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这场激烈的争论背后,相当不简单

作者:尹国明   来源:明人明察  已有 32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看到很多给戈尔巴大唱赞歌的,都在众口一词的重复西方的宣传基调,他们最痛恨修正之前还未走上社会帝国主义的苏联,以及这个时代苏联主要领导人,用他们所能想到的最恶毒语言攻击、抹黑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政权。他们也因此极力赞美终结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如果他们把苏联贬低为反人类的国家,那么戈尔巴乔夫自然就要拔高为人类的救星。褒贬之间的背后,是他们站在西方资本的立场。从他们对苏联的恶毒诅咒,就可以看出他们有多么恐惧社会主义。

他们完全不提,因为苏联的存在,让全世界的劳动者看到了希望,给了当时所有资本主义国家以很大的压力改善劳动条件提高劳动报酬,建立社会福利制度;同时因苏联支持了世界的民族解放运动,给了西方殖民体系以沉重的一击。他们也完全无视或装作无视苏联和中国一起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牺牲最大和付出最多的国家,苏联同时又是欧陆诸国脱离法西斯统治的最重要拯救者。他们只记得美国在二战后期为了收割利益而参与反法西斯阵营的表现,而完全遗忘美国在二战之前以及中国抗战前期对德国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的支持。美国先是支持了法西斯,又在法西斯开始出现衰相后加入反法西斯阵营。两头下注,赚军火钱、发战争财,世界主要国家因为战争奄奄一息,唯独美国趁势成为世界最强国家,真是做得一手好生意。二战之后美国是最好战的国家,美国历任总统有几个没有发动过战争?美国继日本之后,对细菌战和生物战持有浓厚兴趣,美国完全才最有资格竞争世界上最邪恶的国家。

那些以最恶毒的语言诅咒苏联的人,对那些真正犯下了滔天罪行的美西方国家,他们反而要赞美和崇拜。哪怕正是这些他们赞美的国家在组团遏制中国,也不妨碍他们这么做。这是一群把颠覆是非当成日常的群体。正如他们诋毁社会主义的缔造者,赞美社会主义的终结者。只因为他们是代表西方资本和西方国家的立场。

他们在中文互联网上歌颂戈尔巴乔夫,只是因为中国没有变成第二个分崩离析的苏联,反而成为让美国寝食不安的战略竞争对手。这些中文互联网上为戈尔巴喝彩的人,他们同时也在不遗余力地反对中国的疫情政策,分化中俄的战略协作关系,他们正在做的这一切,何尝不是太监在替皇帝着急?

因为中国发展到现在,从特朗普到拜登,美国已经顾不上一贯标榜的自由市场经济原则和契约精神,用耍流氓和强盗的手段对中国发起贸易战、科技战、供应链制裁,都没有阻挡中国前进的脚步。美国最擅长的金融战,也因为中国有所防范,在危急的关头叫停了资本项目自由兑换,强调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保留了必要的金融防火墙而无法有效实施。

而且时间更不在美国这边,留给他们遏制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这种情况下,美西方除了寄希望于中国步苏联的后尘自爆,而没有任何有效的办法,所以里应外合,诱导中国走苏联自杀的终结模式,成为恨国党最主要的紧迫任务。为戈尔巴乔夫的正名和赞美,就是为此目的。

毛主席曾说过,敌人反对的我们要支持,敌人支持的我们要反对。当我们在面对复杂的问题时,可以用这个简单而有效的方法进行判断,大致不会错。如果那些平时恨不得中国立即垮掉的人都在赞颂戈尔巴乔夫,那么我就应该知道这些人把戈尔巴乔夫捧到天上是要干什么了。。

如果戈尔巴乔夫在中国得到正名,等于颠覆社会主义、乃至让中国分裂为几块的行为正当性得到很多人的认可,那对于中国而防范颜色革命和和平演变,会造成什么样的风险?

中国现在需要特别防范的,既不是美国的各种外部封堵,而是这种内外势力要让中国自爆的阴谋,首要的就是要防备中国被和平演变。

经过内外敌人多年的布局,我们并不能在这方面说固若金汤,高枕无忧。我们的教材都被渗透了,还有什么现在可以放松这方面警惕的理由?

戈尔巴乔夫现在绝对不能在中国得到正名,原因正在于此。同样,苏联也不能被不顾事实加以妖魔化的原因也在于此。因为苏联如果真的被说成是反人类的国家,苏联的社会主义如果真的被说成是反人类的制度,那么戈尔巴乔夫非但不是罪人,反而还是英雄。

如果这些人诅咒的是赫鲁晓夫反斯大林之后,逐渐蜕化为社会帝国主义的苏联,那也罢了。但他们正好相反,对于导致苏联畸变的关键人物,从赫鲁晓夫到戈尔巴乔夫,都充满赞美之辞。对于苏联赫鲁晓夫上台之前的苏联,他们的仇恨最大。这就暴露了他们亲资本的立场。

赫鲁晓夫掌权之前的苏联,即使也有很多问题和不足,但再怎么说,苏联也是当时世界上最进步的国家,没有之一。无论是当时发动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欧洲国家,还是支持纳粹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的美国,哪一个都不能跟苏联的进步性相比。如果把为反法西斯做出巨大甚至是最大贡献的苏联说成是世界上的反人类国家,那么这些先后发动两次世界大战和支持纳粹、大发战争财的国家,算什么?

苏联毕竟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很多尝试具有社会试验的性质,没有经验可以借鉴,都要从头摸索经验,形成模式,而且苏联当时的外部环境很恶劣,苏联处于资本主义列强的包围之中,英美扶持纳粹德国积极备战,对付苏联。当时的苏联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以一切可能的手段实现工业化,并在此基础上建立强大的国防。留给苏联准备的时间很短,即便苏联闪电般完成工业化,但发展速度还是跟不上足以制止战争的需要。

换你是斯大林,你除了用尽一切办法发展苏联的重工业和军事工业,你能有更好的办法?苏联当时以出现一些极端手段和激进现象的重要原因。其中有斯大林的个人性格和水平问题,但客观因素也不能忽略。如果按照那些自以为比斯大林高明的人的办法,苏联顶不住纳粹德国的进攻而亡国,整个欧洲就要彻底倒在法西斯的统治之下。德日再加以联合,世界还能指望美国拯救世界?想想那样会意味着有多少人因为纳粹占领而死亡?

大可以批评斯大林和苏联的错误,但如果非要把斯大林和他领导下的苏联,说成是反人类的国家,这个人才是真正站在反人类的立场上。

所以还是毛主席对斯大林的评价最为客观公正:三分错误,七分成绩。并说斯大林问题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种现象,带有时代的特点”。所以,“我们应当用历史的观点看斯大林”。

对斯大林的这个评价,也适用于他领导下的苏联。

一些民族主义者,之所以要给戈尔巴乔夫洗地,大概有几个原因:

一是认为戈尔巴乔夫终结苏联,对中国的地缘政治环境是一大利好。在这一点上,社会主义者也不否认用上帝的视角看总体上是有所改善。但其实也不是那么绝对,苏联解体了,中美蜜月期也结束了,中国成为下一个和平演变的主要目标。俄罗斯可是一度有加入北约融入西方的想法的,如果美西方不是在这个问题上坚持削弱俄罗斯,那中国的地缘政治环境还可能更为险恶。

二是,他们认为苏联的制度从根本上就有不能克服的缺陷,所以他们认为戈尔巴乔夫接收的苏联就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的一些(只是一部分)民族主义者和中国的恨国党,与西方主流的观点其实是一致的。在这部分民族主义者身上,表现出两面性:

一方面他们真心希望中国强大,在这一点上与恨国党有着根本的不同;另一方面,他们又在内心认为中国可以不通过社会主义,实现民族复兴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他们也不清楚或者不关心恨国党为什么要在中国的媒体平台上,反复地肯定和赞颂戈尔巴乔夫、抹黑苏联的目的。正如他们只关心中国经济总量和整体实力的增长,对于内部的分配问题并不关心。他们不知道内部的分配问题,从根本上决定着中国能够达到的发展高度以及维持巅峰状态的可持续时间。他们不少人是希望中国强大之后实行中华帝国主义。

所以,对于中国通过什么路径才能真正持久地强大,以及强大之后怎么办,民族主义者其实很容易变成中华帝国主义者或者国家主义者。但他们不想想,霸权之路如何能够长久?如果可以长久,大英帝国和美利坚何以会从巅峰衰落?

如前所述,他们似乎也没有意识到,如果戈尔巴乔夫在中国得到正名,产生的致命威胁,会远远超过苏联解体给中国地缘政治的改善。

很多人认为,给戈尔巴乔夫脱责,彻底否定斯大林和他领导下的苏联,对于中国并没有什么害处。他们不知道,中国舆论场对待戈尔巴乔夫如何评价的分歧背后,其实是关系着中国应该走什么道路的重大问题。而这个问题,又关系着中国的未来。

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如果不实行社会主义政策,传统的机器和人工智能,会从经济等领域全面排斥劳动者,造成严重的失业问题,社会内卷会更严重。通过实行社会主义政策,人工智能会减轻人的劳动量,人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休息或用来发展自己的爱好。一天实行四天或者三天工作制,不是梦。马克思主义的设想就越来越接近有实现的可能性了。如果不这样,技术越进步,就越会成为打工人内卷加剧的原因。现在很多国家的年轻人失业率都接近或超过20%了。这个问题不解决,会动摇国家稳定和发展的基石。只讲民族主义是无法让中国长治久安的,即便实现了民族复兴,也会根基不稳。

社会主义才是中国的最佳选择。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04日 来源时间:2022年09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