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WEIBO
当前位置:首页>微博

承德“连坐三代”政策始末

作者:   来源:旧闻评论  已有 77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河北承德高新区惹了大麻烦。

它属下公众号于30日发布一则公告,针对隐瞒行程、不配合流调的人,分类施加惩罚。包括,态度好的万一感染可以免费治疗,态度不佳的自费;对于党员、领导干部亲属涉疫的,追究其管理不好亲属的政治责任;企业家涉及的,列入黑名单,得不到各类贷款;涉及社会人员个人的,三代以内旁系亲属不得参军入党考公。

这个东西问世后,因为其精确的杀伤潜力,舆论哗然。人们敏锐地捕捉到“株连三代”在此处的应用,就是把政审附加在防疫名目上,尽可能高地规定民众的服从义务——虽然惩罚依照阶层来设置,但决策者把“抄三代”设定为惩罚重心,一般民众接收到了这个信号。

该公告凌晨1时通过官方公众号发布,至下午12时30分左右被区党工委撤销,满打满算,“活了”不到12个小时,政策的生命周期相当短促。区党工委的口径是,区防疫办未经审核,擅自发布,法律政策依据不足,予以撤销,对此造成的影响向社会公开致歉。

这件事非常有意思,耐琢磨,不该被轻易忽略,或一笑了之。

一般人的理解是,“抄三代”的防疫政策之所以被撤销,是因为舆论压力。社会监督,区党工委的“撤销说明”明面上顺应了这种因果关系。给人的感觉是,高新区防疫指挥部办公室有人胆大妄为,但被上司及时制止。而对于冻结这个惩罚清单,社会有贡献。

不能说社会舆论没有作用,可舆论很可能不是促成撤销动作的主要推手。真正的动力或许是,这条短命的防疫政令将党员、尤其是领导干部置于“火力”的开阔地带。体制内的人在防疫中可能卷入的家风问题,会被定义为“政治责任”,这就厉害了。

“一小撮”决策者关起门来,将自己与体制内同侪对立了起来。

不开玩笑地讲,这条列举惩罚条目的政令,可能是防疫行动三年来最能体现疫政平等化的文件。它在假定惩罚对象时,不再以防疫的权力划分惩戒的目标,一视同仁,打通了防疫官民阶层,亦即疫政制订、执行、支持阶层和单纯的配合、服从阶层。

惩罚之下,谁都可能因为防疫留下政治污点或政审缺陷。

党员或领导干部不担心银行不贷款,然而如果原先的政令真的贯彻实施,他们将有充分的理由担忧。比如,因为偶然的防疫事件,他们被迫向社会袒露直系亲属关系网;又或者,不巧被“个人”拽入旁系亲属网,引来“抄三代的”政审污点加身。

由此可见,这条夭折了的政令制订者犯下了一连串错误。

首先,他/他们未能站在体制内的思维角度,真正领会防疫这件事的现实本质。他/他们将党员、领导干部和“群众”,都看成需要为防疫背负同等责任和义务的人,尽管惩罚方式各有不同,可在非法制的惩戒上体现出高度的一致性,显然是犯了政治幼稚病。

其次,倒霉的决策者未能清楚地区分“我们是我们”“他们是他们”这个根本的分际,在架设防疫红线时眉毛胡子一把抓,混淆了党纪、政纪与法制的适用范围,这是工作作风不扎实、不过硬的表现。

再次,这一短命疫政的制订者忘了立场,缺乏界限感,竟然“刀刃向内”,试图利用旁系亲属的扩大化可能,将政审内卷化,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可能是导致该政令过晌即死的最关键张力。

一觉醒来,竟然可能成为疫政的网中人,体制中人的愤怒、忧惧、不安,恐怕要远远大于政治身份为“群众”的那些人。

如果后者将这场短平快的政策狙击战视作自己的胜利,想写进自己的当代史中,恐怕是贪婪且盲目了些。

说到底,防疫有着严格区分的上下游,政府处在一切防疫决策的上游位置,要发号施令,要高屋建瓴,要赢得胜利;民间则处在防疫链条的绝对下游,是要听号令的,要无条件配合的,要成为胜利的基石。

承德高新区那条活了12小时的政策,对以上种种分际、界限——也就是“群”己“权”界——没有增益之功,却平添干扰之力,这才是它从午夜走来,看不到午后阳光的真正原因。

也许是承平太久,它似乎在无意间流露了真情实感,可还是被当作紊流修正。这种自我折冲也许说明了一些值得思考的东西,疫政竭力要避免造成冲击的,或者疫情以某种方式“终结”之后的世界,重点不在于一个更好的世界,而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你们,他们,各种“我们”,在整个疫情年代的角色,要么不全是、要么不该是那条短命政策以为的那样。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31日 来源时间:2022年08月3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