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说说戈尔巴乔夫与苏联的灭亡

作者:BJ王明远   来源:阜成门六号院  已有 57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1)戈尔巴乔夫今天去世了,对于这个人,我本来不是甚感兴趣,他尽管有些智慧和思想,但他的实际才干与他日后获得的巨大荣誉根本不成正比,且不以成败论英雄,单就能力和见识方面,戈氏在同时代政治家中顶多是中游水平,称他为伟大改革家笔者是不赞同的。但是对于戈尔巴乔夫,很多人的评价说他是苏联掘墓人,甚至有人说他为了迎合西方,故意搞垮苏联,笔者倒是也不敢苟同。

苏联的解体我们更多解读为一场制度的颜色革命,但是从更深远历史角度来看,它包含三层含义:第一层面是,自从伊凡雷帝以来俄罗斯扩张建立的欧亚多民族帝国的崩溃;第二个层面是,十月革命后建立起来的苏联模式的政治经济体制的崩溃;第三个层面是,俄罗斯人(苏联人)建来的与西方对抗的世界秩序的崩溃。从苏联历史的实际情况讲,这三个层面的崩溃,无论哪一个在1985年戈氏上台之前都已注定了,戈氏的改革虽然看起来有很多离经叛道的地方,但是终究对苏联解体的历史进程没有产生根本影响。

(2)首先讲第一个层面俄罗斯主导的多民族欧亚帝国的崩溃,也是各加盟共和国独立问题。苏联根据列宁的“民族自决原则”建立了一系列的民族为主体的加盟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内部也有很多民族州,后来斯大林又创造了民族自治理论,赋予了各民族行政主体在人事、文化、教育等方面的特殊待遇。

这些相对于沙俄时代的残暴民族政策,无疑是巨大历史进步。但是苏联在执行过程中,机械地应用民族自决和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其实沙俄时代,在多数地方,大家都是没有什么现代民族概念,你我之间的界限没有那么明显,比如在东欧的斯拉夫语群体中,大家顶多是有小罗斯、大罗斯之分;中亚穆斯林群体中,还都是用萨尔特、突厥等中世纪的概念划分族群。但是苏联强行拆分了一些本来已经高度融合的族群,建立民族共和国,推广民族语言,建立民族干部体系,大大增加了各族群之间的距离感和对俄罗斯人统治国家的离心力。

到二战前夕,苏联一共创造了15个加盟共和国、20个自治共和国、10个民族特区、8个民族自治州,把国家解构为复杂的民族区域马赛克拼图,这等于是埋下了苏联多民族国家解体的种子。其中最典型的是为草原哈萨克游牧部落成立了自治共和国,后来又升级为加盟共和国,并且帮助发明了哈萨克语,推广哈萨克文学教育体系。哈萨克游牧部落迅速在二三十年内完成了民族化过程,哈萨克斯坦实际到1950年代已经具备所有民族国家特征,就差振臂一呼独立建国了。

从文明角度来讲,苏联如果剥离其意识形态外衣,其本质来讲仍是个俄罗斯控制的多民族国家,是俄罗斯帝国的延续,这个帝国的稳定性建立在俄罗斯人对边疆控制力的基础上的。如果俄罗斯人像二战以前那样保持高的生育率,持续向边疆渗透,尚且能维持国家的统一,一旦俄罗斯人口停止增长,就无法压制这种民族政策架构产生的离心力了。

六七十年代,俄罗斯族人口出生率出现了断崖式下跌,总和生育率锐减到1.94,苏联解体前半个世纪里,俄罗斯族人口仅增加了45%,而乌兹别克增加了3倍多,阿塞拜疆族、土库曼族也都增加了两倍多,俄罗斯人在苏联人口中的比重也因此不断减少,到1989年仅占51%,1970年的苏联人口普查就显示,有10个加盟共和国中的俄罗斯族人口比重在衰减。从俄罗斯人控制国家的最重要工具——军队看,这种危机也逐渐加剧,1950年苏军中绝大多数(93%)是俄罗斯族人,这样才能保证军队的忠诚,到了1989年这个比例已经下降到63%。

因此,毫无疑问地讲,从1970年左右,俄罗斯人对各加盟共和国的能力逐渐减弱,与此同时,得益于民族政策,苏联的各个加盟共和国都出现了民族上层人士组成的利益集团。1986年苏共中央对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第一书记的更换,引发了大规模抗议事件,最后中央不得不妥协,收回对俄族出身的科尔宾的任命,同意纳扎尔巴耶夫担任第一书记,这说明苏联中央和各加盟共和国的力量对比已经越过临界点。

所以,戈尔巴乔夫即便是没有改革,即便他仍然可以成功地在俄罗斯联邦内保留社会主义制度,他也无力阻挡各加盟共和国的退盟。苏联解体在70年代以后就已经注定了,从勃列日涅夫后期,全球各个顶尖智库的研究报告,大家都无法判断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持久力,但是都已经预料到本世纪末各少数民族共和国会告别联盟,这一切当时看端倪就很明显了。

(3)关于苏联制度,也就是苏联政治经济体制崩溃的问题,大家讨论比较多了,历史学界一个公认的看法是苏联灭亡源于斯大林体制,定型于勃列日涅夫。斯大林建立了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这种战时非常态制度,虽然在特殊时期会产生惊人效率,但是终究是一个社会的常态,尤其是苏联告别农业社会,完成工业化和城市化之后,就更加不适应了。斯大林去世后,赫鲁晓夫曾经一度试图改变这个制度,并且释放了很多经济活力,60年代苏联经济快速增长,到1970年其社会总产值已经达到美国的70%左右。

本来苏联人可以沿着赫鲁晓夫的路线,继续将改革深入下去,这样全世界第一个尝试市场经济制度的社会主义国家就将是苏联,而不是中国。但勃列日涅夫上任后,逐渐废除了之前的改革,指使苏联理论界猛烈批判“市场社会主义”,认为这是符合资产阶级利益的伪善建议、歪理邪说,甚至倾向改革的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在苏共“二十四大”报告中也不得不表态要抵制市场调节的“错误倾向”。

苏联的经济体制又逐渐退回到计划指令的老路上去,国家计委指令生产分配的物资从赫鲁晓夫时代的1100多种,又增加到4000多种,中央预算占国民收入比重从1966年的51%增加到1982年的67%,企业和社会的经济自主空间越来越小,经济越来越没有活力。到了勃列日涅夫后期,苏联经济就已经陷入停滞状态,据俄罗斯学者对苏联统计数据的修正,在“第十个五年计划”期间(1976—1980)经济增长率仅在1%上下,到80年代更是进入负增长。由于农业生产效率下降,1973年苏联第一次成为粮食净进口国,进口量到80年代逐渐增加到3000万吨。

与此同时,苏共内部腐败大大加剧,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根据历史学家估算,这个集团约有70万人,加上家属约300万人左右,他们由高级干部和军工利益集团组成,享受特权待遇,奢靡成风,阻挠一切有利于国家利益的改革行为,他们早已经中饱私囊,其实对苏联的存亡毫不介意,到了苏联解体后,他们又摇身一变成为新时代的寡头,变成苏联解体的受益者。

所以,说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让苏联亡党亡国不尽客观。到1985年他接手苏联时,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机制早已经丧失,经济发动机早已经熄火多年,并且到处都是阻挠改革的力量。1983年,安德罗波夫大概受中国启发,提出对集体农庄搞承包制,这大概是改革阻力最小的部分,但是一直到1989年3月苏共中央才决定放弃集体农庄制度,可以看出内部改革阻力有多大!但是一切都为时已晚,就像戈尔巴乔夫的重要智囊阿甘别吉扬所说的那样:“很多政策1985年出台就好了,可是到了1989年仍然处于讨论阶段”。

总体看,戈尔巴乔夫在1990年之前所做的经济改革,仍然都没有脱离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改革的范畴,比当时中国进行的改革,很多领域步伐明显小很多,纵深程度更赶不上90年代中国的改革。但是他领导的是一个涣散的官僚系统,一个干部和群众对苏联政权全都丧失了信心的社会,任何改革都推行不下去,尤其是那些特权阶层对这个国家一点都不心疼,这种局面纵使神仙也回天乏术。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苏联处处都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掘墓人,戈尔巴乔夫只不过是守候到最后的送葬者罢了。

(4)关于第三个层面,苏联建立的与西方世界抗衡的世界秩序的崩溃的问题。具有极强弥赛亚情节的俄罗斯人一直追求当世界领导者,一战之前,俄罗斯人领导世界的工具是东正教,圣彼得堡幻想把全世界东正教徒都纳入沙皇的统治之一,十月革命后,俄罗斯人抛弃了东正教,稍有雏形的东欧东正教帝国也就灰飞烟灭。

苏维埃政权建立以后,俄罗斯人又以革命意识形态作为扩张影响力的工具,到了二战结束之后,这个俄罗斯人主导的新的世界秩序终于形成,并且在70年代初达到顶峰。这个秩序的核心是华沙条约国家组织和经互会,外围是亚非拉的经互会成员国、观察员国和宣称奉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这个秩序看起来可以与美国领导的西方自由民主体系分庭抗礼,但是又是非常脆弱的。

首先,这个秩序充满了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并没有建立起一个民主的有生命力的规则体系,全靠苏联的高压维持着。尤其是苏联对周边国家颐指气使,长期干损害别国主权的事情,这是中国在1960年代初退出社会主义阵营的原因。1956年的波兰事件以及1968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后,东欧诸国其实早已与苏联结下梁子,只不过敢怒不敢言,东欧国家同时还认为苏联模式是苏联红军强加给他们的,因此,一旦苏联国力衰退,他们寻求摆脱苏联阵营是必然。

其次,这个秩序是靠苏联的巨额“国际转移支付”维持的,并不像西方的经济贸易体系那样是个互惠互利可以长期化的整体。苏联通过贸易、援助和军火在第三世界物色同盟,为之付出了极高的经济代价。根据冷战后,继承苏联债权的俄罗斯与受援国签署的债务清算协议,超过50亿美元的国家分别为:古巴320亿美元、朝鲜110亿美元、伊拉克120亿美元、蒙古112亿美元、阿富汗105亿美元、叙利亚98亿美元、越南94亿美元、也门53亿美元、巴基斯坦50亿美元,此外还有10多个国家在10亿美元以上。纵使是扣除利息,基数也是很庞大的。

即便是戈尔巴乔夫上任后,全面减少对外援助,1986年-1989年三年的支出仍达600亿卢布,约合850亿美元,意味着苏联每年援助达近300亿美元。勃列日涅夫的继任者安德罗波夫对这种援助体制深恶痛绝,曾经说过一段经典的话:“只要是有人高呼我们在建设社会主义,我们飞一样跑过去援助他们,是我们更富有吗,还是我们比美国更需要他们?”。

所以这种靠苏联单方输出维持的世界秩序注定是很难维持的,戈尔巴乔夫在全球范围内全面收缩,实在是无奈之举,也是明智之举,他的前任们留给他的可怜的本金,实在不无维持这么大的摊子。

(5)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出现,苏联会什么时候灭亡呢?我相信如果是一个熟悉苏联末期情况的历史学家、经济学家或者国际政治学家,给出的答案也都是1990年前后。不可否认,1990年之后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越来越脱离社会主义轨道,但鉴于当时整个东欧已经变天,各个加盟共和国独立趋势已经不可挽回,戈尔巴乔夫无论做什么其实对历史进程的意义都不大了。

因为苏联过去积累的问题太严重了,无论是开明派还是强硬派都无法挽救大厦的倾塌,就像慈禧去世之后,无论是懦弱的醇亲王载沣还是强硬的恭亲王溥伟谁执政,都改变了不了清朝的灭亡。并且,苏联积累的弊病,今天俄罗斯人仍在为之买单,即使这二十年做出千般努力,又能阻止俄罗斯的继续衰落和周边国家继续去俄罗斯化吗?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03日 来源时间:2022年08月3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