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援乌法案,美国搅局欧洲新工具

作者:张志新   来源:《世界知识》2022年 第10期  已有 31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4月28日,美国总统拜登要求国会批准总额330亿美元的“2022财年紧急补充资金”,用于向乌克兰提供安全、经济和人道主义援助。当天,国会众议院以417∶10的票数通过《2022年乌克兰民主防卫租借法案》。这项法案是美国历史上第二次动用租借法援助盟友,既表明美将竭尽所能助乌获胜,也意味着俄乌冲突可能长期化的趋势。

俄乌冲突本质上是冷战在欧亚大陆的延续,表现为美欧支持下的“准代理人战争”,目的在于重划欧亚大陆地区秩序。不管冲突结局如何,美对乌援助正在达到其左右乌战局并分裂、牵制欧洲和打压、弱化俄罗斯的险恶用心。

助推战争长期化

《2022年乌克兰民主防卫租借法案》最早是今年1月19日由美国会参议员本杰明·卡丁、罗杰·维克和珍妮·沙欣联名提出,随后陆续得到21名两党参议员的联署。俄乌冲突爆发于2月24日,而此前美官方一直在通过公开有关情报、摆出斡旋外交姿态等方式煽风点火,渲染大战“一触即发”,可见这项议案是国会为行政部门干预冲突预制的“工具箱”,必要时可简化程序向乌克兰提供支援。

美国国会对援乌租借法案的审议在俄乌冲突爆发后立即提速。4月6日,参议院外委会全票通过法案后,参议院全院经口头表决予以放行,第二天便提交众议院。根据法案共同提案人、参院外委会欧洲与区域安全合作小组主席沙欣的说法,“在战局不断发展之际,美国尽快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攸关乌自卫能力”。4月28日,法案在众议院通过,目前正处于提交白宫由总统签署生效的程序中。

根据五角大楼4月14日公布的数据,自拜登政府上任以来,美国已累计承诺向乌提供超过32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其中约26亿美元的承诺是在2月24日之后做出的。按照美国《对外援助法》和《武器出口管制法》之规定,行政部门向外国提供援助需经国会批准,但如果政府以“租借”名义提供援助,其自由度便获得大幅提高,可直接决定,无需国会批准。因此,国会此次通过租借法案,主要意在简化传统上对外军援的繁文缛节,使联邦政府可以最快的速度向乌克兰提供军事装备,确保不会因贻误战机而导致泽连斯基政权覆灭。

没有免费的午餐

根据国会网站刊登的法案摘要,在2022和2023两个财年,拜登总统可授权政府向乌克兰或受影响的东欧国家政府出借或出租国防物品,以增强其防御能力,使平民免受俄“入侵或者持续进攻的威胁”。为此,美政府的“租借”行为将不受下列条件约束:一是禁止租借期限超过五年,二是美国可随时召回租借出的国防物品,三是乌克兰等国需同意向美国支付所有租赁费用,四是国会通过联合决议案可禁止转让某些国防物品。

历史上,美国国会在1941年通过的租借法案被认为对同盟国最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取得胜利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美制武器装备源源不断输往欧洲和其他战区的同盟国家。然而,盟国为偿还战争期间欠下的债务付出巨大代价,此一历程在战后延绵不绝。据统计,美国政府根据该法案共援助英国、苏联、法国等36个国家,提供总额约500亿美元军事物资。以苏联为例,到二战结束时共接受美国价值113亿美元的援助,包括飞机、装甲车、自行火炮、冲锋枪、特种车辆和商船等,苏联和其后的俄罗斯为此背负长期的对美债务。

今年4月底,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主席沃洛金公开介绍说,美国的租借从不是免费的,二战期间美国向苏联提供的“租借”被称作“来自盟国的帮助”,苏联被迫在其后长达几十年内还债,包括将苏联出产的铂金、黄金和木材送往美国,这笔钱直到2006年才最终还清。对于美国通过新的租借法案,沃罗金称“并不便宜”,因为“美国提供的武器、装备和食品需要未来许多代乌克兰人偿还,泽连斯基正在将自己的国家推向债务深渊”。

在美国内争议巨大

尽管国会在通过援乌法案上民主与共和两党达成空前一致,但也不能掩盖美国国内对拜登政府乌克兰政策的不同意见。事实上,对于俄乌冲突的起源,美国是否应进一步介入冲突,以及是否应推动俄“政权更迭”等问题,美国内都存在较大分歧。

关于俄乌冲突的起源,美西方的流行说法是与北约东扩并无直接关联。不仅如此,美西方政客和舆论反而将冲突的爆发归咎于俄罗斯的“扩张主义”目标。事实是,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许多美国知名专家学者一直在警告北约不要无节制东扩,因其可能引发俄罗斯的激烈反弹。1998年美国会参院批准北约东扩后,被称为“遏制战略之父”的美国战略家乔治·凯南就表示:“我认为这是一场新冷战的开始,俄将慢慢做出相当不利的反应,这将影响他们的政策。这是一个可悲的错误,我们完全没有理由这样做。”近期,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米尔斯海默也认为,美国推动北约东扩和持续与乌克兰建立友好关系,增加了核大国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并为俄乌冲突打下了基础。

在美及北约介入俄乌冲突问题上,美民主、共和两党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民主党内以伯尼·桑德斯为代表的进步派反对无差别地制裁俄罗斯,认为这无异于直接参与战争,而且对俄人民伤害太大。这一派人主张通过外交手段解决问题。共和党内的建制派与新保守派则认为拜登政府对俄“过于软弱”,要求继续强化制裁并加大对乌援助,他们甚至要求白宫满足乌克兰在其上空设立禁飞区和加入北约的请求。面对共和党的巨大压力,拜登政府迄今为止仍在坚称,美军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参与俄乌冲突,增派美军前往欧洲不是为乌克兰而战,而是为了加强防务,保卫美国的北约盟国,消除欧洲东部地区盟国的担忧和恐惧。

从当前美欧出钱、出武器、出情报支持,乌克兰出人、出力、出舆论渲染的战斗模式看,俄乌冲突已成为一场针对俄罗斯的“准代理人战争”。只是由于担心冲突扩大为俄欧之间的直接冲突,甚至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美国和北约才在调动军队、提供支援方面多加掩饰,避免与俄发生正面冲突。即便如此,美国并不隐晦试图在俄实现“政权更迭”的企图。3月26日拜登在波兰首都华沙发表演讲时,竟说“看在上帝的份儿上,这个人(普京)不能继续掌权”,虽然事后美白宫和国务院高官出面打圆场往回收了收,但拜登本人并没有以任何方式澄清或收回他的这句话。4月28日,美副国务卿纽兰告诉“美杜莎”新闻社,美国对俄乌战争的目标是“在战略上击败普京”。


潜藏的战略目标

长期以来,北约一直是美国牵制欧洲、排挤俄罗斯的重要战略工具。特朗普执政时期,由于美国国内孤立主义抬头,认为欧洲“搭便车”现象严重,极度贬低北约作用,提出“北约过时论”,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发表了“北约已经脑死亡”的言论,一时间北约遭遇“合法性危机”,其继续存在的价值受到各方强烈质疑。拜登上台后,力图重塑针对俄罗斯的跨大西洋安全同盟体系,久拖不决的乌克兰问题成为美重新凝聚“跨大西洋共识”、排挤打压俄罗斯的重要着力点。目前来看,通过“拱火”诱发俄乌冲突,美在欧亚大陆正在推进三重具有战略意义的目标:

其一,将欧洲牢牢绑在美国的遏俄反俄战车之上。俄乌冲突已从根本上改变欧洲安全秩序,欧洲的“战略自主”刚刚起步就遭遇巨大挑战,“倚美反俄”或成为欧洲国家被迫的选择。俄乌冲突是二战以来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常规战争,且发生在欧洲心脏地带,它使得美从奥巴马到拜登一直推动的北约成员国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超过2%的目标在一夜之间成为现实,而且世界第四大经济体德国自此终止其实施了长达75年的裁军进程,欧洲将见证一个新的军事强国的诞生。

其二,夯实北约继续存在的“合法性”基础。作为冷战的残存物,北约早该退出历史舞台,却在美国的操弄下不断扩张,通过在欧亚大陆制造威胁、挑起争端“苟延残喘”。2021年12月,俄再次试图就确保欧洲安全和北约不东扩与美欧达成一致,却遭到拒绝,这也成为俄乌冲突爆发的直接起因。此前,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曾傲慢地表示,“部分国家加入北约问题是候选国和北约之间的事,俄无权干涉或阻挠这一进程”。俄乌冲突发生后,北约不断在欧洲东部增加军队和部署武器,并开展大规模军演,制造大战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4月底,芬兰和瑞典表示将同时递交加入北约的申请,表明北约长期煽风点火、制造危机的伎俩产生了效果。

其三,俄乌冲突的长期化有可能削弱俄罗斯。美国国会通过新的租借法案,意味着联邦政府可以向乌克兰提供从武器到食品的任何物资,而基辅只需承诺在未来为这些货物付款。对此,俄国防部长绍伊古表示,西方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导致俄乌冲突拖长。事实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此前就已妄言,俄将“在战略上遭到失败”,无论它取得怎样的短期战术收益;“毁灭性的制裁”和“外交孤立”已经产生影响,迄今俄未能实现其主要目标,无法占领乌克兰,而且从长远看也很难做到这一点。4月25日,美国防部长奥斯汀不加掩饰地宣称,美希望看到俄被削弱,因为这正是美武装和支持乌克兰目标的一部分。

在美国的推波助澜之下,俄乌冲突正走向长期化并日益失去控制,这完全有悖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不符合直接卷入各方的利益,将欧洲置于巨大的安全危机中。无论美国及其死党如何渲染俄罗斯在这场冲突中的“非道义性”,都不能掩盖美国才是这场冷战后最重大安全危机的始作俑者这一事实,而任何出于战略私利制造危机、挑动战争、利用他国的行为都终将付出历史的代价。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3日 来源时间:2022年05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