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俄外长声明与东方伙伴交好不对抗西方说给谁听?

作者:丁咚   来源:亚欧视点  已有 67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在冬奥会在即、一场最高级别的会晤即将举行并进入关键筹备阶段之际,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突然发表一则声明称,俄与东方伙伴关系没有受到任何形势的影响,其发展不取决于西方同行的看法。这种交好关系没有用来反对任何人。

这则声明所选时机的另一重大背景是,俄与美国、北约及欧安组织“三个平台”的谈判正式全面开启并举行了第一轮会议,但没有取得其预期的成果。

对于冷战结束及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而言,这是一个被其视为在俄罗斯的战略环境由于特殊的国际情境而得到改善条件下的千载难逢的机遇:俄要以得到改善的外部环境所带来的战略机遇期,将自身所拥有的大国竞争关键变量地位“变现”为切切实实的外交利益——通过谈判达成妥协,以获得美国及西方对其安全保障提供法律保证。

正因如此,这场谈判将是一个本世纪巨大的“交易”,而且交易的双方都准备好与对方持续接触,通过政治方式解决自己的关切,但同时为谈判设置了很高的条件及谈判破裂后所能给予对方的很高的报复措施。

在谈判结束第一时间表达不满后,今天俄方的威胁进一步升级。俄罗斯副外长亚历山大·格鲁什科称,如若北约不接受安全保障提议,莫斯科将作出何种回应:俄罗斯的军事技术回应将取决于局势和对方的军事潜力,以达到其稍早前所说的“政治手段无效的情况下采取军事手段击退威胁”。

他强调,“我们从不掩盖自己的能力,我们行事一贯非常透明。”

在此背景下,拉夫罗夫的这份简短声明包含了丰富的意涵,至少包含了三个层次的意思:

第一个层次,“俄与东方伙伴关系没有受到任何形势的影响”,是要强调俄与东方伙伴关系是独立发展的系统,并非由于西方对两国的“遏制”或“打压”而缔结成目前的关系。

第二个层次,“其发展不取决于西方同行的看法”,是要特别强调俄与东方伙伴关系的发展与西方毫无关系,而且也不会因西方外交层面支持或反对的观点而改变。

第三个层次的意思最为关键,“这种交好关系没有用来反对任何人”,是强调了俄与东方伙伴关系并非军事政治结盟,并非是要对抗美国及西方,也不会去损害美国及西方的战略利益。

这一声调与去年夏季俄罗斯总统驻上合组织特别代表巴赫季耶尔·哈基莫夫就“上合组织”的性质所发表的特别声明,以及俄罗斯总统普京所言俄与东方伙伴不结盟的公开观点,如出一辙。

其目的是要在此关键时刻,隔空向美国及西方喊话:对即将举行的最高会晤不必担心,俄与东方伙伴关系满足于双边利益及国际层面上的互利合作,而不会结盟对抗美国及西方。

此举是要在俄与美国及西方展开对其战略利益至关重要的谈判进入至关重要的时刻,打消其战略顾虑,甚至增强美国以缔结安全保障条约来实现其对大国竞争战略策略调适的目标的信心:

拉拢次要战略对手,合谋对抗首要战略对手,或者至少促使次要战略对手在关键问题上进行“心照不宣”的合作,并在关键时刻保持战略中立。

对于俄罗斯来说,其本国的战略安全最为重要,配合东方伙伴在大国竞争中扮演某种角色,只有在满足其必要利益以进行等价交换的情况下才会得到满足,而且前提是,不实质妨害莫斯科与美国和西方的关系。

那么,拉夫罗夫声明同时也是对着东方伙伴喊话:

别再徒劳地在谈判中反复谈及站在一起共抗美国和西方那回事,我们清醒着呢,俄罗斯的至高利益最重要,不会在此问题上意气用事,干赔本赚吆喝的事。

从莫斯科在拜登当局向其递出橄榄枝、谋求通过美俄关系正常化来拉拢次要战略对手共同应对首要战略对手后,快速施展外交手腕,反客为主,提出安全保障新倡议,并迅速将其推进为其与美国和西方谈判和交往的新台阶、新基础来看,普京当局在外交上具有极高技巧。

必须承认,在面对这样一个政治和外交强人的时候,不能等闲视之,用常规思维来与其打交道,你想利用它达成什么目标,很可能在其极具有战略策略底蕴的外交运筹下,反会着了他的道儿。

拜登当局可能已有所感悟,所以其国务卿布林肯在针对哈萨克斯坦局势发表评论时,就不无感慨地指出,“一旦俄罗斯人进入你的房子,有时很难让他们离开。”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9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