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汪滨: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三重矛盾

作者:海涵   来源:中评社  已有 112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汪滨日前在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台海新观察”第五次会议上表示,中美之间围绕着台湾问题形成了三重矛盾,主权与霸权的矛盾自台湾问题形成之初便已出现;而陆权与海权的矛盾虽也由来已久,但其日渐显着与中国的崛起及中美在西太的力量变化密切相关,并伴随着崛起与遏制的矛盾而存在。可以说,台湾问题作为中美关系中最敏感最重要的核心问题,三重矛盾均集中于此一点之上,这势必加剧台湾问题在中美关系中的敏感性、矛盾性和冲突性,也意味着台湾问题的解决将面临较大困境。中美力量对比虽然仍呈现“美强中弱”的局面,但两国关系在各领域、层面和区域都有着密切的联系和互动,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美国对中国“摊牌”的决心,因而台湾问题的主动权操之在我,美国护持现状的战略目的及政策仍将在一段时期内具有“防御性”特质,这为中国赢得解决台湾问题的时间准备提供了条件。

汪滨表示,中美关系自2016年以来越来越呈现出明显的矛盾性与战略性,两国间在经济、科技、金融、文化、意识形态、外交、政治等多个领域的竞争、博弈甚至对抗,互不信任日渐深化,这不仅强化了美国对华政策中围绕权力争夺与制衡的观念,将中国视为最为主要的战略对手加以防范和制衡,而且美属意在中国崛起即民族复兴尚未实现之际,着力以台湾问题为抓手强化对华战略遏制态势的建构。至此,台湾问题作为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其矛盾内涵已然不仅仅是中国主权与领土完整的核心利益与美国护持台海秩序的矛盾,而延展至中国通过实现两岸统一来深化国家发展和维护自身安全的战略利益与美国维持霸权而对华战略遏制之间的矛盾。台湾问题已然成为中美当前及今后战略博弈的焦点。

“台湾问题产生于亚洲进入冷战之际,美国借朝鲜战争调整其亚太战略并将台海作为对陆权力量防范的关键节点和前沿,开启了两岸分裂的局面。”汪滨表示,在20世纪70年代由于中美苏“大三角”格局变迁,中美关系进入调整期,台湾岛及海峡作为陆权和海权对抗前沿和战略分界线的意味下降。时至今日,中美围绕着台湾问题的核心矛盾已然有重回格局形塑中权力争夺的意味,其态势相对于冷战时期显得更为复杂,呈现出三重矛盾的叠加的效应。

第一,主权与霸权矛盾是根本原因。汪滨指出,台湾问题事关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关系到我国东南向的战略安全,因此被视为我国的核心利益。台湾在二战之后便被纳入美国的战略视野,特别是军方高度重视台湾岛作为美海空军前进欧亚大陆的战略基地作用。中国维护主权权益与美国护持霸权利益之间的矛盾,客观上存在着不可调和性和根本对立性,两国在台海乃至西太一线的力量消长必然加剧矛盾的深化。更为重要的是,新中国建立以后中美关系及互动的历史经验表明,中国维护自身国家主权权益向来与反对大国霸权主义紧密相连,并以之为前提。实现祖国统一既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又是中国人民的夙愿,随着我国维护主权权益力量准备的不断提升和强大,中美围绕台湾问题的主权和霸权矛盾必然会最为显着的特征。

第二,崛起与遏制的矛盾成为现实主因。汪滨表示,中国崛起的问题是进入21世纪20年来中美国际关系学界和政界讨论得最多的话题,已经成为影响美国对华认知和战略设定的一个关键词。特别是在美方看来,中国崛起成为对美国霸权会产生根本性颠覆的主要挑战因素,为此有必要在中国崛起尚难以对美国既有权力和地位产生实质性挑战之前,将其扼杀于进程之中。美国政策制定者与战略家们在设想对华政策与亚太战略并不会依据两国关系的现状而为,而是将中国可能对美国提出权力挑战视为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在这一思考逻辑之下,美方在台湾问题上便陷入一种政策矛盾境地,究竟是要维持台海的秩序稳定还是将台湾作为撬动中国的“杠杆”。

第三,陆权与海权的矛盾构成基础动因。汪滨指出,中美之间的地缘政治矛盾,既由来已久,呈现出显着的陆权与海权关系的结构性特征,又在当前战略博弈深化背景下展现出矛盾深化的现象。随着冷战结束后美国对华政策的调整,特别是特朗普政府强化对华战略竞争的策略影响下,美国重新将台海视为对华开展地缘政治防范的重点和前沿,自2017年以来至今持续性派遣军舰定期穿航台湾海峡,甚至鼓励其盟友参与美军主导的相关行动,俨然重新将台海视为中美陆权和海权对抗的前沿,将两岸统一视为对于当前中美地缘政治关系的根本性否定,认为统一特别是武力统一是改变中美陆权与海权关系的重大事件,不论中国大陆采取何种方式,中国的统一都将意味着陆权力量在西太对海权优势的形成。美国自二战以来在西太地区所获得的海权至今仍未受到根本性挑战,地缘政治的博弈势必是长期性的,再加之这个问题也关系到美国的核心利益,恐怕会加剧两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矛盾性。

汪滨认为,中美之间围绕着台湾问题形成了三重矛盾,主权与霸权的矛盾自台湾问题形成之初便已出现;而陆权与海权的矛盾虽也由来已久,但其日渐显着与中国的崛起及中美在西太的力量变化密切相关,并伴随着崛起与遏制的矛盾而存在。可以说,台湾问题作为中美关系中最敏感最重要的核心问题,三重矛盾均集中于此一点之上,这势必加剧台湾问题在中美关系中的敏感性、矛盾性和冲突性,也意味着台湾问题的解决将面临较大困境。因此可以认为,中美之间围绕着台湾问题的博弈越来越进入到“深水区”,矛盾性、对抗性会越来越强,统一和反统一的矛盾将是未来一段时期中美之间博弈的重点,美国加大对台勾连、鼓励盟国介入台海局势、推动台湾问题国际化等都是应对这一矛盾的反映,其目的就是要固守住台湾问题这个“关隘”,规避连带性风险的影响。相对而言,中美力量对比虽然仍呈现“美强中弱”的局面,但两国关系在各领域、层面和区域都有着密切的联系和互动,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美国对中国“摊牌”的决心,因而台湾问题的主动权操之在我,美国护持现状的战略目的及政策仍将在一段时期内具有“防御性”特质,这为中国赢得解决台湾问题的时间准备提供了条件。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15日 来源时间:2021年12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