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WEIBO
当前位置:首页>微博

罗点点:给马晓力的信

作者:罗点点   来源:网络  已有 261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晓力: 好!

知你近日留连北边山里,有些闲暇,写封信跟你说说我的想法,以解也许是咱俩共同的焦虑。

三月上中旬国家卫建委组织专家发布了新冠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九版,根据病毒变异为以奥密克戎为主的疾病传播特点和发病特征,对患者治疗、健康管理等多方面做出重大调整。倡导通过缩短隔离期,降低对正常生活造成的影响,通过优化诊疗方案,释放医疗资源潜力。

具体内容包括调整出院的核酸检测判断标准、对病例实施分类收治,出院后可以直接居家隔离,且时间从14天缩短为7天。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说: 全国五六十位专业领域专家在方案发布后不久,就在网络上的一次”闭门大讨论”中得出一致结论,认为这次的诊疗方案是目前所有版本中最科学、最好的。他说: 最早诊疗方案都是凭医学经验制定,现在科学证据越来越多,新版方案基于当前对新冠病毒认识的深化,可使感染者隔离时间大幅度降低,既让感染者尽早回归正常生活,也避免了医疗资源的浪费和挤兑。

可是这个受到欢迎的诊疗方案未及真正实行,一个据说来自高层决策的“动态清零”政策就沿着党的系统迅速铺开并求各级政府贯彻执行。之后发生的事咱们都知道了,先是上海后是北京,加上全国所有发现病例的城市和乡村。

你老说你不是防疫专家,所以对许多问题很难发表意见。其实我也不是,但还是想发表意见。至于其中原因,请允许我扯远一点。

文革时咱们都还小,或者说是在苦难十年中慢慢长大成人。文革结束后各种反思,我一直有个强烈的,在许多人看来非常不正确,甚至有些残酷的感受。我觉得在以最高领导人为代表的各种严重错误之外,不能被原谅的还有所有被卷进去的成年人,甚至包括我们这些在浩劫中很不好过的家庭中的成年人。再说明白点,首当其冲的是我们父母这辈人。他们是为争取中国的进步和劳苦大众的自由幸福而走上用枪杆子夺取政权的道路的。历史给了他们在血泊中站立起来机会。

但当浩劫来临,当中国的进步和大多数人的自由和幸福受到严重损害的时候,他们却丧失了一个成年人应有的,对什么是进步、自由和幸福的基本判断能力,集体沉醉在来自最高领导人的迷梦中,悲惨地相信所有的倒行逆施能在将来实现某个宏大理想。我相信和他们中的许多人并不是在你数次提及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感受或认识到文革的野蛮,可是他们仍然在太长时间里只表现出俯首贴耳。一想到他们这些手中还握有点权力的人,在自己和大多数人受到那么不公正待遇的时候甚至都没组织起一次像样的“杯葛”,我就觉得丢脸和羞辱。从那以后,痛定思痛,我不想再重复这样的错误。所以,面对三月份以来发生的事清,我既然有了强烈意见就决定要说。和你说,也算征求你的意见。

动态清零政策显然违背了专家们制定的第九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的基本做法,既不符合新冠病毒的变异特点,又缺乏基本的科学思维。它打破的是专业问题由专家决策的常识。而直接用党的系统贯彻行政命令则是打破了国家行政运作的常规。这理所当然地带来了职责不分,政令混乱和管理失控,不仅破坏了真想把事情做好的各级干部的积极性,使他们无所适从,更给腐败分子制造了发国难财的机会,弄得疫苗、核酸、团购等等非正常行为中的腐败丛生。体制里那种打着党的旗号,实际上偷奸耍滑、邀功请赏,为了蝇头小利就敢丧尽天良、层层加码的痼疾,也又一次找到大发作的合适环境。

为了实现动态清零,阻断病毒的传播途径,不惜实行城市的整体封控。在上海这样一贯开放的国际化大都市,竟然一律关闭了商铺和企业,匪夷所思地取消公交地铁,停止全体居民和私家车辆移动,不仅对感染者严密隔离,还将密接、次密接的庞大人群毫无道理地集中管控。这种极端措施在最短时间内打乱了全社会的正常秩序。在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造成了看病、谋生、教育、就业、甚至基本的居住和一日三餐的全方位的巨大困难。尤其是使老弱病残,需要紧急救助者和打工者本来脆弱的生存环境更加脆弱,完全不该发生的重大生命财产损失则在他们身上一再重演。至于封控给上海乃至全国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动态清零的成本与病亡者人数、性质之间的荒谬对比,虽然需要统计,但只要愿意知晓,都已经是再明显不过的事实。

曾几何时,大数据成为动态清零的利器。标记行程、强迫检测、疫苗记录、颜色说变就变的所谓健康码以及弹窗,都用强硬到几乎野蛮的方式,消解着世代传承的公共说理空间。这些非人手段不仅让人之常情化为乌有,各种明目张胆丧失伦理道德的恶行愈演愈烈,更让随意宣布紧急状态,动辄断桥封路,限制人身以及类似的各种违法行为假正义之名大行其道。宪法保护的各项公民自由的基本权利受到极大漠视和侵害。说到这儿,还有件事让我心有戚戚,虽然德赛两位先生来咱这儿时间比较晚,但中国人一向诚实勇敢不畏强暴。不知受到什么惊吓一向不怕侵略者,不怕地震洪水巨大灾害的中国人,现在却成了全世界最怕新冠病毒的人。 

这些意见,不论你怎么看,我自认为还挺重要。重要性并不在于这些意见是否全面或者有多少人觉得正确,只在于它来自一个具有正常责任能力的成年人,对自身基本权利受到侵害时的真实焦虑。人类已经进入考虑向火星移民的时代,一个现代国家的执政党难道不应该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治国理政?不应该坚持把专业问题交给专家决策的常识,不打破国家行政机关的运作常规,在非战争时期重视人之常情,不用违反常理的做法限制人们的日常生活?应该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和尊重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保护他们的言论、信仰、居住、迁徙的自由。难道不是唯其如此才能真正保护他们对健康生命权的追求和对幸福生活向往吗? 

写长了,猜猜为什么?因为跟你说这些话不是没有私心,是希望你用你的关系让能还愿意听这些话的人听见。至于有用没用只好不管。反正我想了说了,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那些我不能辜负的,在被人看到或看不到的角落里仍然努力生活的人。 

今年夏天来得早,城里大热。你所在地方是不是好点?请多保重。 

点点

2022年6月6日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0日 来源时间:2022年06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