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两党大转型:从地域重组到选民重组

作者:谢韬   来源:浙里看美国  已有 19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6月19日,首届中美关系小和山论坛在杭州以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举办。论坛由浙江外国语学院美国研究中心、英语语言文化学院主办,浙江外国语学院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环地中海研究院协办,邀请了中美关系领域知名专家围绕中美合作与竞争、未来中美关系、美国国内政治态势、美国两党大转型、美国印太经济框架的前景与主要困境等内容展开了深入探讨,应部分参会专家学者要求,我们陆续刊载专家的发言内容。

以下为谢韬教授的发言:

大家提到政党重组,第一个想的就是美国南方的重组,叫做区域的视角。在美国的政治当中,南北战争对美国政治的影响特别大,原因在于南北战争过后北方是共和党,南方后来就一直是民主党的天下,至少可以说从1880年选举开始,因为1876年南方重建结束了,从1880年开始至少到1968年,民主党在南方可以说是典型的“一党统治”,没有别的党跟民主党存在任何实质性的竞争。那么在重建的过程当中,有一部分的黑人成为共和党的议员,这是罗斯福重要的选民基础之一。

我们现在讲美国两党重组一般以这个作为前提的:南北战争过后,都是民主党蓝色的天下,南方都是一片蓝色。从1968年开始,民主党人开始支持民权运动,这个故事在座的都知道,南方就从民主党的大本营现在变成了共和党基本盘。

所以我把这一个故事,从南北战争过后民主党占绝对的主导地位的南方变成现在基本上可以说共和党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南方,我把它称之为区域的视角。研究美国政治往往最重要的就是原来南北战争的11个州,他们的选举政治发生了重要的变化,由此才形成了我们现在说的共和党变的越来越“右”,民主党变得越来越“左”。

区域视角的核心是南方,尤其是白人选民对政党的认同发生了变化,不管政党认同是有关现在的选民逐渐从民主党转为共和党,还是说发生了代际更替,这个学界有不同的讨论。1880年的选举,南方全是一片蓝色,到了1972年尼克松第二次竞选的时候南方是一片红色,2020年的选举大家也能看到,南方除了佐治亚洲之外全是红色的。

我觉得这个角度很重要,它能够解释美国,尤其是民主党内部的变化。但是我也觉得这个区域视角有一定的局限,第一,过度关注选民的地理属性,而忽略了选民的社会经济因素,想到南方的时候主要想的是南北战争种族问题,原来我上课的时候跟学生讲,美国南方的变化主要原因是民主党的种族问题、民权运动等等,但现在实际上有大量的研究表明,包括最近发在美国经济评论上面的一篇文章,都表明了共和党在南方翻盘,最重要的可能不是民权运动,而是经济的因素。也就是说,后来阳光地带的兴起,南方从以农业经济为主变成高科技为主的产业,人们的收入发生了变化,阶层发生了变化,从而变成了更多地投向共和党。

第一区域视角的局限在于过于关注地理属性,而忽略了选民本身的社会经济属性。第二,过于关注南方这颗“树”,虽然南方这是美国政治里面最大的一颗“树”,但美国除了这颗“树”,还有别的地方政府。因此,要跳出这个区域的视角去看美国现在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大家看一下现在美国发生的一些事情,我找了很简单的两个变量,比如看大学毕业的人当中有多少人在投票支持民主党,从四几年开始到现在,数据的上升度是很明显的,从30%多一直上升到58%,收入占前5%,是收入而不是财富,也在不停往上走。能看得出来,越是受教育程度越高的,收入越是靠前的选民对民主党的支持越来越高了。相反,对共和党的支持,大学毕业的选民对共和党的支持在逐渐减少,高收入的群体对共和党的支持也在减少,这是来自美国国家选举调查的数据。

罗斯福新政的时候,民主党在我们脑海里面想的民主党是工人阶级的政党,共和党是有钱人和中小资本政家的政党。从1948年到现在,民主党变成高教育、高收入群体的政党,至少是精英阶层了,共和党则相反,选民变得教育程度更低,收入有可能更低,两党之间发生了变化。

康奈尔地区Roper Center的调查中,我选择了每一年收入最高的群体作为数据来源,也能发现收入最高的群体对民主党的支持率从1980年开始是上升的,收入最高的群体对共和党的支持率是在明显下降的,原来最高的时候是69%,到了2020年只有54%。

事实真是如此的话,正印证了特朗普在2016年5月接受了一个采访,他指出,5年、10年过后共和党会变成不同的政党,共和党会变成一个工人阶级的政党。那么,两党的选民基础就发生了严重的变化,从罗斯福新政以来的民主党是工人阶级的政党,现在变成了民主党是高收入、高教育群体的、用皮凯蒂的话来说就是“婆罗门的政党”,而共和党变成了工人阶级的政党。

那么最后一点,其实从研究的角度来讲,是什么原因造成民主党变成这样的一个政党,共和党变成了低收入或者工人阶级的政党了?毫无疑问,一个是民主党精英在经济议题上,尤其自然贸易上往右转,变得更加往“右”,就是支持自由贸易,一个是在社会问题上又往左转,也就是身份政治这一块。民主党在社会议题上左转,导致共和党相应往右转,共和党人要讲“白人的认同”或者特朗普讲的“白人至上”主义等,并由此来吸引传统的民主党的选民,经济议题上偏左,这也就是《推特治国》里面讲的共和党它要超越“保护派困境”竞选策略“打非经济议题”,通过这种爱国主义、移民等等种族问题去吸引这些在经济议题上偏“左”的所谓民粹主义者。

但是后来我发现,民主党精英在经济上往右转,民主党的精英要看总统的竞选纲领和总统后上任的政策,但是在国会这个层面明显的是没有那么多的人去支持民主党精英的右转。

这里有一个明显的数据,从103-114届国会,国会里面最重要关于自由贸易的法案他们的投票的结果,左边民主党投“Yes”这一栏的特别特别的少,在国会里面实际上民主党人士不支持总统所推的自由贸易这个“一揽子”计划。但是在总统的层面,民主党一直在推,比如说克林顿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奥巴马的《跨太平洋协议》等等,我们可以看出来总统和国会之间有很大的区别。

民主党现在已经在改变了,变成高收入、高教育阶段的政党,这个也符合大家现在通常的一个形象,就是白种的、来自于硅谷的,或者来自于纽约的这帮出版社的精英、媒体、科技阶层的精英。共和党变成了低教育以及越来越多低收入的阶层政党。

这就是一些我最近在研究的东西,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提出的数据、观点供大家批评,指正。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5日 来源时间:2022年07月2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