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新生代共和党议员将在中期选举扛起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大旗

作者:   来源:尚道战略  已有 65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优先”外交政策的火炬接力至下一棒


安德鲁·麦卡锡(Andrew McCarthy)在自己的人事选择中,不管是好是坏,都将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所崇敬的人剔除了:“核心演员”。

平头,有军人背景,几乎是一副好斗的样子,千禧一代的麦卡锡是一个新群体的一部分:下一代想要成为“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国会议员。2022年,麦卡锡的竞选网站可能会成为特朗普的样板。麦卡锡写道:“专横的全球主义者和华盛顿特区的精英们多年来一直在蚕食我们的地区。”“他们故意破坏我们的经济:把我们的工作机会转移到海外,提高我们的税收,从我们的小企业主那里拿走他们能得到的每一美元。每一天,主流媒体和政治精英都在掩盖华盛顿当权派的腐败。数十亿美元涌入亚马逊、苹果和辉瑞。”

但人们很容易忘记,在短短七年以前,这类东西可能更容易在“自由民主党人”的网站上找到。毕竟,在2016年共和党初选中,前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最初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猛烈攻击,抨击伊拉克战争的遗产时,他就是这么说的:“我觉得他听起来像一个自由派民主党人,”切尼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说。

今天,在美国近代史上最离奇的转折之一中,站在民主党一边的当然是切尼。切尼最终支持了特朗普的崛起,但他的女儿利兹,这个怀俄明州的家族已经加入了布什、麦凯恩和罗姆尼的阵营,反对这位前总统。去年,共和党人鲍勃·多尔(Bob Dole)去世,特朗普失去了共和党唯一剩下的支持者(包括他自己的副总统)。

然而,特朗普在同龄人中缺乏的东西,似乎在试图进入国会的年轻追随者中得到了弥补。“2016年,我们带领唐纳德·特朗普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并迎来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全球存在、国家安全和经济繁荣的时代,”来自纽约州北部的麦卡锡说。“是时候再次兑现承诺了。”

麦卡锡上周得到了更让人安心的消息,众议员约翰·卡特科(John Katko)宣布辞职,这是今年以来共和党人第四次投票决定退出弹劾特朗普。根据奥尔巴尼选区的重新划分活动,麦卡锡将寻求代表一个或多或少类似于卡特科当前选区的选区,或另一个选区的部分选区,目前的代表是汤姆·里德(他去年表示,特朗普必须“面对正义”,但拒绝投票支持弹劾他)。

显然,麦卡锡采取了一种不同的方式,与积极进取的年轻国会议员交朋友,如佛罗里达州的马特·盖兹和北卡罗来纳州的麦迪逊·考索恩。但新共和党的战线,尤其是在外交政策上,正变得越来越清晰。

他的第一个步骤是准备除掉特朗普的共和党保守派(在某些有限的情况下,还会明确反对特朗普)。第二个步骤是特朗普派,他们渴望宣扬特朗普本人和他的新布坎南主义世界观。当然,也有共和党人反对特朗普,但不是那些让他在2016年当选的问题。但目前,他们似乎没有出现在政界的前排(尽管他们可能对特朗普和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之间正在酝酿的战争有着浓厚的兴趣)。

麦卡锡是共和党外交政策的新派别,我上个月和他进行了面谈,周末还通过电话。

“事情是这样的,”麦卡锡谈到当下的热点问题——俄罗斯时说。“他们将占领整个乌克兰。”麦卡锡告诉我,克里姆林宫“将任命一位新总理”,而美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麦卡锡说,他很乐意与明年可能成为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的俄亥俄州众议员特纳合作。特纳最近与福克斯电视台主持人塔克·卡尔森就俄罗斯问题进行了争论,麦卡锡认为自己坚定地属于卡尔森学派。

在中国问题上,麦卡锡在奥运问题上立场强硬。麦卡锡说:“伙计,你必须承受打击。”他指的是脱钩带来的短期经济痛苦,或者可以说是中国经济带来的全部痛苦。“我们不能继续依赖他们的制造业。”尽管麦卡锡很想让制造业大规模地回到美国本土,但他愿意满足于“近岸生产”(near-shoring),如果真的需要的话,也就是在印度或菲律宾生产。

这位雄心勃勃的国会议员说,阿富汗战争“在很多层面上暴露了我们”。“我一直向往的那种国内消费欲望已经荡然无存了。”

在最后一点上,我不同意。但是,从华盛顿州的乔•肯特(Joe Kent)到年轻的准参议员,麦卡锡的总体做法似乎是一个明确的信号。

https://www.theamericanconservative.com/articles/america-first-foreign-policy-gets-its-next-generation/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9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