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中期选举
当前位置:首页>2022中期选举

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赢”得太早 却未必能笑到最后

作者:叶德豪   来源:香港01  已有 56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总统所属的政党在中期选举落败,是美国的政治传统。在过去30年的7次中期选举中,只有1次总统所属的政党在中期选举胜得国会两院的控制权——这个例外发生在2002年经历过9-11恐袭之后的小布什任期,大家都知道9-11造成的政治奇迹往后都难以重演。

自拜登2021年8月在阿富汗撒军大乱之后,其民望大挫,不满的民意超过了其支持度。再加上通胀高企、国会失灵种种因素,使得拜登的民望一度低于特朗普同期,一度成为二战后民望最低的总统。于是,民主党人预感中期选举惨败将至,一些自由派评论更笑称拜登名义上的四年总统任期实际上只有两年。

仲夏之梦

到了今年夏天,拜登本人和民主党却遇上了不知是谷底反弹,还是回光返照般的政治顺风。

首先是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保守派多数否决有50年历史的堕胎权宪法保障。原本,人们认为“反堕胎”才能鼓动政治热情,而“支持堕胎权利”只停留于冷淡的知性认同。岂料,堕胎权被废,引出了保守派“全面禁止堕胎”(连强奸成孕也无例外)、“胚胎人格化”(将胚胎当成一个完整的美国公民,拥有一切公民权利,堕胎将等同于谋杀)、“全国禁止堕胎立法”之类的疯狂主张。同时,美国也出现了10岁女童被强奸怀孕却要逃离本州才能堕胎的新闻。

堕胎权被废成为媒体焦点,使之成为了选民热心关注的议题。由于美国绝大多数选民都支持一定程度的堕胎权,堕胎权议题的热度就变成了民主党的选举利好因素。到8月2日,在 2020年特朗普以超过14个百分点大胜拜登的肯萨斯州(Kansas),竟有近六成选民支持该州保留堕胎权的州宪法保障。堕胎权被废的政治震荡旋即为民主党扭转了其选举大败在即的局面。

与此同时,近一年来都没有什么明显政绩的拜登,也突然遇上了一浪接一浪的政治胜利。6月9日启动的一连串众议院国会暴乱调查公开听证,用上大量共和党人描绘的2021年1月6日暴乱背后的疑点与内情,在中间选民之中减弱了特朗普的威望,也重新掀动起了人们对阴谋论者威胁美国民主体制的担心。

踏入7月,政绩更是接踵而至:国会两党议员通过了《晶片与科学法案》(CHIPS and Science Act),以2,800亿美元拨款提振美国晶片制造业和广泛的科研项目;以立法方式加强对同性婚姻和跨种族婚姻保障、一项旨在确保堕胎权利的法案和一项保护跨州堕胎妇女的法案,成功通过了众议院;拜登当局经过数月准备,成功以无人机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Kabul)击杀了被追击多年的基地组织领袖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

再到8月,特朗普海湖庄园被联邦调查局(FBI)搜查,其不法提走国家机密文件的证据似乎确凿;而在民主党内争论超过一年的气候法案,也以《通胀削减法》(Inflation Reduction Act)的名目通过了国会,成为了美国史上最大的气候立法,更顺道减低药价、设立最低企业税,并削弱政府赤字。

而且,美国的汽油价格此时连续超过两个月下挫,美国的通胀率也似乎见了顶。这一连串利好消息为民主党打了一支强心针。

更让人意外的是,以沉闷著称的拜登,也在社交媒体上变成了热话,以“Dark Brandon”的“隐世超级英雄”形象广为传播,得到大量网民改图,一边搞笑,一边宣传其政绩成就。拜登的民望也由7月的37%低位反弹至9月初的43%。民主党的整体选民支持度在8月也重新超越共和党。

此时,民主党对于中期选举的预期已不是“大败将至”,而是“输少当赢”,有一些更乐观的论者更在思考重演2002年中期选举结果历史的可能。

此一时 彼一时也

在9月中下旬,综合民调分析网站FiveThirtyEight的模型预估民主党有三成机会保住众议院(这大概与2016年特朗普胜选几率相同)、有七成机会保住参议院,乐观情绪充斥着整个自由派舆论界。

而各地的选情都朝着对民主党有利的发展。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参议院选举,民主党“中风在家”的候选人John Fetterman的民调领先特朗普钦点的电视医生Mehmet Oz近10个百分点,FiveThirtyEight模型预测其有八成胜算——如果民主党能赢得这一席,参议院几乎是志在必得。

同时,民主党在亚利桑那(Arizona)、佐治亚(Georgia)两个关键摇摆州的国会参议院候选人兼现任参议员,也明显领先由特朗普亲自挑选的共和党挑战者,两席大概获得。而在本来由共和党控制的俄亥俄(Ohio)、北卡罗来纳(North Carolina)、威斯康星(Wisconsin)的三席参议院选举中,民主党候选人也紧逼共和党对手,甚至有超越之势。人们热烈谈论民主党增加参议院议席的可能,而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对特朗普挑选的候选人“素质”有问题的评论也获得认可。

然而,到了10月的选举最后冲刺阶段,民主党的声势却又出现了“此一时,彼一时”的情况。拜登民望再度回落;民主党整体支持度再被共和党反超;宾夕法尼亚、亚利桑那、佐治亚的选情开始紧凑起来(例如宾州民主党Fetterman的胜算已由八成急跌至六成);俄亥俄、北卡罗来纳、威斯康星的民主党候选人再无反攻之望。更让民主党震惊的是,原本以为稳胜的“蓝州”内华达国会参议院选举和“深蓝”纽约州长选举,民主党候选人也被共和党对手稍微领先或紧追。短短一个月时间内,民主党的乐观情绪又回落到必败无疑的悲观与失望之中。

究其原因,夏天的堕胎权之争与拜登连串政绩,今天已淡出新闻焦点,然而对美国通胀率持续高企的经济担忧、OPEC+石油减产推高的汽油价格,以至各地犯罪案频生却持续受到媒体关注——例如在纽约州,共和党州长候选人的声势正是由其家门外发生的一宗枪击案所带动。

在晨间咨询(Morning Consult)的追踪民调中,选民对于经济和犯罪案的关注度排在第一、第二位,而坠胎权只与教育和枪权等议题相等,其新闻热度一过,民主党因此所得的支持就大为消减;而在通胀高企之下,拜登的产业政策和《通脤削减法》明显是“远水不能救近火”,让共和党成功地将经济问题直接归咎于民主党的管治。

当然,选举结果一天未确定,选情就尚有扭转之机。但从选前最后一里路的形势来看,民主党可算是“赢”得太早。如果能把堕胎权的判决、各种立法的通过等等延后一两个月,这一次中期选举的结果也许会很不一样。

发布时间:2022年10月30日 来源时间:2022年10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22中期选举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