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与中国Our Memories
当前位置:首页>卡特与中国

吉米·卡特:我为美国的民主感到担忧

作者:吉米·卡特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341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一年前,在无耻政客的引导下,一群暴徒袭击了国会大厦,几乎导致民主权力移交的中断。我们四位前总统一致谴责了他们的行为,并确认了2020年大选的合法性。随之而来的是短暂的希望,希望这场叛乱能够震动全国,从而推动威胁民主的恶性两极分化问题得到解决。

然而,一年过去了,大选被窃取的谎言推手已经统治了一个政党,并在我们的选举制度中煽起了不信任的火焰。凭借永无止境的虚假信息所带来的力量和影响,这些势力还在让美国人民反目成仇。根据美国生活调查中心的数据,36%的美国人——也就是接近1亿持各种政治立场的成年人——认为“传统的美国生活方式正在迅速消失,我们可能需要用武力加以挽救”。《华盛顿邮报》最近报道称,约40%的共和党人认为,对抗政府的暴力行动有时是正当的。

在我的家乡佐治亚州,以及其他诸如得克萨斯和佛罗里达州这样的地方,政客利用他们制造的不信任来制定法律,授权党派化的立法机构干预选举过程。他们为了胜利不择手段,许多美国人也被说服以同样的方式思考和行动,我们安定民主的国家根基正面临来势汹汹的毁灭威胁。我现在担心的是,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如此艰苦奋斗而来的成果——自由公正选举的权利,不受只为扩张自身权力的强人政客的阻挠——在国内已经变得危险而脆弱。

1962年,我本人曾在自家后院遇到这种威胁,一个做票箱掺假的县官员企图窃取我的佐治亚州参议员选举胜果。当时是初选,我在法庭上对这一舞弊行为提出质疑。最终,法官判定结果无效,我赢下了普选。那之后,对民主的保护和促进就成了我的一项首要任务。作为总统,我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在南部非洲和其他地方建立起多数决定原则。

在我离开白宫成立卡特中心之后,我们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促进自由、公正和有序的选举。1989年,我向巴拿马官员提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你们是正直的官员还是窃贼?”从那时开始,我领导了数十个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的选举观察团。在每一次选举中,我与妻子罗莎琳都被成千上万公民的勇气和付出所感动,他们长途跋涉,从清晨到黄昏排队等待,就为在自由选举中投出他们的第一张选票,对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国家重燃希望,为实现自主治理迈出第一步。但我也看到了新兴民主制度——有时也包括成熟的——如何陷落于军政府或渴求权力的专制独裁者手中。苏丹和缅甸就是最近的两个例子。

美国民主若想经得起考验,必须要求我们的领导人和候选人坚持自由理想,坚持高标准的行为准则。

首先,公民虽然可以在政策上存在分歧,但所有不同政治派别必须就公正、文明和尊重法治的基本宪法原则及规范达成一致。公民应该能够轻松参与透明、安全和有保障的选举进程。对于选举违规的举报,应以诚信的态度提交法院裁决,所有参与者均需同意接受裁决结果。选举应和平进行,不受恐吓与暴力威胁。

第二,我们必须推动改革,确保选举的安全和普及,保证公众对选举结果准确性的信心。非法投票的虚假指控和毫无意义的反复审计只会有损于民主理想。

第三,我们必须抵制正在重塑我们政治身份的两极分化。我们必须强调以下几个重要事实:即我们都是人,我们都是美国人,我们对社区和国家的繁荣都有共同的希望。我们必须找到方法,通过与家人、朋友和同事的文明对话,带着尊重和建设性的态度弥合分歧,重新联结,携手对抗分裂我们的力量。

第四,在我们的政治中,暴力没有一席之地,我们必须立即采取行动,要么通过、要么加强法律,结束人身攻击、恐吓以及政治活动中出现武装民兵的趋势。必须保护我们选举官员——他们是我们许多人信赖的朋友和邻居——的安全不受威胁。执法部门必须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并在全国范围内正视过去和当下存在的种族不公现象。

最后,必须遏制虚假信息的传播,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我们必须改革这些平台,养成查找准确信息的习惯。美国企业界和宗教团体应鼓励尊重民主规范、参与选举和打击虚假信息的努力。

我们伟大的国家如今正在不断扩大的深渊边缘摇摇欲坠。如果不立即行动起来,我们将面临真正的内战危机,导致宝贵的民主制度就此丧失。美国人民必须抛开分歧,共同努力,以免为时已晚。

吉米·卡特是美国第39任总统。

翻译:Harry Wong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07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卡特与中国Our Memorie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