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智囊: 如何避免与俄罗斯打第三次世界大战?

作者:大卫·派恩(David T. Pyne)   来源:法意观天下  已有 50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法意导言

本文《与俄罗斯的和平谈判:解决乌克兰战争问题的关键》(Negotiate Peace With Russia to Prevent War Over Ukraine)发表于《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2022年1月刊。文中指出,为了避免与俄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拜登总统需要基于此前普京总统的提议与俄方达成全面安全协定。同时,拜登需要加强美国国防力量,以果断应对任何敌人对美国的潜在威胁。

本文作者为美国国土安全EMP(电磁脉冲)工作队副主任大卫·派恩(David T.Pyne)。派恩曾于2000年至2003年担任陆军总部参谋部国际项目经理,负责范围为前苏联、东欧、中东、美洲和非洲国家。此外,他还担任过美国导弹防御局的首席采购分析师和顾问,以及国防部长办公室和海军部的国际分析师。

22年前的本周,弗拉基米尔·普京成为了俄罗斯联邦的总统。此后不久,他宣称:“苏联的解体是‘20世纪最糟糕的地缘政治灾难’。”曾任克格勃(KGB)中校和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的普京清楚地知道,他的最终目标是要在经济或全面的政治领域团结此前苏联的各个加盟国。普京将其视为自己的人生目标,并且在这二十年间领导俄罗斯向这一目标前进。普京建立并完备了俄罗斯核武库、超电磁脉冲装置和相应的信息战争武器,更新了俄罗斯国防导弹系统,拓展了俄罗斯地下核战争指挥所,完善了俄罗斯的关键基础设施,使之可以抵抗更强的电磁脉冲攻击。

与此同时,普京利用了战略攻击武器裁减条约(SORT)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这两大军控条约,使美方单方面地解除了其超过四分之三的战略核武器。与此同时,俄罗斯却以各种方式,比如建立六大不受当前军控条约限制的超级核武器,来绕过这两大军控条约对俄方的限制。在普京这些手段下,他达成了他的诸多前任均试图达成而最终失败的结果:俄罗斯在与美国的核竞赛中处于优势。核优势会使得俄罗斯存在通过武力收回此前丢失领土的潜在可能。近年来,由于美国领导人未对美国核武库进行整备以实现与俄罗斯的“核平衡”,美国的核威慑力大幅下降,这使得俄罗斯具备了与美国在核武器竞赛中相抗衡的信心。

今年的世界形势相较于以往而言变得更加不稳定。俄罗斯已经向乌克兰北部、东部和南部边境增兵12万人(预期在1月底将达到17.5万人)。美国的智库研究人员预测俄罗斯将在1月底至2月对乌克兰发动进攻。因此,美国今年第二次将国家安全等级调整至三级戒备状态(DEFCON 3),以应对俄罗斯对北约联盟边境的威胁。如果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进攻,那将是近五十年来俄罗斯第一次对北约同盟国发动进攻。

吞并作为前苏联最大加盟国之一的乌克兰是普京实现由俄罗斯控制前苏联全部领土这一计划的关键,因此对于这一战略目标,普京志在必得。拜登当局对乌克兰局势的应对策略决定了乌克兰是否会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就如同纳粹德国对波兰发动的攻击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并最终造成了多达7000万人的伤亡那样。二战中,除了部分开赴前线的美军和物资补给外,美国本土并未受到直接影响。但这一次不同,美国本土将会受到直接的威胁。美国不能排除俄罗斯发动网络攻击、电磁脉冲攻击,甚至核攻击或生化攻击的可能性。

各种证据表明,普京已经下定了入侵乌克兰的决心。但是,如果美国不宣布派遣军队支援北约前线,仅凭借对俄罗斯进一步的经济制裁无法阻止俄罗斯出兵的决心。因为俄罗斯凭借与周边国家——这一从体量到工业生产能力均超过美国的经济体——所拓展的贸易关系,已经完全可以抵抗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俄发动的经济制裁。拜登当局宣称美国目前有“四周的窗口期”来阻止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进攻,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进攻计划大概率将在二月实施,最迟不超过四月。

上周,普京向美国和北约同盟国发出近似最后通牒的外交声明,呼吁美国和北约遵守其提出的安全协定,并且暗示了违反协定所产生的可能后果,即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全面战争。俄罗斯外交部官员对美国及北约拒绝与普京商讨其所提出的安全协定一事作出了军事武力威胁。因此,当前唯一的问题是,普京会通过何种方式实现自己统治乌克兰和其他前苏联加盟国的目标:是通过和平的外交方式,即与美国合作协商,还是通过武力发动战争致使数百万人死亡?很明显,普京更倾向于前者,即避免通过战争来解决俄罗斯西部边境的安全问题,但是这要求美国接受普京所提出的安全协定。

多数研究认为,普京的提议在多个层面上均无法被西方领导人所接受,但这可能是一众糟糕选择中相对较好的一个。普京的很多要求并没有多数西方评论员所预期的那样无理。精通俄语的美国评论员雅各布·德雷津(Jacob Dreizin)在阅读了安全协定的内容后,认为普京意在建立东欧缓冲区,雅各布将这一协定称为“双向安全协定”和“待签署的互不侵犯条约”。

普京提出的安全协定呼吁将所有来自北约同盟国的非本国军队从东欧国家中撤出。协议的其他内容则包括希望美国和西方其他国家承诺北约不再向乌克兰或其他前苏联加盟国进行东扩,以及美国和北约部署的所有弹道导弹需要从东欧撤出。但安全协定的条款之一为“美国需要承担防止北约东扩的责任,并不得与其他前苏联加盟国结成军事同盟”,这被解读为普京要求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等前苏联加盟国退出北约。即使拜登当局认为这一条款是无法接受的,但从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出发,拜登当局也应当接受这一条款。因为美国在波罗的海各国间并没有关键的军事、政治或经济利益,且近期的兵棋推演显示,如果美俄在波罗的海发生战争,俄罗斯将战胜美国。

安全协定同时要求美俄双方停止在“可以对对方同盟国家发动攻击的”国际空域或海域部署重型轰炸机和海军,以阻止美国在波罗的海和黑海部署核轰炸机和海军。同样的,俄罗斯也将停止在其远东边境这一俄罗斯认为受到潜在威胁的地区部署军事力量,这可以减少美俄间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碍于国内的敌对政治力量,未能在其任期内与俄罗斯签署长期的和平协定,而现任总统拜登则有完成其前任未竟之业的绝佳机会。在1月10日,拜登当局将和俄罗斯外交部官员会面并讨论签订和平协议,美国应当在此之前对俄罗斯作出一些让步,以避免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进攻。作为美俄双边谈判的基础,拜登当局应当向俄罗斯书面作出永久性承诺,保证乌克兰不加入北约,且美国将停止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也不会军事介入俄乌双方的军事冲突,同时呼吁乌克兰与俄罗斯签订和平协定。

美国应当利用普京的提议与莫斯科签订更为长期和全面的和平协定。我此前在国家利益杂志中指出,美国应当意识到,在1945年的雅尔塔会议中美苏双方是如何签订协议以维持了两个超级大国超过半个世纪的和平的。俄罗斯国际政治经济研究所(Russtrait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trategies)的一篇文章指出,俄罗斯方面对我的呼吁产生“相当大的兴趣”。事实上,俄方提出的众多条约与我在先前文章中所提出的相当一致,包括美国从东欧撤军,在东欧设立不受美俄影响的缓冲区,将前苏联加盟国视为在俄罗斯的势力影响范围之下以满足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利益。这些条约有助于美国维持更长久和稳定的超级大国地位。

2000年,我预测了中俄合作会在实质意义上成为美国在21世纪面临的最大威胁,近期中俄两国间签订的更紧密的军事合作协议证实了我的猜测。美国前总统吉米· 卡特(Jimmy Carter)的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卡济米尔兹·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在逝世前也就这一点提出了警告。当然,最好的瓦解方式是承认中俄双方在其势力范围内的核心利益,使美国不在其核心利益的对立面,并且寻求方式将中俄双方的潜在争端扩大化。需要指出的是,签订这一和平协议与美国目前采取的外交紧缩战略有很大不同。当前美国的外交紧缩战略很大程度上削减了美国在全球自由国家中的话语权,但这一和平协定与此不同。和平协定从根本上是具有防御性质的,它的签订将极大地增强美国抵御网络、电磁、核以及生化攻击的能力。美国自身的国防实力无需通过将美军派遣至与美国国家利益不直接相关的区域来实现。

拜登从未尝试提升俄罗斯对中国的发展和威胁的关切。美国领导人长期将中俄双方都放在美国的对立面,促使了中俄结盟应对美国及其盟友。因此,为了应对中国崛起的威胁,拜登政府应当立刻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放弃美国长期贯彻执行但收效甚微的将俄罗斯视为竞争对手和威胁的策略。

拜登政府需要承认俄罗斯在东欧所划的势力范围,但作为交换条件,俄罗斯需要退出上海合作组织,并与美国签署非进攻性的和平协议。如果俄罗斯和各中亚国家退出上海合作组织,那么印度也会追随其脚步,这一组织的实力和影响力会大幅衰减,而俄罗斯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将会成为俄罗斯长期加入的安全联盟。在新的美俄协定中,如果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退出北约,则俄罗斯需要保证以上各国的独立。俄罗斯可以修建一条通过白俄罗斯和立陶宛的连接俄罗斯和加里宁格勒的大陆桥,但作为交换,俄罗斯需要放弃其在加里宁格勒的所有进攻性的武器装备,包括短程弹道导弹。这一协定将有助于建立一个新的,更加稳定和安全的国际三极体系。

作为对俄罗斯退出上海合作组织的回应,美国应当承诺退出北约,将北约交由欧洲各国主导。这一承诺包括,关闭在北约各国的800个军事基地中的大多数,将20万美国海外驻军中的大部分撤回。美国应当向北约施加压力使之承认普京所提出的安全协定,但协定中的条款应当改为“北约各国需要将其军队撤出东欧,‘但在被驻军国受到他国攻击的情况下除外’”。否则,在不修改条款的情况下,北约安全协定第五条中保卫东欧各国安全的内容将自动作废。美俄双方应当签署和平协作条约和美俄自由贸易条约。美国同时也应向乌克兰施加压力并且给予其自由贸易协定作为交换,使之加入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这一解决方案打造了俄乌经济共同体,明显优于目前美国和北约需要应对的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且这一入侵大概率会以乌克兰被俄罗斯吞并作为结局。

在美俄签署和平协定后,美国应当停止一切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并且在东欧和北约撤军。美国认可的俄罗斯势力范围应当覆盖前苏联各加盟国全境。如此,美国和俄罗斯可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以战略合作伙伴而非竞争对手的身份寻找两国间的共同利益。这一合作伙伴关系可使美俄双方共享对方的先进军事科技,尤其是在超电磁脉冲攻击和国防导弹系统方面。同时,美国应当和俄罗斯合作建立普京在两个世纪前提出的可以保卫两国和全欧洲免受核打击的导弹防御系统。

同时,美国应当向中国方面表明,上述的各项措施无一直接针对中国。为了换取中国对美国势力范围(西半球、西欧、日本)的承认,美国可以承认中国在全球的势力范围,必要时可包括对应领土。与此同时,美国应当向中国方面承诺美国不会军事干涉任何中国势力范围内的争端,包括台湾问题,以使中国相信美国的和平诚意。此外,美国应在朝鲜满足必要条件的情况下从韩国和日本撤军。由于美国长期推行门罗主义,以将其他国家阻挡在西半球之外。因此,承认中国和俄罗斯的势力范围是一个理智的决定。这可以极大地避免因超级大国间爆发核战争而造成的两败俱伤。

当然,上述条约无法保证美国免遭其他国家率先对美国本土发动的核、电磁、网络或生化攻击。为了避免其他国家将美国承认其势力范围理解为美国的示弱和恐惧,美国应当采取一系列措施以证明自身具有在遭受非常规攻击时的抵抗能力。这一系列措施包括建立一个可由总统发布的网络、电磁、导弹紧急防御状态,其资金可由美国关闭海外军事基地所节省的经费中挪用,以加强美国的关键基础设施,并可在无需国会授权的情况下在陆地和海洋上部署5000发SM-3 Block 2A拦截导弹。

另外,拜登应当利用2022年即将召开的核态势审议大会来设立美国与俄罗斯大致保持核均势的目标,以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更新核武器。其他措施还包括,政府应当宣布美国回归到“预警发射”状态,部署两倍的俄亥俄级核导弹潜艇,重新将美国的2000枚核弹头入库保存以增加在民兵3型洲际弹道导弹和三叉戟2型潜基弹道导弹上部署的核弹头数量,使之回到冷战水平,同时将美国的核轰炸机保持24小时战备状态。

美国应当表明上述各项措施并非针对任一特定国家,只是为了提升美国自身应对非常规攻击的国防能力。这些措施与其他国家目前所采取的措施相同。同时,美国应当支持签署新的中美俄三国间的核军备控制协议,以将中美俄的核武库所拥有的核弹头总数控制在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二(START II)中限定的3500枚以内。这些核弹头应包括俄罗斯目前拥有的超级核武器。这一条约需要公平地限定三国所拥有的核弹头当量,以及强化对三国间核武器数量的检查措施。

我们只能期望拜登政府拥有这一政治勇气和对于和平愿景的设想。为了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拜登应当与俄罗斯签署基于普京提议的全面安全协定,同时采取果断措施提升美国国防实力以应对任何敌人对美国的潜在威胁。

翻译文章:

David T. Pyne , Negotiate Peace With Russia to Prevent War Over Ukraine , The National Interest, January 2022.

网络链接:

https://nationalinterest.org/print/feature/negotiate-peace-russia-prevent-war-over-ukraine-198738

译者 - 徐嘉茜

北京大学法学院2021级硕士研究生,现为法意读书编译组成员。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20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