和党人时隔12年重夺州长职位。在新泽西州,共和党人虽未赢得州长宝座,却着实给民主党人造成了“压迫感”:寻求连任的现任州长菲尔·墨菲仅以3%不到的优势险胜代表共和党出战的杰克·西塔雷利,没能像此前自由派媒体预测的那样“轻松获胜”;在州参议院第三选区选举中,民主党籍州参议院议长史蒂夫·斯威尼被共和党籍挑战者、一名没有从政经验的卡车司机爱德华·杜尔挑落马下。

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曾说:“胜利有一千个父亲,但失败是一个孤儿。”两党对此次“蓝州翻红”的反应不啻为这句名言提供了新的注脚:国会中的共和党议员、地方上的保守派基层组织感到振奋,开始总结各方面经验,希望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乘势实现政治反扑。民主党方面则无人出面认领失败:总统拜登拒绝将弗州之败归咎于自己;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OC)等民主党进步派人士宣称麦考利夫败在竞选活动“太过温和,没能激发进步派选民投票”。

那么,此番共和党究竟胜在何处,民主党又败在何处?在谈到弗州之败时,拜登认为这与“人民对新冠疫情、就业市场和油价等诸多事宜感到失望和不确定”有关。的确,民众对生活现状的不安与失望是此次地方选举的“题眼”,民主党败在没能有效化解危机,共和党则胜在对此善加利用。

经济议题始终是选民的根本关切。根据美联社的民调,34%的弗州选民在此次州长选举中将经济和就业列为该州面临的最重要问题,比选择其他议题的民众比例都要高。针对疫情下民众对经济前景的担忧,扬金力推税收减免政策,将“降低民众生活成本”作为竞选卖点,与麦考利夫“大税收、大开支”的传统思路形成对比,赢得不少支持。在新州,西塔雷利也推出了相似的减税降负倡议,特别是提出降低该州惯有的高额房产税,受到民众欢迎。

另外就是社会文化议题。共和党方面继续强势扮演“传统价值卫道士”的角色,对民主党人的“文化战争”依然奏效。在弗州,扬金公开抨击“批判性种族理论”,承诺若当选将禁止学校教授该理论,得到许多忧心孩子“价值观混乱”的家长支持。对于刑事司法改革,扬金和西塔雷利都强烈支持维护警察执法权,保证警力投入,反对“过度改革”执法部门,令关切社会治安问题的选民更加认同。

拜登和民主党人“反思”

包括拜登本人在内,许多民主党自由派人士没有将此次“蓝州翻红”看得过于严重。他们的理由之一是,美国政治存在“恒温效应”,总统所在政党上台后,其后再有选举常会出现对其不利的波动,不必对此大惊小怪。然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10月底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71%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正朝错误方向前进”;《今日美国》和萨福克大学11月的民调显示,拜登的支持率已跌至38%左右,在去年总统选举给拜登投票的受访者中有近40%表示不希望他连任。可见,即便考虑到地方选举的固有复杂性,这些不甚乐观的民调数字也足令拜登和民主党方面有所反思。

拜登执政以来,民主党的施政雄心不可谓不强,“美国家庭计划”“美国就业计划”“重建更美好未来”等蓝图或愿景层出不穷,声势颇大。然而,这些计划是否真令普通民众有了更强的获得感,拜登和民主党方面恐怕也是拿不准的。时下,对通货膨胀推高生活成本的焦虑、对子女在学校接受何种教育的忧虑、对社会安全能否得到有力保障的担心,才是不少美国民众关切的“痛点”。扬金认为,共和党之所以令弗州“翻红”,关键就在于对关乎日常生活的“餐桌议题”有着更好的回应;与之相比,民主党方面一味“画大饼”难令民众产生广泛共鸣,这也是聚居郊区的普通中产群体此番显著转投共和党人的关键动因。弗州民主党籍联邦众议员阿比盖尔·斯潘伯格说:“人们选拜登做总统不是要他当小罗斯福,而是为了让美国回归正常,不再混乱。”然而,拜登上台后的种种表现有负此种期待。

近年来,共和党对特朗普可谓心态复杂:一方面,共和党政客眼馋特朗普的“吸票”能力,难以与之切割;另一方面,特朗普及其核心支持者的激进倾向又与美国政治的基本规范相左,长远看不利于共和党的政治活动。此次扬金胜选让共和党看到了破解“特朗普难题”的希望:在竞选过程中,扬金的主张延续了“特朗普主义”的内核,但又没有刻意迎合特朗普本人,基本与之保持“完美距离”。上述做法既保住了特朗普核心选民的支持,又吸引了白人女性等反感特朗普的选民群体,还让民主党方面将扬金与特朗普“捆绑”批判的做法不甚奏效。许多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公开表达了对“扬金路线”的认可,如果共和党决心推广“扬金经验”,拜登和民主党方面就必须思考以“反特朗普”为核心叙事的选战策略究竟能否继续奏效。

拜登执政以来,民主党内部温和派和进步派之间斗争所造成的内耗,不亚于共和党作为反对党给民主党带来的杀伤力。民主党进步派近年来的崛起有目共睹,但他们的主张显然仍未成为美国政治和社会的主流,也仍不足以在民主党内取得多数认同。《纽约时报》对民主党在此次地方选举中表现不佳的警言切中要害:“一个以牺牲两党理念为代价空谈进步政策、以牺牲远见想法为代价纠缠于特朗普的全国性民主党,或将成为只对左派有吸引力的边缘性政党。”

对拜登和民主党而言,发生在2021年秋天的地方选举具有警示意味,如果他们不能尽快调停党内纷争,无法通过更加聚焦民生实际和更有说服力的执政表现扩大选民认同,就不可能有效应对共和党方面着眼于明年中期选举乃至更长远政治规划的愈发强劲挑战。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7日 来源时间:2021年12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